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因果倒置【短完】

CyanMie:

霍金明明说过,他在时间简史里的因果倒置概念有缺陷。即便宇宙坍塌,也不会因果倒置。


 


五岁的王俊凯在第一次见到四岁的王源时,就对他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而他对他讲的第一句话,就是一句奶声奶气的“我喜欢你”。


这在外人看来是很莫名其妙的,不仅如此,当事人王源也觉得非常莫名其妙。


后来,妈妈温声细语地告诉王源,那个莫名其妙的人是对面搬来的新邻居家的儿子。他安静地听着,抱着瓶旺仔牛奶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一不小心把裤子给尿了。


妈妈飞快地把他洗干净,生无可恋地拎起他的裤子拿去洗,他就光着屁股迈开小腿悠哉悠哉地在客厅里闲逛起来,小手背在身后,宛若一个老干部。


这时爸爸忽然开门进来,身后跟着探头探脑的王俊凯,样子活像个小土豆。


“源源,对门小凯来找你玩。”


喊完这一句,爸爸就径直走进了书房,全然没有察觉到自家儿子光溜溜的尴尬处境。


王源知羞地前后捂住自己的小丁丁和小屁股,小脸通红。王俊凯在他面前站定,“别害羞,我见过的。”


王源睁圆了杏仁眼,小奶音格外激动,“你、你乱讲!除了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和穿白衣服打针的护士阿姨,没有人见过的!”


王俊凯笑出小虎牙,抬起小手捏捏王源软软的脸蛋,“反正……我们都是男孩子嘛。”


 


在王源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还模棱两可时,王俊凯就闯进了他的小宇宙,并且似乎在以一种和平演变的方式霸占他的星球。


 


在和王源从同一所幼稚园里毕业以后,王俊凯又成为了他的小学校友,不可抗力一般。


王源一直惊叹于王俊凯过人的学习能力。明明笑起来傻兮兮的,还经常讲些莫名其妙的话,却能在上课看漫画的情况下考年级第一,却能在没有看过菜谱的情况下,以十二岁低龄,炖出色香味俱全的山药枸杞鲫鱼汤。


说起这个,王俊凯煲的尽是些养胃的汤和粥,然后趁热端进王源家,把他从房间里拖出来,再逼他喝掉。


王源十一岁那年,王俊凯第一次端着个瓦罐敲响了他家的房门,那场景他至今依然记忆犹新。


那天他爸妈又有事不在家,他乐颠颠地泡了盒最喜欢的泡椒竹笋鸡面,打开电视机,在客厅沙发上坐下身来,正端起泡面桶准备开始享受生活,系着围裙的王俊凯突然杀了出来。


那人在煲好的冬瓜排骨汤里下了点面条,摆在他的面前,努努嘴示意他吃掉,然后二话不说地从他手里拿过那盒泡面自己吃了起来。


热气氤氲里,王源觉得王俊凯那张日益俊俏的脸格外欠揍。


“你这个没放辣椒,太清淡了我不吃……”王源抱起手臂以示抗议,“你这么小就敢动火,叔叔阿姨咋都不管管你。”


“不仅不管,他们还感到很欣慰。”王俊凯哧溜吃了一口泡面,催促他道:“你快吃,这个汤面很养胃的,一会儿凉了就不好了。”


“我为什么要养胃!”王源苦着脸低吼道,企图进行最后的挣扎。


王俊凯又慢条斯理地塞了一口泡面,咀嚼时声音有些含糊不清,水汽缭绕里也看不太清他的表情,“你胃本来就不好,不能再这样折磨它了……老了以后会得胃癌的。”


“嘁……又胡诌八扯。”王源撇撇嘴,认命地拿起了筷子,“那你还吃。”


“我没关系的,”王俊凯抽过一张纸巾擦擦嘴,云淡风轻地笑笑,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我允许自己死得比你早一点点。”


王俊凯的汤和粥,其实并不难喝。


王源被动实打实地喝了好多年,以至于最后他竟然爱上了那些清清淡淡的味道,自幼就有的胃病也似乎一点点地痊愈了起来。


而王俊凯最终却变成了个闻泡面色变的人,在阻止王源接二连三偷吃的攻坚战中,彻彻底底地吃腻了这东西。


 


在王俊凯升入初中以后的第二年,命运又一次把王源安排进了和他相同的学校里。


只不过这一次是王源的父母有意为之。


因为他们看得出这两个孩子感情不错,尤其是王俊凯对自家儿子关怀备至、照顾有加,简直就像是个从天上掉下来的保姆。他们想着,万一王源在学校里调皮被揍或是遇上什么危险的事,也还有个不要命的打手能在他身边护着他。


王源搞不清楚自己和王俊凯之间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奇怪友谊,因为王俊凯完全是送货上门的,他们俩走的也根本不是那种萍水相逢、相见恨晚的传统交友之路。


他甚至不知道,如果王俊凯当年没有主动地黏在他身边,他会不会想要和王俊凯一起玩,他自主选择的朋友会不会是王俊凯那个样子。


王俊凯出现以后,似乎完全定义了他喜欢和什么样的人呆在一起。而偏偏王俊凯又是个很特别的人,不与任何人千篇一律,所以便成了王源交际圈里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那个独一无二的人。


除了他以外,王源对任何人都不怎么特别喜欢得起来,交下的其他朋友也都只是玩得还算可以的程度。


王俊凯比忙于事业的父母还要关心他的饮食起居、学习生活,但又并不是掌控。王源渐渐地察觉到,自己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开始在依赖着他了。


 


刚升入初一时,一个下着蒙蒙细雨的周末里,王源和关系比较好的几个新同学一起骑车去郊外踏青。


途径一个大下坡的时候,由于雨天路滑,他又碰巧轧到了一块石头,最后连人带车地掀翻在地,人和车都摔得不轻,腿也被尖锐的沙砾给划破了。


蹲在沙发前给他处理伤口的时候,王俊凯脸上阴云密布,抿着薄唇一言不发,好像随时都会站起身来狠狠地揍他一顿。但即便是这样,他拿着棉签涂药的动作还是很轻。


王源嘟哝道:“你生什么气嘛,摔的又不是你。”


王俊凯停下手上的动作抬眼看他,“你这个地方会留疤的。”


“留疤怕啥,男人嘛,有疤才酷。”


王俊凯在他的伤口处小心翼翼地贴好一块棉纱布,站起身来在他身旁坐下,语气淡淡道:“我还以为这道疤应该是明年我要中考的时候,你给我端牛奶,走得太快杯子撞在桌角碎掉,被碎片给划破的。”


“哈哈哈你想得美,”王源嘴里叼着个棒棒糖笑出声来,“我哪里给你端过什么东西,从来都是你给我端,你想象力不要太丰富。”


“笑什么笑,”王俊凯狠狠揉了一把他的头发,“人类不能没有想象力。”他收回手的同时顺手抽出了王源嘴里的棒棒糖,“你太爱吃甜食了。少吃点糖吧,不然老了以后你的牙齿会比我早掉光。”


“才不会!”王源气哼哼地去抢,“你还我,没吃完多浪费,一块钱买的呢。”


于是他便看见王俊凯极其自然地把糖塞进了他自己的嘴巴里。


“你又来!”王源气得脸颊上莫名浮起了一抹红。


王俊凯挑了挑眉,没作声。


 


又过了一年多,王源步入了他人生中的一个重要的历史性阶段——在这一阶段里,他从班上腐女口中以及浩瀚的网络世界里得知了“gay”的奥义。


他的智商不低,在王俊凯的敦促下一直稳健地排在优等生的行列之中。他的情商也不低,甚至好像比王俊凯还要高上那么一些。所以机智的他思前想后,思忖良久,初步确定:王俊凯是弯的,并且对他有意思。


一旦形成了这种意识,王源便开始无法正常地审视老妈子一样日日围着自己团团转的王俊凯了。


王俊凯对他好的方式就像是温水煮青蛙,当王源开始把它定义为追求攻势以后,震惊地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日益地招架不住这种攻势了。


但他就像一只骄傲的小公鸡,扑腾着小翅膀死撑硬抗,死活就是不肯承认自己已经离不开那个人,也刻意地不去思考,这种离不开,沿着藤蔓一路向上追溯,到底该归于哪种不可名状的情感。


 


在初中毕业吃散伙饭的那天夜里,王源从KTV嘈杂包间的沙发上站起身来,躲进隔音效果超强的厕所,给王俊凯发了一条长达五十九秒的微信语音消息。


只不过前五十八秒都没有讲话。


一分钟过去,没有动静。


两分钟过去,对话界面依然安静如鸡。


三分钟过去,王俊凯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王源飞快地跑出包间,接通电话,少年王俊凯愈发低沉好听的声音一下子就从话筒里涌了出来。


“你是认真的么?”


他一向性情沉稳从容淡定,如今这语气听起来却好像有些急不可耐。


王源用脚尖一下下有意无意地踢着KTV门前的墙根,沉默着没说话。


“你还在KTV么?”见他不吭声,王俊凯又问道。


王源低低地“嗯”了一声,缓缓开口道:“那么长的一条语音,前面又空白那么久,我以为你会当成我在逗你玩……”


“我听完了。怕听错还听了两遍。”王俊凯接过他的话尾,转而问道:“你们在玩真心话大冒险么?你输了,选了大冒险?”


“……”王源又沉默了一瞬,“对啊。”


这下王俊凯也不做声了。两个人都静悄悄的,只有王源这边偶尔传出KTV里隐隐约约的跑调歌声。


就在王源准备说声拜拜结束这通要多尴尬有多尴尬的电话时,王俊凯忽然开腔道:“王源你听好了,我喜欢你,我是认真的。我再问你一次,你刚刚说你喜欢我,是认真的么?”


虽然“我喜欢你”这句话王源在四岁那年第一次见到王俊凯时就已经听他讲过一次了,但此刻耳边笃定认真又隐约透着几分紧张急切的声音里揉了几分新的情愫,依然听得他很心动。


王源感觉没由来地如释重负,像是叶尖熟透了的青果砰然落地,砸得他满心欢喜。


得了糖的小朋友孩子气地笑着,语气轻快地回答道:“是。”


电话那边马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士兵得到了什么指令立即开始行动,他听到王俊凯又说:“你别动,等着我,我现在过去找你。”


 


王俊凯是携着夜间清冷的雾气匆匆赶来的。他跳下出租车,刘海有些凌乱,细碎的头发被风轻轻掀动,宽大的纯黑色短袖也被蹭出了几处褶皱,他微微喘着,却帅气得不可方物。


王源站在原地安静地望着他目色焦急地寻找自己,乖顺得像个等待家长的小孩子,只有心跳在不安分地扑通扑通叫嚣个不停。


王俊凯终于看到了他,一瞬间笑得眉目清朗温柔。他迈开长腿径直走向他,步步生风,一个字也没讲,不由分说地把他揽进了怀里。


他抱得那样紧,好像他们相爱了很久似的。


“你现在还没满十六岁,”他把脸埋在王源肩头低声道:“我还以为要等到你成年之前我们才会在一起。”


“都怪你一直缠着我……”王源无奈地撇撇嘴,嘟嘟哝哝地埋怨起来,“搞得我都喜欢不上别人了。”


王俊凯又抱紧了一点,低低地笑,“真好,这样你就可以多喜欢我两年了。”


 


第一次亲吻迟迟没有发生,这种完全意义上的柏拉图式恋爱,也只有王俊凯这种怪人才能够做得出来。


王俊凯对王源依然像以前一样好。他辅导他的功课,调养他的身体,总是很温柔地揉他的头发、捏他的脸。但他们之间迄今为止最亲密的动作也无非就是王俊凯荷尔蒙上脑时趁四下无人抱一抱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变与进展。


只是王俊凯偶尔会无缘无故又略带严肃地问上一句:“你现在还喜欢我么?”有时在王源家里,有时在放学路上,有时在篮球场上……不分时间地点场合。


“……”王源觉得这个问题无论是听起来还是回答起来都奇奇怪怪的,只得翻一个白眼,沉吟半天才别别扭扭道:“喜欢。”


“没有忽然喜欢上别人吧?”


“……没有。”


听到这个答案王俊凯才像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王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道王俊凯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怪人,转而却又觉得这样小奶狗一样的他好像有点可爱。


 


王源高中时代最喜欢的科目是物理,这完全是拜王俊凯所赐。王俊凯的物理成绩一直高得离谱,经常满分,偶尔扣掉的一两分也被老师评价为“仿佛是刻意犯下的低级错误”。


所以王源也爱屋及乌,成了物理狂人。


王俊凯的高考成绩非常值得炫耀,其中提分项物理成绩不用猜都是满分。于是他报考了国内物理学专业师资力量最好的大学,十几年来第一次拉着行李箱离开了王源,坐着飞机去了外省读书。


在机场给王俊凯送行的那天,王源预想中的暗戳戳的吻别并没有发生。王源觉得王俊凯这人真的有种。


王俊凯不在身边的那一整年,王源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留守儿童一样,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王俊凯雷打不动的例行电话。


像他们这种没有什么实质性亲密关系的异地感情,能够一直维持着这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程度,算是种奇迹。


王源的高考分数也相当漂亮,大抵是因了爱情的力量。报完志愿以后没两天王俊凯就风尘仆仆地提前赶了回来,连他自己的家都还没进,先敲开了王源的家门。


王源父母还是意料之中地不在家。见是王俊凯,王源欣喜得不得了,杏仁眼里星光璀璨,乐颠颠地把他拉进家门领进了房间。


“你怎么都不问问我报的是哪所学校什么专业?”两个人紧挨着对方躺在床上,王源用手肘戳戳身边的人,“这么不关心我,不像是你。”


王俊凯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王源故作委屈巴巴的模样,了然地抿抿嘴,然后直接翻过身来枕着手臂看他,轻笑道:“不用问,你一定和我报的是同一所学校,专业自然也是物理学。”


“你怎么知道……”王源惊讶地眨眨眼睛,“我从来都没有跟你讲过的吧,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王俊凯又眯起眼睛温柔地笑,忽地凑过来亲了亲他,“你的事,我什么都知道。”


王源捂住自己的嘴巴,比刚才更惊讶,声音闷闷地从指缝里传出来,磕磕绊绊的,“你……怎、怎么突然亲我。”


“你知道么,”王俊凯又成熟了几分的声音格外好听,低沉微哑,挠得人心痒,“我意料之外最大的突发状况,就是我们过早地在一起了。但现在你长大了,你可以恋爱了。”


王俊凯眼角的笑意温和餍足,他拨开王源的手,又倾身吻了上去。


细细密密,温柔至极。


王源的脸红得像个番茄。这是他认识王俊凯的第十四个年头,也是这么多年来他们离得最近的时候。王俊凯的胸膛紧贴着他的,各自胸腔里的年轻的心脏,都在为了对方而不知疲惫地剧烈跳动着。


王源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养成游戏里的NPC,在无限漫长的年年岁岁里,只要是在被王俊凯牵引着陪伴着,他就能相当幸福地活着。


 


后来有次,一个气温清凉的寻常夏夜里,他们一起坐在学校运动场边的柳树下赏月。美其名曰赏月,其实就是个普通小年轻的约会场合。


“今天农历是十五号,你看月亮多圆。”王源仰起脸看天,语气轻松惬意。


王俊凯点点头,沉吟了半晌,忽然没头没脑地讲道:“王源,如果我会在八十一岁的时候死亡,那你一定要再坚持一下,比我稍微晚一点点就好。”


“又开始畅想未来了?”王源摘下落在他头顶的柳絮,嗤笑一声,“你怎么不想象我们能活到一百多岁,或者到时候科研人员从乌龟王八身上得到启示发明出了长生不老药。”


“傻不傻。”王俊凯抬手捏捏他的脸,“答应我嘛。”


“好好好,答应你答应你。”王源见不得这只大型动物说软话的样子,实在是太犯规了,“但是……你要我眼睁睁地看着你离开啊,也太残忍了吧。”


王俊凯沉默了一瞬,目光一路延伸向远处的楼群与山色,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个来回,哑声道:“因为看着你离开太痛苦了,大不了下次再换我。”


“噗。下次?你是说下辈子?”王源眼尾藏匿不住的笑意比夜色还可爱,忍俊不禁地调侃道:“作为未来的物理工作者,我们可不要太迷信……”


话音未落,王俊凯突然凑过来吻住了他。


他经常这个样子,安静地看着他,一言不发,然后出其不意地吻住他。


他的亲吻一贯深情,就像王源十五岁那年在KTV和他说“我喜欢你”以后他打了出租车跑来找他时的那个紧得要命的拥抱一样。


好像他们相爱了很久似的。


 


向家里坦白他们的关系,是在王源大学毕业以后的第一个月里。各自进家门之前,天不怕地不怕的王源终于还是有些绷不住了,紧张和不安都写在了脸上。


王俊凯扣住他的双肩,面对面地把脸凑向他,“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你少骗我,”王源表情认真,语气严肃,“我和你讲,耽美文学我多少还是有所耳闻的。那里面写出柜以后家长通常都会特别激动,会打人的,会打得很惨的。”


他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可爱得王俊凯想亲亲他。


“但我们的父母不会打人的。”王俊凯憋着笑拉过他的手,安抚似的挠挠他的手心,“他们呢,大概会聚到一起开一个会,理智地分析出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最后无奈地接受不能抱孙子这个事实,再然后……”他挑了挑眉毛,“他们会妥协,同意我们去国外结婚。”


他轻轻抱了抱王源,拍拍他的脊背,“相信我,你看我说过的话哪里有一次是不正确的。”


王源瘪瘪嘴,把脸埋在他胸前抓狂地狠狠蹭了两个来回,没吱声。


显然,他对王俊凯这套天马行空的说辞将信将疑。


然而结果呢——


结果事情果然如王俊凯所料,不差毫厘,轮番上演。


 


他们是在寒冷的冬日里奔赴了冰岛,时值日照时间极短的旅游淡季,整个国度都很宁静。


午前十一点多才日出,下午三点左右就会日落。白昼于这个时节的冰岛而言来去匆匆,所以他们必须趁着这几个小时的空档将婚礼举行完毕。


穿戴整齐的王俊凯抱着手臂倚在宽大的落地窗前,与此同时同样穿着西装的王源正站在镜子前整理领结。王俊凯安静地注视了他好一会儿,缓缓将脸转向了窗外还没亮起来的天色,语气淡淡道:“一会儿我们举行婚礼的时候会下雪。”


王源转过身来,“你看天气预报了?”


王俊凯不置可否地沉默,良久又忽地开口道:“婚礼上哭鼻子也不要觉得丢人。很可爱的。”他的嘴角微微翘起,显然心情很欢愉。


“嘁,好笑。”王源翻了个白眼,“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子汉大丈夫,我怎么可能哭。”


然后王俊凯又一次言灵了。


王源在教堂里红着眼睛憋眼泪,最后实在憋不住,被王俊凯用拇指贴着眼角轻轻擦了去。


“就说你是个哭包吧。”王俊凯温柔地笑着,眼角的猫纹微微堆叠。


然后他俯身吻住了这个哭包,格外虔诚。


教堂外飘起星星点点的雪花。零下三度的微冷天气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是炙热而滚烫的。


 


他们两个人这一生中最卓越的成就,是合作证实了霍金在《时间简史》中提及过的、此前曾被推翻了的因果倒置概念,并在此基础上对平行时空旅行进行了研发。


若干年后,八十一岁的王俊凯安静地躺在床上,王源吃力地搬了把藤椅过来,一委身坐在床前,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


“今天是农历十月十五号,”王源轻声唤他,“你看,今晚的月亮多圆。”


王俊凯缓缓掀开沉重的眼皮,费力地偏过头来看了一眼窗外,“是啊。”


相似的对话与同一轮圆月,让王源忽地想起多年前那个运动场边的寻常夏夜里,王俊凯曾对他讲:“王源,如果我会在八十一岁的时候死亡,那你一定要再坚持一下,比我稍微晚一点点就好。”


那时他们还风华正茂,他不经意间瞧见了王俊凯眼底的情绪深邃难解,像是融了上百年的复杂心事。王俊凯安静地坐在那里,看起来明明只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却又仿佛古老得像块化石。


也就是在那一刻,他恍惚之间隐约开始觉得,王俊凯爱他的时间仿佛比他所知道的还要长,要久远。


只是那时他根本就想不出答案,以为一切都不过是他异想天开的错觉。直到与王俊凯一起度完了这一生,他才终于渐渐地猜出了谜底。


“王俊凯,”他低笑,“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就告诉我吧。”


“嗯?”王俊凯虚弱地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疑问。


“这辈子……是不是你第二次爱上我?”王源浅笑道,语气很轻,杏仁眼旁堆叠着岁月的痕迹,但眼底的光芒却依旧璀璨如昨。


王俊凯收回了正看着窗外的目光,缓缓转过头来,深邃苍老的桃花眼深情地望向他,半晌,轻轻点了点头。


“大概……那个时空里的我死亡以后,平行时空旅行就研发成功了吧。所以你参与了首次实验,跟着死亡以后进入因果倒置的我一路来到了这里,对不对?”王源又问。


王俊凯笑笑,又点了点头。


难怪王俊凯年轻时总是那样用力地拥抱与亲吻他,好像他们相爱了很久似的。因为他已经爱了他前前后后百余年。


而这整整两生两世的记忆,太过沉重,也终究将要抵达不得不被他遗忘的时刻。


在属于他们的因果倒置的循环里,无论是他们中的谁,都最多只能保留两个时空中的记忆,再多的过往,都将在他们再度死亡时清零。


因为总有一方,会在平行时空旅行研发成功之前死去。上一次是王源,这一次是王俊凯,等到下一次,便又会是王源。


王源抬起手颇爱惜地摸了摸王俊凯的脸,“那……在你生活过的上一个时空里,我带着之前的记忆找到了你,腿上的疤是端牛奶给你的途中划伤留下的,我们是在我十七岁那年在一起的,我和你一样都报考了同一所学校的物理学专业,后来都成为了物理学家,合作研究证实了因果倒置概念,我们向家长公开关系时他们一样没有打人,结婚那天下了雪,我也一样哭了鼻子……老了以后我牙齿比你先掉光,得了胃癌,所以比你先离开,变成了现在这个失去了之前所有记忆的我……是这样吗?”


“是。”王俊凯在他手心里蹭了蹭,安心地眨眨眼睛。房间里很温暖,烘得他虚弱的脸色有些泛红,乍一看不像是个垂暮之人。


“所以你才不让我多吃糖,还总煲汤煮粥给我养胃,把我养得直到现在都很硬朗。”王源故意露出整齐的牙齿笑了笑,“那……在那个时空里,是换作我来照顾你了吗?”


王俊凯目色温和地摇摇头,“你总缠着我,说是喜欢我,慢慢地我就也喜欢上了你,然后就忍不住开始照顾你。”


“那你怎么还会让我牙齿掉光又得了胃癌啊?”王源弯起眉眼,佯装嗔怪道。


“因为我那时候心疼你,就纵容你去吃甜食和那些伤胃的东西,等到你检查出胃癌以后才想起给你煲汤煮粥,但已经迟了。”


讲到这里,他顿了顿,问:“你会不会吃醋?”


“不会。”王源轻轻捋了捋他的头发,“无论在哪个时空里,你爱的不都是我嘛。而且,下一个我和上一个我会是一样的,都会保留之前的记忆,会改掉不好的小毛病,会学着去关心照顾你,会比这一个我要懂事得多。”


方才一口气讲了很多话,王俊凯看起来越来越疲惫。他费力地扯出一抹笑,眼皮愈发沉重起来。


“无论是哪一个你,都是我爱的样子……下一次,我还是会爱上你的。”他捏捏王源的手,再开口时,声音轻得像是喟叹,“王源……我困了,先睡了。”


这句话说得稀松平常,却是一句厚重的道别,是他今生讲过的最后一句话。


“好。”王源红着眼尾倾身凑过去,在他阖起的眼睛上小心翼翼地亲了亲,“等你醒来,我们就又见面了。”


 


“王教授,平行时空旅行项目目前还在测试当中,实施起来的风险系数还无法预计。此前王俊凯教授生病,您一直贴身照料,没有您二老的指导和参与,我们曾几度陷入瓶颈,上周才刚刚取得突破性进展,找出了最可行的方式与途径。”


“最新研究结果表明,实验参与者将会在其他平行时空内以新生的形式抵达,这也就意味着您在这个世界里的生命形态无异于死亡。”


“而且您将要经历的人生不会是此前人生的复制品,其中会有很多不可控因素和突发状况……您确定要自愿加入首批实验人员吗?”


“这是我和王俊凯最早组织研发的项目,原理我都懂。你不必担心我,我确定。”王源端正地坐在椅子上,目色平静,“我已经想好了,就把我送达到王俊凯接下来会去往的那个时空里。”


“这……王俊凯教授与您不同,他不会带着之前的记忆进入因果倒置,但您会。这一点您是知道的吧?”


“我知道。”王源脸上挂着浅淡的笑意,“没关系。”


反正他依然会爱上我,无论他记不记得。


 


公元2080年冬,国际知名物理学家王俊凯离世,享年八十一岁。次年春,国际知名物理学家王源离世,享年八十岁。


 


因果倒置以后,喜欢之后才是相遇,即王源在再次遇见王俊凯以前,就已经在喜欢着他。


而这件事情,在今生王俊凯与他相遇之前的其他平行时空里,已经发生过至少一次。


 


他们的爱情就是一个因果倒置的循环。死亡之后是新生,每次都有一方带着喜欢与另一方重逢。在宇宙覆灭之前,他们将一直一起活在无数个平行时空里的同一时代之中。


 


 


四岁的王源在第一次见到五岁的王俊凯时,就对他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而他对他讲的第一句话,就是一句奶声奶气的“我喜欢你”。


这在外人看来是很莫名其妙的,不仅如此,当事人王俊凯也觉得非常莫名其妙。


 


 


 


 


-END-


 



评论

热度(1701)

  1. 给你比朵小花好不好CyanMie 转载了此文字
    每一个平行世界 都要 好好的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