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丑八怪-【42】

流质蛋黄:

分校园&成年 


霸道忠犬凯X清冷天蝎源


学生时期:校霸X学霸


成年时期暂时保密。


强制爱,狗血虐文,算得上强强,会有不少校园成年play,HE,双洁1v1。


前情提要:回王俊凯家,确认过眼神,是可以一起睡觉的关系


------------------------


因lof开枪biubiubiu,请先点下划线链接体验快落再看后续


 


42开头快落


 


 


监视器下,乔耀独自徘徊的身影让王俊凯提拉的心落地,他输了一串数字后开门,对出现的身影尴尬一笑,


“乔叔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放假了不回家,我只好一个个地方打电话。”乔耀无奈地摇头,“你跑去别地先跟我打声招呼行么?”


王俊凯自知理亏,毕竟王雄坤要是找不到自己肯定得找乔耀麻烦。


“有什么事吗?”


“钱毅方的下落,我这边有消息了。”


 


王俊凯眉毛微挑,之前他就怀疑乔耀在码头上击毙的人不是钱毅方,毕竟那人逃跑时不呼救的表现太过诡异。更何况,作为一个在黑道上混了这么久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被自己这边枪杀,连个救援的人都没有?


 


顺着这个思路,他让乔耀去查钱毅方老家的背景,还真查到他有个相貌相似,但几乎没有来往的弟弟,同时,无名帮的人右脚大拇指底应有的的WM纹身也在当时拍摄的遗体照片上没有找到,也不知道钱毅方是怎么说服这个鲜少沟通的傻弟弟替自己送死的。在确认人还活着后,王俊凯便让乔耀继续追踪钱毅方的下落,他直觉:这人留不得。


 


“他在哪儿呢?”


“他回来Z市有两三个月了,一直躲在南边郊外一个隐蔽的工业区的仓库里。”乔耀翻出资料给王俊凯看,“不过昨天我带人去那边的时候,发现他先一步逃走了。”


“逃走了?”


“我抓了他手下一个给他买烧鸡回来的小弟,看他那模样并不知道钱毅方跑去哪儿了。”


“这么刚好,你打算去捉他的时候他就赶在这个时候跑了?”王俊凯狐疑道,“难道不是有内鬼通风报信?”


“知道我要去的人不超过3个,都是跟着我出生入死多年的兄弟,他们不可能是内鬼。”乔耀搓了搓手心,“还有可能是昨天发生了什么事,让他不得已逃走?”


“昨天……”


 


王俊凯立马陷入沉思,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倪嚣的死,难道这也跟钱毅方也有关?突然,他记得第一次听郑铮说起倪嚣和倪忻的背景时,提出的那个被自己忽略掉的疑惑,


 


“这个男人自己有个女儿,妻子跟他离婚,他为什么还会想着自己再领养一个。”


 


还有医院里争吵时,倪忻和她爸爸嘴中提到的那个老板。


电石火花间,一条线从无数想法的孔眼中穿梭,骤然这根线缩紧,将所有的推测串联在一团,形成清晰可见的脉络。


一个虚浮的念头在大脑里已然成型。


 


“这个老板就是钱毅方。”


 


接踵而至的困惑伴随着笃定的想法接连冒尖:


 


他为什么做这些?


难不成是跟邹家有仇?


他想对王源做什么?


他为什么又要逃走?


倪嚣是被谁杀死的?


 


思考如片段在头脑风暴中闪现,王俊凯觉得一块零星碎片的拼图在眼前摊开,但他还差了太多线索将它补齐,伴随着愁思,视线不由自主地从茶几缓缓挪至卧室的方向,那个在倪嚣死后莫名离家出走的人还躺在自己的卧室里,刹那间,转瞬即逝的疑惑被最后一个问题取代,牢牢落扎在心头。


 


王源对这一切,知道多少?


 


“你帮我查个事。”王俊凯调出张照片发给乔耀,“查查这个人谁杀死的?”


“他是谁?”乔耀不自觉开口。


“爷爷嘱咐你做事的时候,你会反问吗?”


乔耀一愣,继而抬眼,正对上王俊凯愈发成熟的面庞上那严肃的眉眼,立马回道,


“我立马去查。”


 


王俊凯颔首,起立送乔耀出门,忽而,他发觉乔耀弯身换鞋时停顿了一下。


“怎么了?”


“没,没站稳”乔耀将落在玄关旁两双球鞋上的视线收回,抬脸匆忙应道。直到走出房门,他才强行摇头,将不经意发现的画面尽力驱逐出脑海。


 


送完乔耀,王俊凯重新回到卧房,这时王源刚刚起床换好衣服,坐在书桌前翻起了自己不尽如人意的期末试卷,王俊凯看着他空荡荡的衣摆,心一疼,弯腰从后背环住这个最近瘦到不行的身体,将毛茸茸的脑袋搁在王源肩头。


 


其实他有很多话想问,但看到王源精神不济的模样,全都化为几声宠溺的责备,


 


“在我这,必须按时吃饭。不准吃没营养的东西。把自己养胖点。”


“你给我做吗?”


“啊?”王俊凯以为自己听错了。


王源笔点在桌上,“不然我吃什么?”


“我可以叫人做了送…”王俊凯蓦地一顿,瞪大眼睛,“你想吃我做的?”


王源瘪了瘪嘴角,把他的手一把扯开,王俊凯瞅着王源这不耿直的态度,心领神会地笑了笑,直接拨通电话。


“你买一只鸡,三斤鱼,三斤排骨,五斤虾…..”


 


“你喂猪吗?”王源听着听着觉得不对劲,难得吐槽道。


王俊凯笑着捏了把他的脸,“巴不得把你喂成个小胖猪。”


 


不多时,楼下保安真把王俊凯点名的食材送来,王源没料想自己无心一句,王俊凯竟然真去厨房像模像样的捣腾起来,香料和辣椒混合的气味猝不及防地混入鼻息,王源站在门口,没掩饰语气里的好奇,


“你会做饭?”


“前些日子跟阿姨学了几个菜。”王俊凯漫不经心地答道,抬眼看王源还杵在门口,立即走过去把他推到餐厅,


“你别站厨房边。”王俊凯故作严肃道,


“我会分心。”


 


一句话让王源彻底没了声儿,王俊凯闷笑着回了厨房,王源听着不远处传来锅碗瓢盆听令哐啷的声响,有一瞬间他恍惚,那些混合着血腥气的残念正在徐徐被这充斥满屋的香气冲淡,所谓扑朔迷离的身世,残忍决绝的阴谋,与自己毫无瓜葛,压根不过噩梦一场。


 


许久后,一盘盘菜接二连三端出来,浓郁的鱼汤已经熬成奶白色,热辣的气泡在鲜嫩可口的肉片上噼里啪啦地溅着油花;红绿色儿的尖椒跟剁成丁的鸡肉爆炒出鲜艳亮眼的色泽;煮沸近透明的面线渗入浓郁的汤汁中染上深色,几片叶子菜鲜嫩欲滴地落在一旁点缀,冒着缥缈虚浮的热气;土豆片的外边烤成油灿灿的金黄色,胡椒粉在其间提味,王俊凯仰起头,浓郁的眉眼间带着几分得意。


 


王源注视着眼前颇为眼熟的菜式,“这些…”


“以前给你带饭的时候,你就专门吃这几个菜。”王俊凯将空碗递给他,


“尝尝。”


 


王源怔愣地接过瓷碗,那又黑又亮的眼瞳中潜藏着鲜少流露的情绪,他拾起筷子夹了块肉片,塞进嘴里。


“好吃吗?”


软nen的滑感挑dou着舌苔,调料的浓郁包裹着贝齿,微挑的眉梢显露了喜好,王源细嚼慢咽着,在吞下一口后,再一次将筷子伸向餐桌,用实际行动回应了王俊凯这个问题,等每个菜都尝过后,王源才发觉王俊凯还未动过一口。


当年在教室里王俊凯给他带饭后也是这样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自己,熟悉的场景再现,王源开口,


 


“你不吃吗?”


 


鼓囊囊的腮帮子比眼前的菜色更让人又口腹之yu,王俊凯眼里闪过一丝光,突然手撑着桌子,半个身子探上前去,凑到王源的脸前,张口咬上王源刚叼在嘴上的肉片。


嘴chun伴随着食物的撕扯相互有意无意地擦拭了个遍,等王俊凯坐回座位时,半块肉已经落在齿间,嚼了又嚼。


 


“这样比较好吃。”


“你…”


“喜欢吗?”


王俊凯猝然打断王源的责备,


 


“喜欢的话,我给你做一辈子。”


 


话出口的瞬间两人俱是一怔,面面相觑后,王源收回眼神,筷子在沾有油腥的碗底,有一搭没一搭地戳着,戳的对面人心乱如麻。


 


无声大抵是最好的应答,毕竟脱口而出的话带着几分甜蜜昏头的冲动均不敢深究,毕竟未能回应的话语可能会让往后的局面覆水难收,王俊凯忘不了当年妄想自己给个期限,好让他有个盼头的王源。而王源则心如明镜:可能是下一秒,下一分钟,下一时辰,下一天,随时随地,这段关系就会不为人知地走向无疾而终。


 


他和王俊凯,哪里谈得上什么一辈子。


 


可明知这些的自己为什么会跟着他回来,又在苦苦挣扎什么呢?


 


王源抬眼,眼神落定在不知何时将碗收走的那个径自离开的背影,方才轻飘飘的吻还在嘴边留有余热,


 


他不自觉地长吁一口气:


 


只不过,我们都很贪心罢了。


 


---------------------


接下来几章都是甜蜜情侣日常。


为什么不quan垒打,因为蛋黄觉得还没到时间。


哇塞本来没想过写俊凯做饭的看了中餐厅忍不住了~


各位继续宠我把三克油~


 

评论

热度(2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