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丑八怪-【33】

哦哦哦真的刺激

流质蛋黄:

分校园&成年 
霸道忠犬凯X清冷天蝎源


学生时期:校霸X学霸


成年时期暂时保密。


强制爱,狗血虐文,算得上强强,会有不少校园成年play,HE,双洁1v1。


前情提要:没啥内容,俊凯和男二走廊battle


 -------------------


大清早就被任凌岑自以为是的论调气到跳脚,到教室还得直面王源爱答不理的态度,王俊凯别无他法,甜头餍足过后,总得尝尝苦果,偏偏一旁的尤天还满脸看好戏的表情。


 


王俊凯发誓,如果自己脾气再差一点,尤天那张欠揍的脸铁定不保。


 


原本在教室上的第一节化学课被老师改为极为稀奇的化学实验,实验室门口一群学生闹哄哄地鱼贯而入,等全部坐定后,老师便开始介绍今天的实验内容:


 


“今天我们制二氧化氮,用的是你们面前的铜和浓硝酸,反应的原理我们之前课上已经说过了,今天我先跟你们示范一遍,尤其是重点的操作,还有我们这次用的浓硝酸,你们实验操作跟着我走,不要自己瞎搞!”


 


实验课往往分为两派:一派安分守己,一派胡作非为。面对台下早就乱作一团的教室,老师见怪不怪,但该说的还是得说,毕竟化学实验一屋子瓶瓶罐罐装了不少危险试剂,而老师最怕的就是学生出事。


 


王俊凯对这些操作课的絮絮叨叨听不进去零星半点,毕竟初中的时候,他化学实验从不用亲自动手,可现在和他搭档的可是王源,


 


王俊凯怎么可能让他的王源去碰浓硝酸这么危险的东西!


 


也不知道王俊凯听进去多少,老师刚说开始做,王俊凯就把瓶瓶罐罐挪到自己这边,任由王源不解地注视着他的行为。


 


“这些东西不准你碰,危险。”


 


回想起昨晚王俊凯的可恶行径,王源心里忍不住吐槽最危险的就是你。


 


见王源杵着后脑勺望向自己,没有制止的反应如同默认,王俊凯也不知哪来的动力,随手取了根试管,丢了两块打抛的铜片后就加浓硝酸进去,动作流畅地一气呵成,直到红棕色的气体从试管上端冒出,不等王源出声制止,王俊凯想也不想就拿手指去堵。


 


“卧槽!”


 


皮肤肉眼可见的变黄,王俊凯立马将手拿开,王源在一旁看着终于有了反应,他抢过王俊凯的试管搁置在一旁,紧接着握住王俊凯的手腕,拿小苏打给手指染黄的地方进行清洗。


 


“怎么回事啊!你们这个操作完全没按我刚才得来,告诉你们不要…”


 


听到台下明显的哄闹声,老师知道是有人闹事了,然而刚出声责备,他就看到不按规范操作犯事的那一组,一个是他化学组的得意门生王源,还有一个是他压根惹不起的王俊凯。


 


“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很好,但实验课大家要以安全为重,最好跟着老师的要求来。”


“老师对不起,我们之后会注意。”


 


王源道歉诚恳,而王俊凯也没有大碍,老师抹了把冷汗跟其他同学再强调了遍实验操作。老师走后,王俊凯盯着王源的侧脸,不服气地低声嚷嚷,


“你故意的。”


王源蹙眉瞟了他一眼。


“你知道不是这样弄的还不阻拦我看我笑话。”


“谁知道你会拿手堵。”


“我手都黄了好不好!”


“死层表皮细胞而已,过几天就好。”


“你刚才是不是担心我?所以你不生气了?”注视着王源耐心帮自己清洗的举动,王俊凯勾唇一笑,


“你要是不喜欢这种事,我可以少来几次。”


 


绯红再一次不听使唤地爬上王源的耳尖,他闷声反驳,


“为什么不是不来。”


“那可不行。”


 


面对身边那人的无赖样,王源悄悄地加重了力道,然而王俊凯就着水流竟然偷偷反握住他的手,任由沾着凉水的手指,在他的掌心轻轻挠了几下。


 


王源转头,狠狠瞪了王俊凯一眼,王俊凯抿嘴,藏不住的笑意从下弯的眼眸流出,等王源关了水龙头才肯把手松开。


 


可惜年轻人的谷欠念一旦被点燃,便由不得理性掌控主权,王源全身上下每一处都深深烙印在王俊凯的五感中,他只要独自躺在宿舍的床上,闭眼就是王源清瘦白净的身体,他释放时上下起伏的胸口,还有那张清冷的面颊上难得迷离的神色。


 


月夸下的小兄弟禁不起多巴胺的刺激,自给自足已然给不了极致的享受,王俊凯转眼间向恶势力屈服,将化学课那句承诺抛诸脑后,随即找各种各样出入王源的宿舍,王源一开始看他抱着一堆课本还真当他是想一起学习,不过学着学着,王源只是喝了口水,王俊凯就像触发情谷欠开关似的就凑到王源脖子上又啃又咬,没等王源反抗就缠住他湿润的唇she吻作一团,手不安分的在沁凉的肌肤上游走,继而便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一发不可收拾。


 


后来,那人便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衣服被子也抱了过来,


 


怕王源受伤,王俊凯一直克制自己不对王源做到最后,只有一次在浴室,王源能明显察觉到王俊凯的反常。大抵是因为眼前的画面与当年绞缠他的谷欠念严丝合缝,刺激地王俊凯血脉贲张,力量的悬殊让他轻易地将王源抵在墙上,往他腿部的内侧抹上沐浴液后,便就着湿滑的水流不知节制地来回动作。王源敏感地察觉到磨蹭在腿间的米且长时不时地擦过自己的xue口,甚至有几次王源觉得王俊凯只差一点就要直接顶进去,幸而王俊凯还是压制下来,捞住最后筋疲力尽的王源,恨恨地在他的肩头不由分说地啃了几口。


 


经过反复的折腾,王俊凯已经对王源敏感的点烂熟于心。饶是王源先前对这些事兴趣寥寥,也能体会到愈发容易被撩拨的kuai感。沉溺于这种事对王源而言太过陌生,而王俊凯的举措如同来势汹汹的洪水,让他的自主意识每每在这种时候彻彻底底地覆灭。


 


数十年来,太多身不由己反倒建造了他内心坚硬的保护机制,他在重重叠叠的黑幕下生存,没有人会进来,他也永远不会出去,而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用无比粗暴直接的行径,硬生生地将他的黑暗划开,并企图将他世界的那份敞亮注入给自己。


 


不受自己掌控的被动让王源本能地恐慌,


可他却做不到厌弃。


 


期中考试前两个星期,王俊凯大抵是怕影响王源的成绩自觉的收敛了不少,竟真规规矩矩地在王源旁边复习起功课,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他最多也就是讨两个蜻蜓点水的吻,剩余的部分就自己乖乖去洗水间解决。直到确认王源期中考试依旧考了年级第一,遥遥领先第二名30分,王俊凯才终于有机会以庆祝之名,抓着王源折腾了一整晚。


 


平时两个人起的早,撞上同层人的机会不多,然而这次罕见的起晚,两人同时出门的时候不免招致了些许讶异的目光,就连走廊当头的魏巍看到王俊凯和王源同进同出,都忍不住问道:“老大你换寝室了?”


王俊凯注意到身边几个人的余光,“对啊,我搬他屋里方便学习,而且只有他单人间不是吗?”


“可你也是单人间…”


“怎么羡慕单人间,让给你住?”王俊凯意味不明地坏笑。


“可…可以吗?”魏巍不敢置信地确认,“我室友老打呼吵死我了。”


“可以啊!”王俊凯看到王源走远的背影,故意大声道,“你不怕浴室闹鬼就行。”


 


没过几天,某间男生宿舍的闹鬼事件便有鼻子有眼地在整栋楼传开。


 


没有分科压力,高一课业算不上繁重,而期中考试结束后,王俊凯接电话的频率却明显大于之前,甚至有时候周末接完电话,他跟王源说了声家里有事便匆匆离开,直到周日晚上才能回来,一回来倒头就睡,脸上挂着显而易见的疲惫。


 


周末王俊凯不在,王源便恢复到独自去画室的日子。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又变回一个人,其实理应并无大多不同,不过是同行的路上少了个并行的人影,少了个念叨的人声罢了。


 


直到王源在画室里练习时,董乐走过来,随口问了句,


 


“鸡蛋他…不来陪你啦?”


王源没出声,笔触却在董乐的注视下偏了个诡异不对的角度。


得了画毁了。


董乐拍了拍自己多事的嘴,转背悻悻地走了。


 


从画室离开后,王源径直去常去的地方买绘画工具,然而在挑选画具的时候,他总觉得身边有人的视线从始至终都落在自己身上,王源对别人的目光习惯性忽略,但不代表不敏感,直觉让他不适,他忍不住抬头四周寻看,等他双眼落在路边的街道时,橱窗边一晃而过的侧影让他手中的铁筐顷刻间摔落在地。


 


那个侧影消失得太快,这是王源头一次觉得心跳剧烈到仿佛随时都要冲破自己的血肉,就在他打算追出去时,却被一个不大的力道拉住衣袖,紧接着,脚侧翻倒的铁筐被同一个人捡起,王源注视着面前这个头发披肩,长相乖巧,穿着谨铭校服的女生,把铁筐重新塞回自己手里,继而对着自己浅浅一笑,


 


“谢谢。”王源还没从方才的震惊回神。


“你不舒服吗王源?东西握在手里都能掉。”女孩圆圆的双眼让人看起来多了几分亲切感。王源用陌生的视线上下打量这个女生,眉心微蹙,


“你认识我?”


“你不认识我?”这下女生反倒表现的委屈起来,“我是你们班前些日子转来的倪忻。”


结合名字,王源才好像有了几分印象,不过他向来不大关心这些事情,那女生看他一脸茫然,忍俊不禁,


“看来我还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本事,不过我会让你记住我的。”


 


这句话听起来有些不顺耳,这个念头在王源转瞬即逝,他将目光放置在门外黄昏下的人潮涌动,方才的画面在脑海里愈发虚焦,却牵扯出自己一发不可湮灭的心颤。


 


如果他没有看错,


那个匆匆闪过的年轻男孩脸上,


有着和自己无比相似的


红色胎记。


 


浑浑噩噩地走回宿舍,王源呆坐在床边,他听到有个声音不断安抚着自己,胎记长在脸上的人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他何必因为这样的个例就慌乱成这般,可那个侧影如同梦魇般缠绕着自己,以至于潜伏在心底无人问津的那些疑问,猝不及防地从心间不止地冒出:


 


为什么邹家这么多年对他王源的身份都不曾有过一丝怀疑?


那个被自己取代的,邹家真正的外孙,究竟去了哪儿?


他真的是走失的吗?


 


没有丝毫的线索和依据,王源只觉得头疼欲裂,不经意地瞟了眼时钟,他才发现已经将近10点。


 


王俊凯还没有回来。


 


今夜的寝室又空又大,凉得厉害,王源兀自缩进被子里,闭上双目的模样像是入眠,但每隔一小段时间,只要楼道传来的微小声响,或是突然闪灭的灯光都能引起他的警觉,他会忽然睁眼,静默地凝视着寝室的门口,再慢慢将目光挪开,这样自我折腾到后半夜,王源才终于熬不过倦意,昏睡过去。


 


次日,对面空荡荡的床铺并未让王源有多大意外,他第一时间去找自己的手机,然而按键的刹那他才发现自己昨晚竟然意识迷蒙到忘记充电。早操的音乐已经响彻学校的各个角落,王源意识到自己起得比往常晚了太多,匆匆换上衣服便赶去教室。


 


一进教室,王源果然看到昨天那个叫倪忻的女孩坐在离门口不远的位置,女生意识到他的目光,朝他偏头,友善地弯了弯眼。


 


蓦地,一个突兀的声线顷刻间抢占了王源所有的注意力,他看到尤天夸张地朝他挥手,等人走近,尤天握着手机,迫不及待地拉过王源,小声道:


“祖宗你怎么才来!王俊凯都疯了!你再不来我就要被他逼着去扫荡全校了。”


王源惘然地与尤天对视。


“得了得了你自己电话跟他说吧。”


王源接过电话,走到走廊上,轻轻喂了一声。


“怎么电话关机?我给你打了一早上,还发了很多短信,你都没回,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没电了,昨晚忘了充。”


听到这个解释,电话那头传来清晰可闻的舒气声,紧接着王俊凯犹豫着开口,


“我爷爷去国外处理事情,我昨晚才知道要一个月,这段时间我得帮他在外地处理些事情,不好抽身,所以…”


王俊凯深吸一口气,碍于身边来回都是人,有些话也一并吞回肚子里,说出口的只是简单几个字:


 


“你照顾好自己。”


 


王源默默听着电话,掐着电话的指节都泛着白,有股冲动在王源心口不安分的攒动,他张口,一时之间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幸好电话那头的人及时地填充这段沉默的空白。


 


“王源,”那人轻唤他的名字,


“一个月太长,我想听你喊喊我。”


“王…”


就在王源正要开口时,电话那头传来嘈杂刺耳的声响,依稀听到开会的字眼后,电话毫无预兆地被人掐断。


 


视线胶着在电话结束的界面,王源双手握住电话,失神地对着话筒张口,一遍又一遍,轻声又固执地念着同样的三个字。


 


“王俊凯。”


 


好似那人能听到般。


 


-----------------


终于要拉开剧情线了兴奋兴奋激动激动,希望大家能记住之前一些一闪而过的人名,这个局不小。


复杂只有一丢丢,完全不会烧脑。


目前都不会虐的,俊凯也需要各方面成长,安心。


祝高考结束的各位都能去理想的大学。


继续宠爱蛋黄吧蓝心绿心biubiubiu


 

评论

热度(3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