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丑八怪-【39】

日常表白我蛋黄您实在是太会写了

流质蛋黄:

分校园&成年 


霸道忠犬凯X清冷天蝎源


学生时期:校霸X学霸


成年时期暂时保密。


强制爱,狗血虐文,算得上强强,会有不少校园成年play,HE,双洁1v1。


前情提要:王钊之和钱毅方之间利益关系及背景介绍,王源内心脆弱,王俊凯跟他盖棉被纯睡觉


-----------------------


清晨,枝头的鸟儿一见到初升的日光便啁啾起来,声音算不得恼人,只是浅眠的人没法安睡罢了。


 


Z市处南,进入夏日便带着一股子湿热,往往没动两下全身便挂上粘腻的汗液,稠的人燥动不消。王源被王俊凯抱在怀里一夜,浑身上下不免沾惹了些许热意,睁眼后,他不自觉地凝视着闯入眼帘那近在咫尺的面颊。


 


昨夜太深,肌肤相亲又迅速掠夺他的理智,以至于他没法在黑暗中描绘王俊凯的容貌,此时光线明媚了那人英俊的睡颜,王源发觉不过三个星期未见,王俊凯的面部却在历练下坚毅不少,原本就瘦削的方下巴上竟挂着些许冒尖的胡茬儿,彰显出有别以往成熟的味道,王源心一动,竟有想要用手指去触碰那块儿的冲动。


 


不禁瞥了眼自己挂在王俊凯腰上的手,恍惚中,陆续有片段唤醒王源的记忆,他想起是自己主动抱了王俊凯,如同旱荒中枯竭的绿植渴求一滴甘露,被雨浇透的鸟儿寻觅一处檐下那般,他倚靠着那人坚实的胸膛,明白自己在贪恋王俊凯怀中灼烧的烈焰。


 


世界于他已是混沌不堪,而黑暗中那不息又罕见的温暖,让早已习惯将自我封闭在冰窖的王源本能地趋近。烦心的事伴随消散的睡意分走了神,王源蜷缩在王俊凯的怀抱里,双眼闭合,竭力不去回想昨天经历的一切。此刻他只希望,自己可以不去面对这些强加于他的身世和阴谋,可以就这么不管不顾地躲一躲,躲在这个人的庇护下,像曾经自己还一无所知那样。


 


在无可避免的窃窃私语中,王俊凯和王源一同重新出现在教室,他事先就让魏巍给他重新换了套桌椅省的心里膈应,无视所有人的目光,他大摇大摆地仰靠在自己的座位上。其实他向来对别人的议论算不得敏锐,如果这些年没有身边狗腿们的及时汇报,王俊凯一路心大到现在不是没有可能。


 


对于无关紧要的人如此,然而面对王源的反常,如今他做不到睁眼装瞎,或许落在旁人眼中,王源话本就寥寥,冷脸时而有之,最近的举止并不显得诡异。可王俊凯不同,王源被他放在心坎上,一言一行均在他寸步不离的注视下,好似王源渗透在他的每一根神经里,稍有牵扯便触发轰鸣不止的警报。


 


所以自然只有他发觉王源已然相当糟糕的精神状态。


 


喊名字几遍才会有反应,画笔握在手上却迟迟不落,筷子在饭盒中游走了一圈,最后什么都没夹上就被伸进嘴里,视线明明看似盯在黑板上,眼底的空洞却轻易被王俊凯透析。夏日的风时而混合着湿气从窗角略过教室,吹动着那人的发梢,王俊凯看向面色青白的王源,心一拧,不知为何,他总怕这突来的风会将王源游走的灵魂吹散。


 


每况愈下的心理状态也影响到王源的休息。每晚入睡时,王俊凯都会将王源圈在怀里安抚,即便没有制造声响,他也察觉到王源压根没睡多久,这人就像只小猫似的,乖顺地窝在自己的臂弯中,易被猝不及防的声响惊醒,继而会主动去贴紧王俊凯的躯体。这样的依赖放给以前的王俊凯压根想都不敢想,而现在的他却全无旖旎的心思,溢于言表的反倒是担心,他很想让王源告诉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望向愈发魂不守舍的王源,他不想刺激他,他开不了口。


 


原本以为倪忻倪嚣这号人物不会再在他们的生活中掀起波澜,然而谁都未曾料到倪忻消失了几天竟又重新出现在人前。


 


驻扎在心中的执念被人连根拔起斩断,疼痛恍如剥离血肉般锥心刺骨,倪忻承受不了事实,即便倪嚣本人在时间的磨平下已经摆明接受的态度,她依旧无法释怀,可郑铮那日的警告还如临在耳,倪嚣一直被放置在四面楚歌的境地,有人拿他当棋子,也有人查找他的存在,更有人想夺走他的命,她不希望他有任何危险。


 


同学自然不知道短短一个周末发生过什么,王俊凯回学校时就有人好奇倪忻去哪了,结果现在倪忻重回教室,和王源分坐在教室两头,与之前截然相反展现出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态势,愈是激发好事者看好戏的心理。


 


“这是,掰了?”


“看样子像……”


“他们在一起过…”


“不知道…可能谈崩了?”


“不是吧,王俊凯一回来两个人就掰了,什么情况。”


“难不成是王俊凯也喜欢倪忻?”


“得了吧这两人说过话吗?还不如王俊凯喜欢男人靠谱。”


“瞎说什么呢被听到等死吧你。”


 


刚进教室,倪忻便第一时间捕捉到王俊凯的身影,步伐稍顿片刻,她才缓缓走向老师给她新安排的座位,大抵是女生敏锐的天性,坐下后,隐生的忐忑便在心间肆乱,倪忻找不着心慌的由头,却如芒在背,直觉告诉她有人在盯着自己,她本以为是王源或是郑铮,然而回头探寻,王俊凯的视线措手不及地映入眼帘。


 


尖锐得好似磨利的镰刀。


 


倪忻仓惶闪避的神色被王俊凯悉数窥去,冷笑随即悬在嘴角,虽然心知这女的跟王源都是为了各自目的佯装交好了一段时间,但王俊凯容不得旁的阿猫阿狗蓄意接近他的人,更何况他才走了一个月不到,自己回来后王源就变得整天心神不宁,这个女孩这个节骨眼出现,对王源的精神状态可谓是雪上加霜。若要归责,除了倪忻和倪嚣,王俊凯也想不出别的名单,他没那么多君子主义,自己的账和王源的账,他都打算跟这个女孩算算。


 


“你想干什么?”


 


担惊受怕了一整天,倪忻放学刚准备离开,就被王俊凯的人“请”去走廊末的空教室,此刻她原地不动地站在讲台边,咬了咬发白的嘴唇,逞强地瞪向王俊凯。


 


“你还要在谨铭继续待着吗?”王俊凯双腿交叉地坐在课桌上,懒懒地抬眼看她。


 


倪忻困惑道,“我待不待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有很大的关系。”王俊凯言简意赅,


“我看到你就不爽。”


“你…”


 


王俊凯冷声,“我的容忍度就到期末,这学期结束,你必须离开Z市。”


 


倪忻被这人蛮不讲理急红了眼,“你这是仗势欺人。”


 


王俊凯不屑地勾唇,“我就仗势欺人了你能怎样?”


“如果我不走呢?”


“你没有资格挑战我倪忻。”赶走你对我而言不过是动动嘴巴的事情,如果非要弄个难看的下场,我也可以满足你。”


王俊凯睥睨眼前的女孩,戏谑道,


 


“对了,听说你有个冒牌货哥哥。”


 


听到冒牌货三个字,倪忻顿时大悟,不可思议地脱口而出,


 


“原来你找我是在替王源出气?”


 


王俊凯不置可否。


 


先前或许听过不少真真假假的传闻,倪忻不是当局者,自然不会将这些毫无证据的谈资当真,可现在直面王俊凯显而易见的态度后,倪忻双目失去焦点,甚至不自在地退了一步。


 


“你和王源…”


“你没资格提他的名字。”


 


好似心念的佳肴被苍蝇叮了一下,王俊凯嫌恶地蹙眉,沉声道,


 


“你哥哥倪嚣现在只是瘸了条腿,如果你不听话,我可以让他下半辈子瘫在轮椅上。”


 


听到倪嚣两个字,倪忻眼周不受控制地红了一圈,她知道王俊凯定是知道了整件事情,才会专挑她的软肋毫不留情地下手。起初他们以为自己接近困厄的出口,却不料想真相让他们再次跌回谷底,倪嚣的人生已濒临破灭,再经受不起更甚的锤击。即便地位悬殊,倪忻也不想在王俊凯面前软弱,她咬牙拼命憋住流泪的冲动,从牙缝中无力地挤了句我答应你,便如同逃亡似的飞奔而去。


 


得到满意的回复,王俊凯冷哼一声,不料想出教室的刹那便看见王源孤零零地靠在墙面上,朝自己这边面无表情地看了过来。


 


“你都听到了。”王俊凯神色一凛。


 


“王俊凯。”王源垂眸,“其实他们也很可怜,我们没必要这样对他们。”


 


“没必要这样?”


 


不料想一句简单的劝慰彻底点爆了王俊凯积攒了21天的怒火,两人分别的这段时间,王俊凯除开承受那些焦头烂额来自公司的压力,还得无时不刻地让人盯着王源和倪忻,即便郑铮告知了他真相,尤天发过来那些短信他压根无法做到熟视无睹,他嘱咐过王源乖乖的,可王源骨子里自我,一旦有了自己的主见又怎会轻易遂他的愿,两人磨到现在这一步有多不容易王俊凯不是没有自知之明,但如果可以,他恨不得在王源身上每一处都盖上自己的印记,告诉所有不怀好意的人,王源是他的,专属于他。


 


只不过回来那晚,当王源难得顺从地靠在他的胸口,王俊凯心瞬间软的像天边徐徐飘过的白云,而当王源的手第一次搭上自己的腰间,对自己展现出脆弱无助时需求的那份依赖,那云朵好似被高速的炮弹击中,刹那间,下落的柔情蜜意淋湿发烫的心头,像盛着被阳光炙烤过的暖流。


 


而此刻,当时的懊恼被悉数翻寻,他气过王源,但更气他自己,怒意连带着揪心一并冲散王俊凯的隐忍,他气势汹汹地拉住王源的手腕,将他不容纷争的抵在墙上,眼眸浸渍着难以言喻的疼惜,


 


“他们故意出现在你面前害你担惊受怕,设陷阱圈套想要套住陷害你,现在还赶回到学校明目张胆地找存在感,比起他们对待无辜的你,我想做的,只不过是让他们滚出你的世界,这过分吗?”


 


“何况,就算你不在意受了委屈,你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会好受吗?”


 


听到这话,王源才仿佛如梦初醒般愣怔地抬眸,此时渐消的日光与王俊凯的侧影交融,让面前那人相隔毫厘的好看五官,虚晃成一团明亮的光影。


 


须臾,那团光影好似幻化成一双坚实有力的手,它紧紧扯住王源,竭尽全力让他去摆脱身周那围困他数日,不断滚淌着泥浆的沼泽。


 


只听王俊凯苦笑一声,忽而他低头,怜惜地亲了亲王源轻闪的眉眼,


 


“我喜欢的人,我不允许他受到任何委屈。”


 


 


--------------


这周下周周末都要加班,只能挤时间写,本来这章应该很长内容很丰富,但因为我实在写不动了就拆成两章好了。


谢谢大家宠爱。

评论

热度(2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