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丑八怪-【34】

有点烧脑呢🤔

流质蛋黄:

分校园&成年 


霸道忠犬凯X清冷天蝎源


学生时期:校霸X学霸


成年时期暂时保密。


强制爱,狗血虐文,算得上强强,会有不少校园成年play,HE,双洁1v1。


前情提要:王俊凯做实验伤到自己,王俊凯家里有事消失,王源遇到跟自己有着一样胎记的人。


 -------------------


“一个月见不到你,我想听你喊喊我。”


 


仓促的挂断让电话这端的王源意识到王俊凯现在的繁忙,甚至忙到连三个字都听不到的程度,


突然消失的人像是先于王源一步,进入了一个他全然不了解的世界,那些跑漏的,比如开会这样陌生的字眼,清晰无比地钻入王源的耳畔,一声声地拉锯两人之间的距离,致使相距甚远,并且周而复始地敲打他,提醒着:


 


你和他本就不属于一个世界。


 


手无力地垂落至身侧,突然,王源想到什么,他不管现在是不是早自习时间,也不管身后是否有人在喊他的名字,迈开步子便往宿舍楼飞奔。


 


手机还在宿舍安然地充着电,王源就着不多的电量开机,正如王俊凯电话里所说,屏幕一亮数之不清的消息提醒立刻争先恐后地跳出来,王源点开,其实每一条内容都大同小异,无非是你在哪儿?你在干吗?你为什么不回我消息?你是不是生气了?


 


诸如此类的话语王俊凯每句都可以重复上十条,王源明明应该烦的,就连他以为自己面对这些琐碎的问话应该感到烦心,可他的手像是不听理智使唤似地滑动着屏幕,一条条往上翻,每一句都好似被吸纳进了黑亮的眼眸,他一个字都不肯放过。


 


不知不觉,手已然停在王俊凯发的第一条上。


 


王源抿紧干涩的嘴唇,行为表情只是如同放空一般,倏然,他双眸紧闭,在深吸一口气后,将手机移至自己的胸前,连同那溢满怪罪和思念的文字,紧紧地贴覆在自己的胸口,承受他那平静外表下,那跌宕起伏的潮起潮涌。


 


即便是年级第一的学生,无故缺席早自习也不会被特殊对待,王源被刘老师抓着说了一通后,面无表情地回到座位上,尤天的调侃他也一并置若罔闻,那人见没什么乐子,就识趣地住了嘴。


 


本以为王俊凯不在,接下来只会是风平浪静的一个月,可没想到中午吃好饭回教室没多久,王源就听到教室靠近门口的位置传来不小的争执。


 


“不是我干的!”


 


同一个班级,这种互相看不顺眼的并不少见,只是会在众目睽睽下闹给所有人看的实在是少数,尤其还是两个女生。王源往人群攒动的方向瞟了一眼,看到那个对自己示好的倪忻,挂着一副与乖巧外表全然不符的冷漠表情。


 


“不是你还有谁?”倪忻冷眼注视着她的同桌。


“我…你没有证据!”女孩急红了眼。


“我的化学卷子突然丢了,结果在你的书包里找到,还变成一堆废纸条,你告诉我,这不是证据?”倪忻表情里的不解和委屈不似作伪,瞬间引发了旁观者的同情。


“你…可能是有人撕了丢我书包里的!”领座的女孩极力辩解。


倪忻抬眼,


“那你说谁?我去找他。”


 


随着吵闹的对话声越来越大,四周的人愈渐聚拢,议论纷纷的叽喳声围绕在二人身侧不绝于耳,仔细听便可以听出都是对倪忻的同桌在指指点点。


 


“倪忻一来就考了全班第五,人聪明又漂亮,该不会是嫉妒吧。”


“谁知道呢女人心海底针。”


“不至于吧,撕试卷这也太过分了。”


 


僵持不下的氛围放大了彼此间的尴尬,倪忻长相性格成绩讨巧,转学没多久就有不少朋友,于是周边人几乎是一边倒地站向她,而另一个女生只有两三个玩的好的替她辩解了两句,但人微言轻的很。


也不知道谁向老师打了小报告,没过一会儿,刘老师便急匆匆地赶来教室。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老师她冤枉我?”


刘老师目光落定在此时被反咬一口的倪忻身上。


“老师。”倪忻平静地陈述,“我今早发现一直放置在抽屉的卷子不见了,结果她的书包不巧掉地上,正好一堆撕碎的纸条洒出来,我才发现是我被撕碎的卷子。”


“刘老师真不是我做的。”


刘老师蹙眉看向所谓的“始作俑者”,一时只觉得头大,只好先安抚倪忻,


“我先找化学老师要一份参考卷给你,这件事老师会好好查查,如果找出是谁做的,老师一定要她给你赔礼道歉。”


“谢谢老师。


眼看刘老师要去帮自己拿试卷,倪忻即刻出声喊住她,


“老师,我想换座位。”


“我还巴不得呢。”领座的女生翻了个白眼。


“啊?”刘老师转头,“你想换跟谁坐啊。”


“不是有个位置空着吗?”


明白倪忻意有所指,刘老师朝王源身旁的位置看了眼,若有所思道,“可那个之前是…”


“现在没人不是吗?”倪忻朝身后的王源的方向看去,“而且能跟年级第一坐一起,对我学习方面的帮助肯定很大。”


“好吧,那你先暂时坐王源那边去吧,别的再说。”


“谢谢老师。”


 


之前王源听了个大概便没再关注那边的喧哗,直到听到自己的名字,他才意识到这件事兜兜转转竟然跟自己扯上了关系,还没了解什么情况,倪忻已经站在自己的面前,手里提这个书包,冲自己莞尔一笑。


 


“王源,老师让我换到这,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


 


明明倪忻展现给自己的一直是友善的态度,王源心中有种难以言喻的怪异,总觉得哪处不对劲的地方被自己忽略,此刻,他只把她当空气般一言不发,指尖一刻不停地把玩着笔盖,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什么情况。”刚进教室的尤天和郑铮看着王俊凯的位置被一个生面孔霸占,相互对看了一眼后死死盯着倪忻,然而面对着两人如炬的目光,倪忻竟像毫无察觉般自顾自地收拾着课桌椅。


两人一致认定这女生脸皮厚的程度不容小觑。


 


尤天杵了杵郑铮的胳膊,“你说…我要不要现在就跟王俊凯说。”


“你爱说不说问我做什么?”


“当然得问。”尤天嬉皮笑脸地弹了下郑铮的脸,“我怎么能背着你跟别的男人私下联系呢?”


“滚一边去。”郑铮推开逐步凑近的尤天,越过突兀的女生看向靠窗的王源,那人一如既往的没有表露丝毫情绪,清冷的模样让人心焦,郑铮忽而有些佩服王俊凯被这人磨出来的耐性。


 


“俊凯那边要处理很多事情,你这样贸贸然打扰他没必要,我们还是先看看情况。”


“你再说一遍。”


“啊?”郑铮愣了愣,“打扰他没必要?”


“我们。”尤天欣慰地拍了拍郑铮的后脑勺,“你和我,我们,真好听。”


“神经病。”


压下嘴角莫名的牵扯,郑铮朝尤天狠狠翻了个白眼。


 


离下午上课还有一会儿,那边尤天正趴在桌子上睡午觉,这边倪忻一直尝试与王源打开话匣,没料想王源就像个木头似的,除开埋头做题之外没搭理自己一句,渐渐的倪忻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直到有两个女生跑来找她去小卖部,倪忻起身回望了王源一眼后才悻悻离开。


 


做完上午留下的数学作业,王源转了转脖子,突然发现地上掉了个白色钱包,想必是刚才倪忻没注意落下的东西,王源思前想后还是帮她捡起来,就在他拾起的刹那,一张不大的照片从夹层滑落,王源捡起时不经意瞟了眼照片的内容,整个人猝不及防被定在原地。


 


即便从周末在文具店就预感到些许不对劲的地方,照片的内容仍旧在他预料之外,他终于明白为何倪忻有别于旁人的友善却让自己心生怪异。此时,不合时宜的反应将心底的仓皇暴露无遗,王源想起上周末在文具店的匆匆一瞥,缓了几口气才勉强暂且安下心神,将照片默默地塞回钱夹再扔回抽屉里,


 


就在王源刚做完这一切时,倪忻气喘吁吁地跑回教室,只见她飞奔回座位嘴里碎碎念着,“我的钱夹呢?”


 


忽而她看向从始至终没有离开的王源,面露慌张,“那个…你看到我钱包没?”


其实倪忻心里也没底王源会不会搭理自己,然而王源竟然仰头瞥了她一眼,摇头问道,


“没有,需要我帮你找找吗?”


“不…不用了。”倪忻心虚道,继而便在抽屉里翻来翻去,摸到最里面时,倪忻原本难看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不少,她赶紧拿出钱包,匆匆塞在自己的口袋里。


“又不是不可以用手机付款。”她的朋友姗姗来迟,对着倪忻一脸无语。


“我怕丢了嘛。”倪忻讨好地冲朋友一笑,这才急忙将人推走。


 


听着倪忻的声音越来越远,王源忽而抬头凝视着她走远的背影,方才倪忻慌张的神色显而易见地在自己面前展露她的心虚,结合照片的内容,王源思索片刻便有了主意,然而等转头,他才意识到一旁的郑铮一直目视着他,将他眉头紧蹙的神情逮了个正着。


 


下一秒,郑铮意味不明地朝王源抬眉。


 


郑铮表情隐匿的情绪让王源陷入了诸多不确定,他确信郑铮看到了什么,但他不敢确定他是和自己一样看到了那张掉落的照片,还是只是撞破自己捡钱包,却佯装不知道钱包在哪儿的谎言,所以他只得故作淡然地开口,


“有事吗?”


“没事。”


郑铮嘴角微扬,转头去看课本,没再继续为难王源。


 


等倪忻回来,也不知是否是自己多心,她觉得王源不像之前那般冷漠,不仅会回答她的问题,甚至还会主动跟她说话,就连讲题的时候都颇具耐心,倪忻摸不透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是源于什么,但既然王源并不抗拒自己的接近,她自然顺理成章地接纳这份好意。


 


短短一个星期不到,王源和倪忻的关系就在外人眼里极速升温,倪忻开朗又聪明,嘴角总挂着甜甜的笑容,不论在哪儿都是一副讨人喜欢的样貌,外加成绩优异,转到五班后没多久受到不少男生的倾慕,谁也没料到她居然会和王源这个众人眼中的长相特殊的学霸走到一起。原本旁人听了也只笑笑过了,但随着两人一同单独出入图书馆和食堂的次数越来越多,风言风语断断续续地在各个班流窜。


 


转眼到了周五放学,有跟倪忻关系不错的女生邀请她一起吃饭,倪忻看了眼身旁的王源,笑着摆摆手拒绝,立刻便引起周遭一群人起哄,


“倪忻你不是吧,一天都不舍得分给我们啊。”


“你这样重色轻友我们可不高兴了。”


 


表现出来的害羞溢于言表,倪忻约了约垂在耳畔的头发,“我们只是有些学习问题要讨论,你们别乱说。”


“哦!学…习…问…题…”几个女生拖完长音又在那不挺地打趣,王源倒是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等人闹够了,王源起身,问了句,“你今天要跟她们吗?”


 


“啊?”倪忻缓过神,支吾道,“没…没呢。”


 


一来一往的对话充斥着尤天的耳朵,再对上倪忻让他看哪儿哪儿不顺的表情,心中闷着的火瞬间化作掌力,狠狠击在了桌子上,


“喂王源,你不跟我们吃啊。”


王源斜了尤天一眼,理所应当地答了声,“为什么要跟你们吃?”


“你不以前经常跟我们一起吗?”


王源没理睬他,只是偏头瞟了眼跟过来的倪忻,便一声不吭地走出教室。


 


“他他他他…他什么态度啊他!”尤天火冒三丈,“他不会真看上这女的了吧,那王…”


意识到自己音量有些不受控制,尤天凑到郑铮耳边压低嗓音,


“我要不要跟王俊凯说一声啊。”


郑铮看了眼空荡荡的教室,满脸无所谓的态度,“想打就打。”


 


王俊凯回家处理事情后,每天也不知在忙些什么,跟郑铮他们基本鲜少有联系,尤天虽然立刻拨了王俊凯的电话但也不确定这人有没有空搭理自己,直到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疲惫的喂。


 


尤天劈头盖脸来了一句,


“你最近有没有跟王源保持联系?”


被这毫无头绪的问题弄得莫名其妙,王俊凯扶额,“我这边太多事了,但每天有发信息。”


“那他有没有回你?热不热情?”


“有些回了有些没回,他态度一贯这样,我还想今天周末给他去个电话。”王俊凯听出了尤天的焦躁,心不禁提了起来,“他怎么了吗?出什么事了?我不是让你们照顾他一点吗?”


“大哥,现在不是他有事是你有事!”


听到这儿,尤天终于忍不住连日来堆积的恼意,像倒苦水一般将王源这一个星期发生所有他能观察到的事情说给王俊凯听。


 


然而所有的废话皆可用最后一句话总结,


 


“王源好像跟一个女的好上了。”


 


尤天说完后,电话那头出乎意料的沉默,尤天起先错觉是王俊凯把电话挂了,确认还在通话中后,尤天试探道,


 


“你还好吗?”


 


电话那头王俊凯还是不吱声,此时此刻,噤声代表的意味不言而喻,这般看似毫无作为的静谧反倒比直接的暴怒更让人感到惴惴不安,渐渐清晰的呼吸声从手机的听筒泄露,郑铮意识到王俊凯情绪有些反常,而且据他的了解,王俊凯很有可能是到了爆发的边缘,


所以郑铮毫不犹豫地抢过尤天的手机,立刻开口,


 


“我是郑铮,我有些话跟你说。”


尤天看郑铮走出教室,不满地嚷嚷。


“哎你去哪儿不能当我面说吗?”


郑铮没理他,在走廊上待了几分钟后才松了口气回来,把手机原封不动地还给尤天。


“你跟他说了什么?”


“没什么。”


“他没生气吧。”


“王源和那女的还没做什么,你就说的这么直接,是想逼疯他还是逼死他?”


“我…”


郑铮无语地瞟了眼郑铮,续道,“他嘱咐我让你盯着王源,我就负责盯着那个倪忻,他说在他回来之前,不希望出什么情况。”


“你们就说了这些?那你干嘛要避开我?”尤天还郁闷着。


“嫌你吵。”


尤天看似粗线条,对别人的行为却出乎意料的敏感,郑铮只好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彼时王源已经和倪忻坐在食堂吃饭,偶尔路过的人里有认识他们的都会投来颇为讶异的目光,王源对这些多余的视线永远习惯性忽视,有条不紊地拨弄着碗里的饭菜,而对面的倪忻显然比不得王源的从容,她噙着筷子,小心翼翼地瞄了王源一眼,不料想王源正巧对上自己的视线,她立刻慌乱地挪开视线。


 


倪忻不敢确信王源是否对自己有好感,毕竟这人看似对自己的要求并不拒绝,但相处的方式离她期望的亲密相差甚远,就好比他们一同去吃饭,去自习室,王源基本都不会跟她有任何多余的交谈,甚至让倪忻错觉他带着几分敷衍,可如果王源对自己没有其他意思,又何必对自己的要求做到这个份上。所以即便两人的互动像现在这样僵持不下,倪忻也坚信,王源起码并不排斥和她相处,很有可能只是不好意思罢了。


 


一顿饭吃下来总是太过沉闷,倪忻随便找了个话题,


“明天周末,你有什么打算?”


“有事。”王源挑捡着盘子里的食物。


“啊真可惜,我明天回家,什么时候你有空了还想带你上我家玩。”


 


这句话说的唐突,毕竟两人相处的时间还没几天,就连倪忻也觉得自己心急了些,所以话音刚落,她便觉着自己听到一声好似从鼻息传来的轻哼,然而王源埋头的神色并未有太多不同,她只当自己产生错觉,过分敏锐了。


 


不出所料,王源并没有回她这句话,而是找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岔开。


 


送倪忻到了女生宿舍门口,王源没作停留便离开。周五晚上,熟悉的小道上只剩寥寥几人的身影,头顶的夜空见不着几颗亮着的星星,任由沉重的墨黑望不到边界,肆意压攒着负面情绪的同时也将其放大,倏然,王源听到手机震动的声响,他拿出来看了眼屏幕,上面清清楚楚写着王俊凯的名字。


 


在心中默数了三声后,王源将手机放在耳边,按下接听键。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这是四天后王俊凯跟他打的第一通电话的开场白,王源眼波微澜,轻轻应了声,


 


“刚在吃饭,没听到。”


“你明天打算去哪儿?”


“回家。”


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王俊凯咬着下唇,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地问道,


 


“你刚才,在跟谁吃饭。”


 


时间因沉默绵长,答案在无声中实则无比清晰,其实王俊凯不愿意多想,即便在自己情绪陷入崩溃前,郑铮告诉自己他不小心看到了什么照片听到了什么对话,即便郑铮信誓旦旦地告诉自己王源可能有他自己的想法,即便王俊凯在打这通电话前心里默默打了无数个腹稿,他依旧做不到对现况熟视无睹,充耳不闻。


 


他不可以预想失去王源的一点点可能性,哪怕一丁点都不可以。


 


于是在王源准备开口之际,他听到那人低沉的声音从听筒,毫无防备地直击耳畔。


 


“你乖乖的。”


 


王俊凯重复着每一个字,咬字的力度仿佛用尽全力,


 


“你乖乖的。”


 


 


---------------


你们现在心中肯定有诸多疑惑,比如照片上到底有什么,那女的到底想干嘛等等,不过我相信一定有聪明的读者可以猜到个七七八八,


反正明天就有下文给你们解惑了。


我们源相当天蝎了


端午节依旧在勤劳的我,请继续宠爱我吧,谢谢啦!

评论

热度(2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