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丑八怪-【32】

宠你

流质蛋黄:

分校园&成年 
霸道忠犬凯X清冷天蝎源


学生时期:校霸X学霸


成年时期暂时保密。


强制爱,狗血虐文,算得上强强,会有不少校园成年play,HE,双洁1v1。


前情提要:下大雨,王俊凯挤进王源宿舍,发了一辆小破轮


-----------------


直到那扇门终于被打开。


“让开。” 


声音落得很轻,是刚好能被听到的程度,王源不去看王俊凯,王俊凯便迟迟没有动作。 

并未在自己的预料之内,堵在门口静立不动的王俊凯并未多言,王源抱着换下的衣服,眼神闪过一丝异色。无需对上那人的视线,他也能感知到身前那人居高临下地描摹着自己,直勾勾的目光像是埋伏着一只即将脱困的野兽。四周环绕的是热浪凝结的蒸汽氤氲,迟迟不肯消散,如同现在两人胶着不下的气氛,黏腻又燥得人心慌。 

忽而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取代了沉默。 

“王源同学你在吗?” 

趁着王俊凯失神的当头,王源仓皇着将他挤开,开门刹那的凉风像是要将方才的热度吹散般,争先恐后地往里灌。 

却灌的王俊凯火气上窜。 

“我们宿舍又又断电了,想找你借一下…” 
“你他妈还想借什么?” 

王俊凯下一秒便挡在王源身前,门口那人一看到王俊凯略带扭曲的面孔,仿佛看到梦魇一般,立马想起自己那晚的恐吓,整个人双腿发颤,然而不等他开口,王俊凯不由分说地摔门,而他回头时,王源不知何时已经钻进自己被子里,蒙住头,将自己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 

响亮的开关声在安静的环境下尤显突兀,紧接着便是逐渐靠近的脚步声,漆黑中,王源并没有合眼,他揪着被角,手指不安分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抠弄着被单, 

直到脚步声蓦然停下。 

只听对面床发出吱呀一声,紧接着便是被子掀开的声响。 

王源默默地听着对面传来的响动,等四周又恢复沉寂,他才悄悄将蒙在脸上的被子扯下,然而等他转身过来才发现,他以为已经钻入被窝的那个人正纹丝不动地坐在对面的床边,目不转睛地与他四目相望。 

难耐的气氛顷刻间喷张。 

王俊凯飞快地起身,将王源被子掀开的同时将人狠狠地压制在身下。

下一秒便有了第二声: 
“让开” 

语气加重了太多,甚至带着不容纷争的警告,或许之前不过是潜意识的自我保护让王源意识到不安,而此刻对上王俊凯的双眸,王源才看清充血双目下,一对恨不得锁死自己的视线,沉默的暗夜丝毫没有缓解此刻的剑拔弩张,王俊凯注视着王源发尖的水珠,它晶莹剔透的,顺着王源的下颔而下,继而窝在那凹陷的锁骨里,赖皮地不肯走。

“王…” 

声音卡在喉咙里,王俊凯狂/热的吻立马吞没未尽的反抗,他死死怀抱着在怀里激烈抗争的人,嘴里一刻没闲地跟王源抵死缠/绵,推拒只会激发更进一步野性。王源被他天翻地覆的亲密弄的力气全无,连同藏在王俊凯发丛间的手指都在有气无力地挠骚着。


雷雨声在耳畔接二连三地炸开,猝不及防的浑噩让人在欲念的深海中沉浮,不知过了多久,伴随着大脑顷刻间的放空,王源虚脱在床上一动不动,好似昏睡过去,沾湿的发梢黏在侧脸上,无意间将那显眼的印记遮挡地严实。


有限的空间余有王俊凯粗重的喘息,从沉沦中清醒后,他看着乱作一团的床铺上,王源大腿间磨红一片,瞬间意识到自己失去理智做的过火,他立马没了方才来势汹汹的气焰,在整理好衣物后,拿了块湿毛巾将王源身上擦拭干净。


王源皮肤本就白净,余韵又惹人留恋,此时火热褪去,沾在指腹上的触感清清凉凉,王俊凯擦着擦着又止不住心猿意马,他竭力克制住自己,然而在碰到王源脸颊的片刻,本来以为他已经睡着的王俊凯发现,王源此时此刻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自己,在墨染色的深夜,那双眸子无比透亮。


 


就在王俊凯失神的刹那,王源抬起手掌,不轻不重地朝王俊凯的侧脸打了一下。


 


王源大抵是太累了,这一巴掌对于王俊凯简直毫无分量可言,甚至还比不上打蚊子的力度,但透过王源怪罪的眼神,王俊凯知道他是恼的。


于是王俊凯只得在那人冰冰凉的注视下,规规矩矩地善后,等他清理干净,王源即刻坐起身拢了拢衣服。此时的眼角还飘着高/潮后的嫣红,王源强忍着腿间摩擦的痛觉,起身去了隔壁干净的床上,掀起被子将自己蒙的比方才还严实。


“再敢过来你试试。”


钻进去前,王源瞥了王俊凯一眼,闷声警告。


 


不止的暴雨洗刷不去王俊凯心间弥散开的悸动,连之前淋雨的恼意和后半夜的倦意都未能将他的燥意压制,王俊凯抚上刚才被人拍过的侧脸,那一巴掌不痛不痒地宣示着责备,却未掺杂分毫忿恨。


此刻愈是想要试探那人脾气的深浅,王俊凯愈是不知如何开口。年少人的自控力经不起诱惑,王俊凯自知理亏,可他没有分毫后悔,就算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依旧会毫不迟疑地去环抱他日思夜想的人。


身体需求积压太久是一回事,情感上的渴求才是根源。


 


在王俊凯的认知里 王源对自己一贯没有温度可言,即便有,也同冰窖般凉意刺骨,偶尔那些与寻常不同的神色,都能一直在王俊凯的心里烙下滚烫的印记,只因太过罕见。


即便如火花般稍纵即逝,他也心存幻想,幻想从这个人的眼神里捕捉到对自己刹那的依恋。而方才一时冲动间,王俊凯自觉他从王源那双清亮的双目中捕捉到那专属自己的温度,他不敢确定这只是单纯的快感由身及心还是他所奢望的其他,或许是自己一厢情愿,或许是自己自作多情,可现在的王俊凯宁愿陷在其中,宁愿永不清醒。


 


晨间,日照悄然将深夜驱散,被雨水浸泡整晚的空气已然吸满了湿意,一大早便潮得很,雨水肆意后,残留的水滴顺着新生的嫩叶滑落,有一声没一声地敲打着屋檐上的塑料板,王俊凯被持续不断的声响搅扰睡眠,没想到一睁眼,王源已经背好书包准备出门。


听到身后悉悉索索的声响,王源刚回头便对上一脸迷蒙,还没清醒的王俊凯。


一声冷哼传来,饶是王俊凯再浑噩也被这不满的哼气给弄激灵了,王源特意在表明态度后才把门毫不留情地一摔,关门前还留下个走路姿势别扭的背影。


王俊凯嘴角抽搐着,这下又不知道王源得把他打入冷宫几天,他急忙套上半干的外套,匆匆追了出去,然而关门的那刻,王源和任凌岑正站在走廊里说些什么,伴随着门响,任凌岑转头,目瞪口呆地看着从王源房间里出来的王俊凯,原本在脸上飞扬的笑意瞬间覆灭,替代的是微蹙的眉心。


 


“他…怎么…”强压下心中不安的攒动,任凌岑试探地问道。


“跟你无关。”


王源并没有留眼神给两人,只是淡淡回了声。


 


然而冷漠敷衍的回应并不能缓解另外两人的针锋相对,昨晚与王源的肌肤相亲无疑给了王俊凯翻倍的信心,以至于他走过已然毫无竞争力的“情敌”面前,表现得都如同头骄傲的雄狮似的,胜券在握的神情看得一旁的任凌岑敢怒不敢言。


只见他贴在王源耳边吹气道,语气还沾惹引人遐思的促狭,


“要我扶你吗?”


 


如果方才王源的恼怒还留有余地,那么这句得意忘形的话无疑火上浇油,王源狠狠瞪了王俊凯一眼,一言不发地大步离去。


不知道自己单纯的关心又怎么惹到这位祖宗,王俊凯正准备追上去,被身后的任凌岑一把拉住。王俊凯错愕的回身,直直撞上任凌岑难得严肃的神情。


卸下温和阳光的那副面孔,此时任凌岑顾不得那些桎梏人的讲究,拐弯抹角不过是浪费时间,任凌岑俨然不想留情面,


 


“王俊凯,你什么时候玩够?”


“玩?”王俊凯怒目而视,“任凌岑你有种他妈再给我说一遍?”


“那你负责吗?”任凌岑异常平静地开口,“不是玩的话,你能负责吗?”


 


你能负责这个人因为你而不得不去承受的流言蜚语吗?


你能负责这个人因为你而不得不去面对的恶意压力吗?


你能负责这个人的未来吗?


 


接二连三冒出的苛责质问只能被压在任凌岑的心里,他明白自己现在没有资格没有立场把所思所想宣泄,但哪怕无能为力,哪怕束手无策,任凌岑也想警醒王俊凯:他此时正在历经的这场如同闹剧一般飞蛾扑火的爱情,迟早有一天会把他撞得头破血流,溃不成军。


连同王源一起。


 


“我负责。”王俊凯定定地回望,没有分毫犹豫地答道,


“他王源从头到脚,哪怕只是一根头发丝,都只由我王俊凯负责。”


 


任凌岑错愕了一瞬,他努力维系那副自持的镇静,


“请你牢牢记住今天说过的话。”


与王俊凯擦肩而过的刹那,任凌岑伸手重重地拍打在他的肩头。


“如果你兑现不了,他换我负责。”


 


“你等不到这一天的。”


王俊凯转头,冲着任凌岑的背影火冒三丈,任凌岑自动屏蔽掉王俊凯被自己激怒后的咆哮,然而到了走廊口,他才发现一个清瘦的身影,一动不动地伫立在不会被人发现的转角。


第一个进入脑海的念头是他都听到了,然而第二个念头在心间横生的刹那,任凌岑惊诧的同时内心本能地不甘不愿,


可他还是问出了口,


 


“你为什么没走?”


 


王源没有回答,只是眼神好像蓄意走偏了方向,任凌岑顺着他温柔的视线望去,跟着他一并,停留在那个走廊上那个依旧怒气冲冲,骂骂咧咧的身影。


 


这一瞬间,一切的一切都已不言而喻。


 


收回短暂停驻的眼神,王源意识到自己耳尖有些泛热,他赶忙转身下楼,步伐间是之前从未被任凌岑发觉过的仓皇。


 


凝望着王源离去的背影,任林岑只觉得那些未能问出口的话语再度心有不甘地盘踞在心口,


 


还有附加的一句:


 


 


王俊凯,


你能负责他的动心吗?


 


 


 


 


--------------


中间略写的部分请见前几天发的快落1,我们俊凯还是有所克制的。


虽然偷懒了,但这周两章了诶,希望继续宠宠蛋黄谢谢。


下章努力粗长一点



评论

热度(3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