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丑八怪-【41】

流质蛋黄:

分校园&成年 


霸道忠犬凯X清冷天蝎源


学生时期:校霸X学霸


成年时期暂时保密。


强制爱,狗血虐文,算得上强强,会有不少校园成年play,HE,双洁1v1。


前情提要:倪嚣死了,王源和王俊凯去医院,王源回家与王钊之对峙后离开邹家,王俊凯接他。


------------------------


在泥淖中浸泡过久并不代表失去对挣脱束缚的渴求,最后一根稻草的下落,或许源于透彻的失望,或许源于人性的呼唤,王源甚至觉得理应更早,早到一开始,他就不应该被动地去当刽子手,去贴上这块丑陋的红色印记,去卷入这场阴谋密布的织网,踩在别人干涸的尸体上,良心不安却任由摆布着。


 


王源也不记得是听谁曾提起过,说成长是不断抉择的过程,对于懵懂的孩童而言,抉择不过是一口冰淇淋或是一条火腿肠,大了些后变换成认真做作业或是偷偷看电视,而时至今日,当王源提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跨出邹家大门的那刻,他在佯装无知和直面真相,在继续沉沦于同流合污换来的安逸和走向未卜却无需牺牲良心的前路中,选择了新生。


 


车子最后停靠在一处落在风景区中央的公寓,夜晚的暗色遮掩不了四周的安谧宜人。王源下车后便被王俊凯拉到一处楼栋下,门口的保安见来人是王俊凯,立马殷勤地替他按下楼层按键。


 


电梯直达房间门口,指纹感应后,王源被王俊凯一把拉进客厅。


 


“谨铭暑假不留人,宿舍你就别想了,这儿我新买的,你这段时间先住着。”


 


其实王俊凯从得知王源回邹家就隐约察觉到了不对劲,他言简意赅地下了命令,而实际上此时此刻他有太多话想问王源:为什么从医院跑走,为什么离开邹家,又是为什么,愿意跟着自己回来?


 


他想问眼前这个人:


 


‘你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


 


王俊凯觉着自己十几年建筑的自信,在面对王源的每时每刻都轻易变得摇摇欲坠,鲁莽过的行径不能从记忆里抹去,王俊凯记得自己伤害过王源,曾经当众嘲讽戏弄他的行为不论于他还是王源都是横亘两人之间难看的伤疤,他更记得,现在这份虚实并济的亲密,是当时的自己用强逼的手段换来的结果。


 


对比以前的蛮横,现在的王俊凯对王源的好仿佛没有底线,他挖空自己,任柔情蜜意喷张,杳杳不绝地浇灌着这座冰山,他抱着微茫的希冀想去软化遗留下来的那些不知何时会跑出来刺人的芥蒂。将心比心,很多东西他不是不想要,反而是因为他想要的太多,所以王俊凯不再重蹈覆辙去逼他,不去触碰那块正在结痂的伤痕,


 


就像他说过的那样:


 


他想要他的心。


 


见自己说完后王源没有反对,王俊凯只当他同意了,刚准备帮他收行李,忽然王源蹲下来开行李箱,从夹层中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王俊凯,


“这什么?”王俊凯挑眉。


“我的存款。”王源低头,将卡塞进王俊凯,“就当这里一个月的房租。”


王俊凯没接也没推开,指了指卡面问了句“你这里面多少钱?”


王源耳尖略微发红,“不多,十来万。”


“邹家就给你这么点钱?”


王源不太情愿听到邹家,蹙眉道,“他们的钱我没拿。”


看王源不像之前浑浑噩噩的,反倒还有力气跟自己算起了房租钱,王俊凯摇摇头,按捺下心底的那点不爽,一本正经地跟他算账,


“这公寓前边的风景区别墅酒店独栋面积和我这屋差不多,住一晚8千,这样算下来一个月怎么也要20来万,还差10万,你打算怎么还?”


大抵是没想到王俊凯真像个房东似的正儿八经地跟自己算租金,王源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那…我接下来去打工……”


 


“每天给我亲一下,房租给你减半怎么样?”


 


没等王源开口,嘴chun就被面前这人结结实实吻住,王俊凯亲热了王源泛凉的唇瓣,得意地朝着他嘴角上扬,顺手抽走了王源手中的卡。


 


“卡我先拿走保管了,你可别想偷偷溜去找别的房东。”


‘哪个房东跟你一样...’


 


王源暗自腹诽,眼神不快地瞪着王俊凯,那人像没看到似的,带王源朝里面的房间走,


“这是主卧,留给你。”


王源下意识看向他,“你呢?”


“怎么?”王俊凯暧昧不清地勾唇,“想跟我一起?”


 


王源避开王俊凯的视线,将人一把推出去立马锁上门。


意识到自己居然真被拒之门外,王俊凯不可思议扒拉在门上用力敲了几下,


“哎,我没说我不睡这儿啊。”


 


明明禁果早已不知被啃过多少口,可来到王俊凯的私人领域,即便再大的空间,每处都渗透那人的气息,王源被包裹其中,无法忽视脸颊上那发烫的温度,他安静地坐在床边,呆呆地望着门口,听着门外那人从不甘到消停,抖落在心间的困厄逐渐被其他悄然而生的情绪取代。


 


宿舍的床算不上大,紧挨着才能堪堪睡下两个人,王俊凯身型愈发高大,却执拗着要跟王源挤在一处,而现在这张大床王源连一半都占不满,那空落的半边却好似将心也挖空了一半,习惯恼人,王源借着床头昏黄的光线,默然地看向塌下去的被褥,忽然,他将覆在身上的被褥掀开,起身走出房门。


 


在不熟悉的走廊里摸黑走着,王源只凭着直觉,却也不明白自己出来究竟想要什么,没走几步,他蓦地觉得自己可笑,没了继续向前走的心思,倏然一扇房门打开,王俊凯杵在门口和王源面面相觑,紧接着他跨了一步毫无预兆地贴在王源身前,人半靠着墙壁,黑暗中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你出来做什么?”


“我出来喝水。”


“主卧有饮水机。”


王源低头,眼帘微闪,


“我没注意。”


“是吗?”


 


王源不出声,由着静默绵长,王俊凯跟着不再追问,只是垂眸视线抓着王源不放,然而对峙之下,他望着王源面不改色的神态,以为自己的暗喜不过又是糟心的自作多情,终究只得黯然道,


 


“没别的事我先回去睡了。”


 


压迫感顷刻间销声匿迹,王源看王俊凯飞速地回身进房,指尖不听话般刮蹭了两下墙壁,墨色中的静默拉响心口的震颤,与身体不谋而合地共鸣,王源如同被牵引一般地走到王俊凯消失的房门口,他一言不发却一动不动着,好似预知那人会不甘心地再次冲出来,如同此时这般,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的同时,陷入难以自制的狂喜。


 


“是你自己不走的。”王俊凯走上前,迷恋地捏rou着王源的耳尖,鼻尖抵在他的耳廓,狠狠地嗅着他散发的气息,“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


 


“我会像这样抱住你。”


 


王俊凯轻笑着弯腰揽过王源的膝盖,将王源横打着贴在怀里,朝着主卧走去,在王源倒床的片刻,王俊凯将所有的重量都压在王源清瘦的身体上,急不可耐地缠上王源的chun/she,


 


“我会像这样亲你。”


 


羞chi的绞chan黏ni不已,不经意的tun咽声在空阔的室内愈发让人面红心跳,王俊凯tian弄着王源被亲的红肿的双chun,顺着喉结,肩膀,胸口,肚脐,一路向着最不堪一击的地方吻去。


 


“我会像这样吻遍你的全身。”


 


快gan如同疾行的闪电在全身上下流窜,王源从未有过现在这般神志全无的时刻,他像发疯了一般抓住身下被蹂lin到皱缩成一团的床单,连羞于出口的shen/yin都毫不设防地从张开的唇角yi出。


在视线空濛的刹那,他蓦地感触到自己gu间凹陷的那处禁地,正在被人用手指轻戳捻压着,


 


不安一触即发,王源战栗地看着王俊凯仰头,那人赤红的双眸与自己被水雾朦胧了的瞳孔不谋而合地相撞。


 


继而王俊凯张口,声音低沉地如同威胁一般,


 


“这都是你自找的。”


 


王俊凯不容纷争地扯过王源的手臂,将身下的人翻面,欺身而下。


 


 


 


 


--------------------


字不多,因为这段时间太累了。


生日还在码字的我,望宠。


谢谢大家的祝福我都有看到爱你们💙💚。


 

评论

热度(2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