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丑八怪-【31】

卡在这里真的难受

流质蛋黄:

分校园&成年 
霸道忠犬凯X清冷天蝎源


学生时期:校霸X学霸


成年时期暂时保密。


强制爱,狗血虐文,算得上强强,会有不少校园成年play,HE,双洁1v1。


前情提要:王俊凯陪王源画画,王源水洗胎记。


-----------------


 


“你们到哪一步了?”


厚实的门挡住了酒吧外的灯红酒绿,却让声响在空荡的室内清晰入耳,此刻,直面尤天促狭的眼神,平日嚣张的王俊凯一时间竟有些闪避不及,他叉起果盘上的水果塞了满嘴,企图将这个话题糊弄过去。


“关你屁事。”


“那就是还没。”尤天向沙发后一倒,戏谑的笑容从微眯的眼缝中逃离,张口即是不给面子的补刀,


“都半年了,你这动作可真慢。”


郑铮终于将眼神从屏幕上挪开,好似漫不经心地瞟了尤天一眼,


“谁比得过你两小时内就能把人拖床上去。”


尤天朝郑铮暧昧地勾起嘴角,


“但我也会踢到铁板不是吗?”


想起之前尤天的话,郑铮别开头,佯装没看到对面执着于他那赤裸裸的眼神。


 


“你们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觉着这两人说话有些奇怪,王俊凯多嘴了句。


“没什么。”尤天恢复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情,“所以你想怎么做?”


“你们不是不希望我对他胡搅蛮缠吗?”


 


“我们拦得住你吗?那个杨妍在你身边转悠了这么久,你都不为所动。”


尤天故作哀怨地摇头,不过之前王俊凯王源老死不相往来的那个星期,他真以为自己的警告已然生效,然而王源不过烫伤了个手,王俊凯就火急火燎搞得跟自己烫掉层皮似的,眼观现下这情况,尤天也无暇在跟王俊凯多费口舌。


“杨妍?不是你在追她吗?”


“那个女人不过是利用我接近你而已,我怎么就这么轻易上当了呢?”


 


听到这故作委屈的语气,郑铮下意识看了眼,发现尤天也在偏头看他,立马抿着嘴转过头去。


 


王俊凯显然没反应过来,震惊道,“你说什么?!”


 


“你小心点,谁知道她会不会对你胡搅蛮缠。”尤天嗤笑着摸着下巴,“不提她了,说真的,你现在迟迟没吃下口,不会是怕自己没经验,一入洞就缴械了吧。”


“你找死吧你!”王俊凯发火。


“不是这个?”尤天苦恼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你怕他不从?也是,本来就是你强迫他,人说不定本来就是个直的,被你折腾到床上还当下面那个可能咬舌自尽。”


 


三言两语好死不活地掐住了王俊凯的命门,或许采取的方式或粗暴或温柔,但王俊凯心知王源自始至终都是被他强迫的,他瞬间跟消音了似的沉默不语。当初那个在水汽氤氲包裹下,如白玉般光洁通透的躯体毫无预警地触发了他一发不可收拾的欲/望开关,可时到如今,屈服的爱恋却像条束缚带捆住自己的无处撒野。


 


他不想那个人受伤,也不想那人的拒绝致使自己的自尊心被重创,所以只能靠愈发纯熟和那人摆脱不掉的亲吻来压制自己的邪/念。唇/舌/绞/缠往往最易助长蠢蠢欲动的欲/念,王俊凯不喜甜食,却迷恋上王源那甜到要了他的命的双唇,本就17岁的年纪,星火数点即可燎原,他平时对王源有多克制,梦境里就有多肆无忌惮。


 


谁不想将肖想变为现实。


 


眼观王俊凯眉头深锁的模样,尤天不禁发笑,


“要不要我教教你。”


 


没等王俊凯反应过来,在一旁充耳不闻玩着手机的郑铮突然察觉的身侧沙发向下塌陷,紧接着自己的耳垂被身边那人若有似无地揉捏着,酥麻的触感通过对方粗糙的指腹,猝不及防地扎在自己的肌肤上,郑铮不受控制地抬头瞪大眼睛,正巧被使坏的那人撞破乱作一团的慌忙。


 


“耳垂是很多人的敏感点。”


 


眼看郑铮就要反击,尤天眼疾手快地拿了条绳子将郑铮的双手捆住,举过头顶的同时将他整个人压在沙发背椅,饶是郑铮身形不瘦小也抵不住尤天的蛮力,一时间竟然动弹不得。如此蛮横的动作,尤天偏偏还挂着一副正经教学的面孔,让郑铮恨得咬牙。


 


“他要是反抗,你可以把他的手这样箍住,然后…”


 


只见尤天微微抬起他的下巴,话语的气息愈来愈近地拍打在郑铮因怒意发红的双颊,直到郑铮紧闭着双眼,偏过头去的脖颈上青筋暴起,尤天深邃的眼珠微动,下一秒泄了手中的力道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般坐回原位。


 


“后面就不需要我教你了。”


 


整个过程不过数十秒,王俊凯看了眼面上毫无波澜的尤天,又转眼瞧了眼手还被捆着的郑铮,那人微长的头发被汗水沾湿后散落在额间,恰好遮住那双阴霾不定的双眼,


 


他淡淡开口,言语却没了玩笑的意思。


“你们搞什么?”


尤天当即切换了副嬉皮笑脸的样貌,


“不是给你示范吗?”


“尤天,别玩这么多年的兄弟。”王俊凯眉头紧蹙,“很没意思。”


“不要这么吓人的样子,我没玩他。”尤天笑着认错,把郑铮手腕上的绳子剪开,道歉的真诚,“我发誓。”


 


尤天的话语不似作伪,王俊凯也当是自己在胡思乱想,


 


没聊几句便打算走人,走之前王俊凯还是放不下刚才心里那点疙瘩,不放心地看了郑铮一眼,


“你走不走?”


“你先走吧。”


郑铮动了动嘴,等王俊凯离开后,尤天看向身侧一动不动的郑铮,


“你不走?”


“我走了谁来揍你。”


话音刚落,郑铮猛地翻身而起,然而拳头还未落在坐定的尤天脸上,就被人狠狠扣进手心,蓦地手中力道一松,郑铮扑倒在尤天的怀里,尤天狠狠抱住他,不留丝毫缝隙。


“你打不过我的。”


“你放开我!”郑铮叫嚣着,


“你他妈放开我!!!”


尤天不为所动,箍住他的力道不受控制越来越大。


倏而尤天轻声开口,“害怕他看到吗?”


感受到怀中的人动作一滞,一脸迷茫地看向他,尤天勾起嘴角,自嘲道,


“你恨我让他看到了是吗?”


双手颓然地下落,郑铮坐在尤天的身上,仿佛认命似的将下巴抵在那人肩膀。


“别玩我了,尤天。”


 


尤天瞳孔放大,将郑铮扶起来,面对着郑铮求饶的眼神,他手悄悄绕过那人后颈,猝不及防地掐住,紧接着仰头发狠地吻了上去,任郑铮呜咽着,手毫无章法地捶打着自己,


 


突然,他呢喃了句:“我没玩你。”


方才的暴风骤雨仿若顷刻间抵达温柔的彼岸,郑铮感受到垂落在耳梢的长发被人拢道耳后,而后的一句话,却让怔愣片刻的双手彻底地停驻在半空中,


他听到尤天续道,


 


“你是我第一个亲吻的人。”


 


 


一个周末过去,别于以往的周一,谨铭一大早便骚动不断,即便不是5班的人,都纷纷从窗口探出个脑袋看戏。


“杨妍怎么站在5班门口。”


“哇靠有戏看了有戏看了。”


“今天不是白色情人节吗?”


“难怪手里还拿着盒巧克力。”


“你猜她给谁的?”


“我又不长她肚子里。”


 


本道是寻常天,王俊凯王源没料到自己上楼后受到众人的瞩目,王俊凯一头雾水地走在王源身后,对着那些不怀好意的视线一一回瞪过去,然而到了门口,他才知道这一路诡异的视线来源于何。


 


“那个女人不过是利用我接近你而已。”


 


本想干脆装作一无所知地进教室,杨妍像识破王俊凯的打算般,出口喊住了他。


连同王源的脚步也如同自己被喊住般停住了一瞬。


 


“王俊凯,这是我亲手做的巧克力,送给你。”


 


起哄声仿佛约好般在四周渲染着气氛,一股脑地涌入堵塞着王源的听觉,而这股声浪伴随着王俊凯接过去的动作更是达到了顶峰,奇怪的是,明明碎嘴的人那么多,王源却能清晰捕捉到其中最为关键的字眼,听到王俊凯接过了杨妍的巧克力,王源重新迈开步伐,头也不回地坐回自己的位上,余光都不曾往杨妍和王俊凯的方向看去。


 


然而蓦地一声,王俊凯便把这盒巧克力随手扔给了教室进门处的一个男生。


 


“给你吃,免费的。”


“谢…谢谢。”门口的男生不知所措的接过去,面上明晃晃地写着受宠若惊。


众目睽睽下,杨妍面子终是挂不住,憋着怒气闷声道,“王俊凯你什么意思!”


“就这么个意思。”


王俊凯瞥了她一眼,目光不带一丝温度,


“我哪里不好?”


“哪里都不好。”


 


不是那个人,哪里都不好。


 


不留余地的回答令杨妍唰的一下白了大半,不管是被拒绝还是面子上的因素都让杨妍羞愤难当,开口时才察觉自己的声音都控制不住地染上了哭腔,


 


“我…我….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


 


杨妍转身正要跑开,冷不丁撞进一个人怀里,只见尤天双手张开,碰都不碰杨妍,脸上挂着做戏的无奈,


“喔喔喔,这次我可没碰你,你自己非要投怀送抱。”


 


杨妍恨恨地瞪了尤天一眼便飞快地跑远,尤天笑着对王俊凯耸肩,顺手拿走桌上的巧克力往嘴里塞了两颗,


“还挺好吃的。你不尝尝啊?”


尤天试图往王俊凯嘴里塞一颗,手立马被嫌恶地拿开,他随即转换目标,把巧克力盒子推到王源面前,毫不避讳道,


“学霸这巧克力挺好吃的,你要不来两颗?”


“尤天你…”


尤天冲王俊凯眨了眨眼,示意他闭嘴,用不大不小但确保王源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你别说,这个学校喜欢你的人又不是杨妍一个,说不定你一看抽屉,发现…我靠还真有啊…”


 


本来只不过是在胡闹,结果尤天往王俊凯抽屉里看,没摆几本书的课桌里居然还真塞了十几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尤天不由自主地瞟了眼面色铁青的王俊凯,乐道,


 


“你还真是挺受欢迎的。”


 


望着抽屉里的不明物体,就连王俊凯也禁不住愣了一瞬,等他把这些东西悉数往尤天怀里一堆后,重新坐回自己椅子上都觉着这凳子跟刀尖做的相差无几,他悄悄地瞥向王源,那人的侧脸依旧沉静地如一潭死水,方才的动静仿若没有引起他分毫情绪上的起伏,王俊凯便悻悻地跑到尤天前面找乐子。


 


“王源,你知道这个语法怎么用吗?”


前座回头,小声喊了几声王源的名字,那人才像回神似的应了声,等解答完后没多久,前座看老师进教室,没忍住回头,小声提醒了句,


“今天是英语早自习,不是语文。”


王源嘴角抽搐了一瞬,这才把语文课本收进书桌,王俊凯看老师来了,刚准备回座,一秒便被尤天勾住脖子。


“告诉你个好事。”


“什么?”


尤天指了指窗外逐渐阴沉的天空。


“下午天气预报要下大暴雨。”


“你他妈逗我?下暴雨算什么好消息?”


“中午回去,记得把你宿舍所有的窗户都打开。”


尤天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又凑到王俊凯耳边窃窃私语了几句。


 


果真如尤天预报的那样,午时刚过,大雨滂沱便不期而至,黑云欺压如同阴兵过境,银河倒泻替代苍然暮色。粗暴的雨点不似往日的细雨那般柔和,它们嚣张地捶打在窗台上,恼人的声响仿若暴力的肆虐。电闪雷鸣一并侵境,跑偏的闪电甚至时不时地从学生的眼前流窜,引发教室里时不时的尖叫。


 


“这么大雨怎么回去?”王俊凯佯装自言自语,王源只是皱着眉头朝窗外的黑幕看了一眼,对王俊凯所说的话置若罔闻,临近放学王源没吭一声便出了教室,速度极快,王俊凯赶上他还是因为教学楼门口已经围了层层叠叠的人群。


 


楼外的世界暴雨如注,连绵的雨水连成一条长长的鞭子,往那些摇摇欲坠的伞面狠狠的抽打,就连那些带了伞的人此时都不敢轻易冲进雨里。


 


偏偏王源是个例外。


 


“你等等我。”


只不过借伞的瞬间,王俊凯便发觉在自己身前的王源消失的无影无踪,转眼间,那人竟然不管不顾地冲进雨里,王俊凯看到后,想也不想也跟着冲了出去,抓住王源的刹那就往有屋檐的地方扯。


 


等自己脸上的水被王俊凯抹干净,王源才看清同样浑身湿透的王俊凯,对着自己怒声呵斥,


 


“你疯了吗?你等雨小点不行吗?”


“我有窗户没关。”王源嗫喏了声,“画会湿的。”


“啊?”


 


声音淹没在轰响中,眼瞅着王源又要冲进雨里,王俊凯立马把外面的风衣脱下来,自己则完全暴露在雨中,环抱着被风衣裹住的王源朝着寝室飞奔,分明没有多远的路程却因为暴雨的侵袭而显得格外漫长。


等到了宿舍楼,王源喘息着拉开头上罩的雨衣,抬眼便对上王俊凯责备的眼神,此刻王俊凯本该毫无形象可言:湿漉漉的头发毫无精神地耷拉在额间,衣服也像是吸足了水分般沉甸甸地挂在身上,可即便如此,当额间的水珠从那张颇具蛊惑力的面庞上滑落,竟似蜻蜓点水般在平静的水面溅起圈圈涟漪,满抽屉的巧克力蓦地在脑海浮现,王源淡漠地收回眼神,将衣服重新塞回王俊凯手里,默不作声地上楼。


 


看着手中湿作一团冷冰冰的衣服,王俊凯怎么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哪又惹到王源,他注视着王源的背影从眼里消失,等回到自己房间看了片刻后,他将衣服随手一扔,怀着满心的懊恼将门嘭地关上,走到王源紧闭的门口,一声一声,重重地敲着房门。


 


敲门声响起的前几秒,王源才刚好将摆在桌上的画放进抽屉,本就被自己撕碎过又缝补的画并不适合经历再多的折腾,幸而只是淋湿了个角,王源转身去开门,看着王俊凯站在门口,袖口渗着水,依旧那副狼狈又让人无法移眼的模样。


“你做什么?”


“我寝室窗没关。”


“所以呢?”


“房里进水了,地上全是水,床也湿了,还断电了,睡不了。”


“真的?”


王俊凯拿出手机,直接拨通宿管的电话让他们来整理,挂断电话后还补了句骗你干什么。


王源依旧堵在门口,执拗着一动不动,“你可以去找你那些兄弟。”


“他们都是两人一间,这么小的床,我才不跟人挤?”王俊凯一脸好笑,“你不是一人一间吗?反正也多一张床。”


 


看王源面露抽搐之色依旧不松口,王俊凯左思右想,倏而打了个喷嚏,


不等王源开口,他又背过身打了一记猛的,转过头时手指一下两下擦拭着鼻尖,可怜兮兮地开口。


 


“我刚淋了这么久的雨,很冷啊。”


 


注视着他泛白的脸色,王源终于妥协。


看着他默不作声地抽回了手,笑意在王俊凯眼底转瞬即逝,生怕王源反悔似的,王俊凯飞速挤进房门,王源的房间格局跟王俊凯类似,只是东西更是少的可怜,还没等王俊凯多看两眼,身后的人便将一堆东西塞他怀里。


 


“衣服都是新的,你先去洗个澡。”


 


王俊凯二话没说拿走王源抱在怀里的衣物,匆匆钻进浴室,等人拾掇干净出来时,王俊凯挂着条白毛巾倚在浴室门口,全然没有方才的狼狈,只不过衣服…


“有点小。”


“还好吧。”王源瞥了两眼,“这些我穿原本就偏大。”


“我说的不是衣服,是…”


 


顺着王俊凯的视线下望,饶是王源再不懂这些,顷刻间明白王俊凯意有所指,鼓胀的一团在本就不合身的裤子包裹下展示着让人难以忽视的尺寸,王俊凯注视着王源耳尖难得地染上难以忽视的色彩,抓心挠肺地恨不得当即咬上两口,而王源趁他没缓过神,立马弯腰躲过他,眨眼间钻进浴室,啪的一声就把门锁了。


 


分明已经在竭尽全力克制自己不去想,然而一闭眼,王俊凯仿佛隔着门都能看到那具紧致白皙的躯体在水汽的缠绕下反射着顶灯的光晕,王源那沾着白色泡沫的手指滑过细长的手臂,抚上修长的脖颈,擦过漂亮的凸起,朝着粉嫩的下/体游走。


 


血流不听使唤地四处蛮横,王俊凯突突的心跳好似下一秒就要冲破胸口,他缓缓挪动着步伐,像被掏空理智般走到浴室门口。


 


也不知等了多久,耳畔充斥着花洒的水流声和着未曾消停的暴雨,混响在王俊凯波澜起伏的胸腔分寸全无地撩拨,王俊凯原地不动,视线死锁在那扇密封不懂的门上,一时间,好似时针分针秒针都被雷劈过似的,在大脑里失灵的打转,只觉度秒都如年。


 


 


直到那扇门终于被打开。


 


 


------------


我有一头小三轮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带他去赶集,


然后赶到一半轮子被卸了。


希望各位宠爱值充满一点,说不定可以提前发动是吧。谢谢!

评论

热度(3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