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少谈恋爱多读书(下)》

其实看到凯凯源源逗小孩子的样子
我想
凯凯源源都会是很好的爸爸吧

KR放映馆:


05
王源匆匆忙忙地下了车,一股脑地往前走,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走错方向了。


虽然已经知道那辆车已经走远了,但还是踌躇着回头了。


想起王俊凯那张调笑的脸,王源就有一种很憋屈的感觉,讨厌王俊凯的嬉皮笑脸,讨厌自己的落荒而逃。


真的真的,讨厌死王俊凯这个幼稚鬼了!


但,无论王源多么“讨厌”王俊凯,多么不想见他,第二天仍然是要和王俊凯还有其他人一起商量着去探望小薇老师的事情,当然,两个人很有默契地对昨天发生的意外绝口不提。


考虑到小薇老师的身体问题,大家商量着还是等老师坐完月子再去探望。


没过几天,他们的地理老师莫老师,也就是小薇老师的丈夫,已经放完陪产假回来上课了。但细心的王源发现,莫老师的情绪似乎不太好,脾气明显比以前差,面对问问题的学生也表现得有点不耐烦。


开始的时候,王源以为莫老师只是最近又要上课又要照顾小薇老师还有两个双胞胎女儿,难免辛苦,脾气不好也可以理解,但是后来发现,事情好像并不是这么简单。


因为有一次王源去办公室交作业的时候,听到有其他老师恭喜莫老师喜得千金,但是莫老师的脸上没有一点初为人父的喜悦。


王源觉得很奇怪,但是也觉得可能莫老师只是累,或者是自己想多了。


说真的,一开始他知道小薇老师和莫老师在一起的时候很惊讶,他们两个都是刚出来工作,在王源高一的时候认识,等王源上了高二,他们就结婚了,然后上了高三,就生了孩子了。


可以说是十分迅速了……


王源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面,差点撞上了前面的人。


“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


王源回过神来,看着王俊凯那张熟悉脸,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好像捉住了什么,但又像是什么都没捉住。


“放学有时间吗?聊一聊。”王源对着王俊凯说。


“嗯?今天太阳从东边出来了?”王俊凯对着王源挑了挑眉。


“哈?太阳难道不是一直从东边出来?”王源以为是王俊凯的口误,笑了一声。


“不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太阳啊,就从西边出来了,直到今天,突然又从东边出来了。”王俊凯的话若有所指。


王源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了,停顿了一下,说:“我不懂你说什么。”


“你懂的,王源。”


“……”王源沉默了。


“那么,放学老地方等。”


王俊凯笑了一笑,然后转身离开。


王源看着王俊凯离开的背影,深深舒了一口气,然后,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走回教室。


终于熬到了放学,王源收拾好东西,去隔壁班找王俊凯,结果王俊凯已经走了,王源想起王俊凯说老地方等,心中有点疑惑。


这人,明明可以一起走的,非要弄得好像……好像偷偷摸摸约会一样……


王源甩了甩头,把奇怪的想法甩出脑海里。


从学校的后门,沿着熟悉又陌生的路,穿过一条条小巷,有一家不起眼的小店,是王源和王俊凯偶然发现的,虽然店面不大,但是味道却很好,而且很少学生来这里。以前王源和王俊凯经常放学之后一起过来吃点东西,然后再回家。


不过,已经很久没来了。


店的一面对着江,因为只做晚市和宵夜,这个时间点就只有王俊凯一个人坐在那里。


王俊凯看见王源来了,对着王源招了招手。


王源坐了下来,东西刚好上来,是两份小面和冰粉。


“厉害了王俊凯,你一个人吃两份啊。”之前他们两个来一直只点这个,但是王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故意这么说。


“吃吧小垃圾,哥哥请你。”王俊凯看着王源的小表情,觉得有点好笑,然后把碗端到往王源面前。


“不用,谢谢。老板,再来一份小面一份冰粉。这两份,你就自个儿吃吧,哥——哥——”王源对着王俊凯,皮笑肉不笑地说。


“娃子,再点一份能吃完吗?先吃完再点,昂。”老板热心地说。


“老板我……”


王源还想说些什么,王俊凯噗呲地笑了一声,把筷子递给王源,说:“先吃吧,弟——弟——”


又被王俊凯言语上占便宜了,王源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接过筷子,吃了起来。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王俊凯问。


“就是……莫老师和小薇老师的事情……莫老师这几天的情绪不太对……”


虽然作为一个学生,没有理由去干涉老师的生活,但是,王源心里就是想找个人说一说。


“的确有点不太对劲,最近经常看到莫老师在走廊上抽烟,他以前可是不抽的。”王俊凯不禁皱了皱眉,虽然莫老师在走廊上抽,但是味道还是飘进他们班里。


“你还记不记得那次……”王源犹豫着开了口。


“哪次?”


“就是小薇老师单独找我们俩谈话那次……”


“哦~你是说你压在我身上,正要对我干点什么,然后被小薇老师撞见的那次吗?”王俊凯像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朝王源暧昧地笑了笑。


“呸!是你抢了我东西,然后我想抢回来,但是你腰不好,往后倒了,还带上我一起倒在地上那次!”王源对王俊凯翻了一个大白眼。


那时候王源和王俊凯玩得特别好,几乎形影不离,渐渐地,在女生之间开始有了一些关于他们两个的流言,开始时王源并不在意,其实男生玩得好的很多,只不过是他俩比较打眼而已,虽然偶尔还会有一些女生会莫名其妙地叫王源离王俊凯远一点,有一次还被王俊凯撞见了,王俊凯好像挺生气的,直接对那个女生说,我就是喜欢跟王源在一起怎么了,你离我们远一点。
那个女生被王俊凯说得一愣一愣的,最后泪眼朦胧,艰难地说了一句:“祝你们幸福。”之后,就哭着掩面离开了。


而流言发展到了巅峰,就是那次他俩回得比较早,教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打闹着就姿势暧昧地倒在一起,然后被小薇老师撞见了,就找去谈话了。


而王源提起这件事,是因为那时候小薇老师很委婉地旁敲侧击,王源并不知道他们的事情竟然还传到老师耳朵里,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可能因为老师看他俩一脸蒙圈的样子,想来应该是自己多心了而已,也并没有说什么,就是让他们打闹归打闹,但是要注意安全,万一磕碰着受伤了,就不好了。


然后那时候,被莫老师听到了,就说你们爸妈培养你们也不容易,要好好学习,将来找份好工作,才能娶个好媳妇传宗接代之类的话。


这种传统又模板化的人生啊。


王源当时也没听进去,小薇老师笑着打断莫老师,说,好了,他们还小,别扯这么远。然后就让王源和王俊凯回去了。


当时王源觉得,莫老师虽然年轻,但是思想特别传统,想不到最后小薇老师竟然嫁给莫老师了。


或许是因为日久生情,又或许……


“你的意思是莫老师不开心是因为小薇老师生了两个女儿?”王俊凯想了想,然后得出这个结论。


“只是推测,不过莫老师的思想的确是比较传统那种。”王源叹了一口气。


“我记得莫老师说过他家里条件不好,几个姐姐全部都早早出去打工了,就他一个人念上了大学。”王俊凯回忆了一下说。


“当时还觉得挺励志,现在想想……”王源皱了皱眉。


“好了好了,我们也不要瞎猜了,可能只是我们想太多了,他们之间的事我们也操心不来,不如操心一下我们的事吧。”


“操心我们?”王源疑惑地看着王俊凯。


“对啊。”王俊凯认真地看着王源。


“你乱说什么……”王源被王俊凯认真的表情看得有点紧张了。


“我的意思是——”


“我们再不吃面就坨了。”


“……”


“怎么了,我说得不对吗?”


“……”


“诶王源,理我一下嘛……怎么突然不说话了?生气了?”


“别废话,吃面。”


“哦……”王俊凯感觉有点莫名其妙的,好像隐约知道王源为什么生气,但是这个生气的缘由也可以往两个方向去想,只有其中一个是他想要的答案。


王源看着之后真的认真吃面不说话的王俊凯,突然感觉有点委屈,大口大口地把面吃下去,咬牙切齿的,仿佛这面是王俊凯的肉一样。


不知道是气王俊凯总是有意无意的撩拨,还是气自己为什么对王俊凯的撩拨这么在意。


06
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当同学们已经商量好所有的东西,然后跟莫老师说要去看小薇老师的时候,被莫老师婉拒了。


因为小薇老师生孩子的时候情况不是很好,需要休养,也不想同学们破费,大家的心意莫老师说会帮忙转告。莫老师这么说,大家虽然有点失落,但是也没办法,所有计划好的只能全部取消了。


王源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情绪十分低落,突然认清了一个事实,等小薇老师休完产假,这个学期也差不多结束了,剩下最后一个学期,也不知道还带不带他们……


王源正在想事情,突然腰窝被人一戳,王源打了一个激灵,回头一看,是王俊凯。


“你干嘛?”


王俊凯对王源勾了勾手指,示意王源跟他过来,王源一头雾水,但还是跟王俊凯走了。


王源跟着王俊凯走下了楼梯,听了王俊凯对他说的话之后,王源瞪大了眼睛。


“什么!你说我们偷偷逃课……呜……”王源还没把话说完,就被王俊凯一把捂着了嘴巴。


“嘘!你想全世界都知道吗!”王俊凯就一只手捂着王源的后脑勺一只手捂着王源的嘴巴的姿势,凑近王源小声地说。


王源摇了摇头,过分好看的杏眼看着王俊凯,用手指了指王俊凯捂着自己嘴巴的手,示意王俊凯可以放开了。


王源的眼睛总给人一种明净又无辜的感觉,王俊凯每次看着王源的眼睛,都觉得自己的心变得十分柔软。


王俊凯放开了捂着王源的手,趁王源还没喘过气,又说了一句:“你舌头舔到了。”


说完还恶劣地又加了一句:“没洗手哦~”


王源感觉自己被王俊凯刺激到要窒息了,一时之间又气又恼,不知道说什么反驳,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幼稚鬼!有毒啊你!”


“那你中毒了吗?”


“滚滚滚,我才不要被你的幼稚病毒感染!”


王俊凯耸了耸肩,适可而止地没有继续调戏王源,又兜回原来的话题。


“所以,之前说的你觉得怎么样?”


“逃课去看小薇老师我同意,但是你知道小薇老师家在哪里吗?”王源皱了皱眉。


小薇老师之前和莫老师是住在学校的教师宿舍里,因为莫老师是外地人,所以小薇生完孩子出了院之后为了方便有人照顾就回娘家了。


至于为什么要逃课去,主要是为了不要撞上莫老师。


“小小去过老师家,我问过小小,知道大概在哪里。”


“那小小也一起去吗?”王源好奇地问,自从知道卫小小和王俊凯是亲戚关系之后,对卫小小的好感度上升了很多。


“不,她这么怂,怕处分。”王俊凯摇了摇头。


“我就不怕了?”王源只想呵呵王俊凯两句。


“你刚啊。”


“……”


“况且,最多就站在国旗下听校长讲话而已。”


王俊凯这么一说,王源又想起他和王俊凯被校长在全校师生面前训斥他们早恋那个荒唐的梦,沉默了几秒把那个梦抛之脑后,然后对王俊凯说:“明天我们两个班一起上体育课的时候,你装晕,我送你去校医室。”


王俊凯用怀疑的眼神看着王源,用手比划了一下他们的身高,说:“你确定我装?”


“你装,我刚。”


“……”


“你装不装?”


“行行行,我装我装,你刚你说什么都对。”虽然有一种搬石头砸到自己的脚的感觉,但最后王俊凯还是选择妥协。


思想上达成一致之后,王源和王俊凯就决定今天放学后一起去买礼物明天带给小薇老师。


礼物是之前大家一起商量好的,买两件小宝宝的衣服。


然而,等他俩进了母婴用品店,才发现整个店了都是准妈妈准爸爸,他们两个大男生,还穿着高中的校服,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虽然有点莫名的羞耻,面对店员好奇的目光,两人还是认真地咨询了哪些衣服适合刚出生的小宝宝穿,还被一个准妈妈夸他们真是好哥哥。


最后两人精挑细选,挑了一蓝一绿两套小衣服。


第二天下午上体育课,他们两个班是同一个体育老师而且是一起上课的,集体跑步的时候,王源和王俊凯跑在一起,准备找个时机一个装晕,另一个送他去校医室,然后开溜。


正当王源用眼神示意王俊凯就趁现在的时候,因为没有注意旁边,被一个同学不小心绊了一下。


“小心!”王俊凯大喊了一声,然后一个箭步上去用手架住了王源,虽然王源还是摔倒了,但避免了正面着地。


王俊凯稳住了王源之后,他们这边的情况引起了远处体育老师的注意。


“没事吧?”老师远远地喊了一声,继而往这边走。


王源正想起来喊一句没事,就被王俊凯抢先喊了一句:“老师!王源晕倒了!”


王源:!!!


王俊凯低着头,对王源说:“老师来了,快闭眼。”
王源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王俊凯,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魂淡!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逼于无奈,王源还是闭上了眼睛。


“王源怎么突然晕倒了?”体育老师赶过来,看着王俊凯半抱着王源,关切地问。


“老师,王源可能中暑了。”王俊凯说完还用手探了探王源额头。


“哎呀,好烫啊!可能还发烧了!”王俊凯惊讶地说。


王源:……


大哥,你的戏过了吧!


“是啊,脸怎么这么红!王俊凯,你帮老师送王源去校医室吧。”


“好的。”王俊凯顺势答应了。


计划通!


于是,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王俊凯背起了王源往校医室的方向走去。


王俊凯背着王源走了好一阵子,王源的下巴在王俊凯的肩上蹭了蹭,感觉他们已经走了很远了,但王俊凯还没有放他下来的意思。


“还没到了?”王源小声地问。


“还没呢。”


“……”


王源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看到周围除了树之外,已经没有一个人了,于是把眼睛完全睁开,用手拍了拍王俊凯。


“喂,没人了,快放我下来!”


“哦。”


王俊凯这才把王源放下来。


王源整理了一下衣服,想起被王俊凯坑了,有点不满地说:“说好的你装晕,你怎么不守信用!”


“计划赶不上变化啊,你都摔倒了,我再晕,老师会让你背我去校医室吗?”王俊凯解释道,然后想了想,又说:“况且,要是我让你背,再压一压你,到时候你长不高你又怪我了。”


“……”好有道理,无法反驳,但还是好气啊。


“快走吧。”王俊凯对王源摆摆手,然后转身打算离开。突然感觉背后一阵风,脖子被人一把搂住,然后背上一沉,王俊凯条件反射用手往后一捞,捞住了王源的大腿。


毫无防备的,王源跳到了王俊凯的背上,王俊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停止了原地,王源催促道:“走啊。”


“怎么?被背上瘾啦?”王俊凯侧着脸,对王源调侃道。


“给你一个可以怪我的机会。”


“嗯?”王俊凯不明所以。


“等我以后比你高,你可以怪因为今天背了我,导致你长不高。”王源一本正经地跟王俊凯说。


“好好好,多背几次让我比你矮,行吧。”王俊凯放软了语气,像是哄小孩一样。


“嗯……”王俊凯这么顺着王源,倒令王源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觉得自己这举动有点羞耻又有点幼稚,自己一定是被王俊凯的幼稚病毒传染了!


虽然刚刚王俊凯也背着他,但是因为害怕装晕被揭穿,王源一直提心吊胆的,也没有想太多其他的事。而现在,王源被王俊凯背着,双手环着王俊凯的脖子,脸几乎要贴到王俊凯的脸,他能看到王俊凯每一根睫毛,听到他每一次呼吸,这种亲密的距离,让王源晃神了几秒,又蓦然红了耳尖。


“不过你这么轻,想要达到目的还是有点困难。”


“什么?你再说一遍?”王源趁王俊凯现在腾不出手来反击,于是用手捏了捏王俊凯的脸,逼迫王俊凯重新说一遍。


“你重你重,重得像整个世界。”


轻是体重,重是心里的分量。


背着你像背着整个世界,这句潜台词王俊凯没有说出来。


王源似乎很满意王俊凯的答案,也没有继续捣乱了,就这样赖在王俊凯的背上,直至走到围墙边。两人把昨天买了的藏在草丛里的礼物找出来,然后翻出围墙。


07
坐了二十分钟左右的公交车,这一带是老城区,两人虽然有卫小小给的地址,但是也找了一段时间才找到,幸好已经跟卫小小和左宁说好,让他们帮忙请假直接请到放学,不然也不够时间赶回去。


王源和王俊凯站在门外敲了好一会儿门,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虽然脸上都是岁月的痕迹,但眉眼之间依稀能看到小薇老师的影子。


“娃娃,你们找谁?”


“你好,请问这里是小薇老师家吗?”


“诶~你们都是小薇的学生吧,快进来快进来,小薇在里头呢。”听说是小薇的学生,阿姨十分热情地招呼他们进去。


小薇老师的家在一栋旧楼里,墙壁被时间冲刷得泛黄,有点地方还有一些脱落,但是屋里收拾得很干净,有一种姥姥家的感觉。


“妈,谁来了?啊……源源俊凯你们怎么来了?”小薇老师看到他们两个很是惊讶。


“小薇老师,我们来看你了……”


王源和王俊凯看着眼前的老师感觉有点心酸,明明才二十多岁,但是比上次见面仿佛老了十岁,不像其他孕妇生完孩子之后身材臃肿,仍然消瘦的,脸上带着隐藏不住的憔悴。


“快坐吧,妈,你帮我看一下宝宝,我跟他们聊一下。”小薇老师看到他们,先是惊讶,然后是高兴,突然一想,似乎又有点责备。


“这个时间你们应该在学校上课啊,怎么过来了?”


“额……我们……我们……”他们似乎忽略了小薇老师会发现他们是逃课来的这个问题……


小薇老师看着他们两个面面相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的样子,大概也猜到了他们是逃课来的,但是他们逃课是为了来看她,所以也不忍心责备,于是岔开了话题。


“你们最近还好吗?班里的同学也还好吗?”


“都好,大家就是特别想你,之前我们两个班还打算一起来看你的,但是莫……”王俊凯刚想说莫老师不让来的时候,脚被王源踢了一下,王俊凯了然,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也很想你们啊,只是等我回去之后,大概也不能教你们了……”


“啊……”王源虽然之前已经隐约有点预感,但是小薇老师说出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失落。


“杜老师也是很好的老师,而且比我有经验,有她带你们我很放心,而且以后在学校也还是能见面的呀,有什么事也可以随时找我。”小薇老师笑着说。


“嗯……对了,老师,我们给小宝宝买了东西。”王源和王俊凯拿出了之前给宝宝买的衣服。


“你们有心了,对了,你们要不要去看看小宝宝?”说起孩子的时候,小薇老师的眼睛特别亮。


“好啊。”他们对小薇老师的宝宝也很好奇。


于是小薇老师带他们到卧室。


婴儿床像是用木头手工做的,看起来有一定的年岁了,但是边边角角都打磨得很圆润,看来做的人也花了不少心思。


王源想起小薇老师的爸爸好像是一个木工,小薇老师说过她小时候父亲给她用木头做了很多玩具,但是在前几年因病去世了。


“她们好小啊……”王源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婴儿,感觉很新奇,小心翼翼地用手碰了一下小婴儿的手指,手指一下子被小婴儿抓住了,王源感觉自己的心脏也想被抓住了一样。


王俊凯也和王源一起趴在婴儿床边看了好一会儿。


“她们长得不是很像。”王俊凯观察了一会儿,又说:“大概是异卵双生。”


“都是这么说,一个像我,一个像你们莫老师……”说到这个的时候,小薇老师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真好,我一直想有个妹妹。”王源笑着对小薇老师说。


“我也是。”王俊凯赞同道。


“你妹妹要是长着像你一样的软妹脸,应该很受欢迎吧。”王源调侃道。


“呵呵,彼此彼此。真羡慕老师,双倍的幸福啊。”


小薇老师看着他们,又看了看两个孩子,笑了笑,没有说话。


小薇老师的身体还很虚弱,他们也没有打扰太久,走了的时候小薇老师叮嘱他们好好学习,也不要跟别的同学说回去之后可能也不会带班了这件事。


王俊凯和王源点头答应了。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感觉心情有点压抑,不是沉甸甸那种,而是若有似无,一会儿轻一会儿重那种压抑。


有些事情,只是隐约有些苗头,无论是不是,自己也无力去改变什么,毕竟这个世界不是只会按照你所想的样子去运转,或许需要努力再努力,才能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被生活所选择。


两人逃课的事情最终还是没有瞒住,第二天早读的时候,就被教导处主任叫去办公室。


这已经他们第二次被教导处主任叫去办公室谈话了。


被问到逃课去哪里的时候,两人都选择沉默了。问了很久都没问出什么,教导处主任很是生气,最后还说要通报批评,但最后还说被副主任劝住了,副主任认得他们,高三级文理科两个年级第一齐齐逃课,这个年代衡量学生好坏主要还说以成绩为标准,成绩好的总是能被优待。


副主任对主任说大概是孩子压力太大了出去放松一下,肯定不是去干坏事,这件事闹大了怕对孩子的成绩有影响。


最后主任还是妥协了,但毕竟逃课是不对,最后还是罚他们打扫他们教学楼下那片空地扫一个月,也算是小惩大诫了,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去了。


王俊凯和王源从办公室出来后心有余悸,不是怕真的被批评,虽然小薇老师也知道他们是逃课来的,但是要是真的被处罚了,估计也会很内疚。


虽然成绩好被优待免去惩罚这件事说起来不怎么公平,除了法律之外,要是生活中真的讲求公平,讲求人人平等,那么,这个世界还会有人努力吗?


08
星期一,升旗仪式完后,校长在国旗下讲话。这种时候底下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处于神游的状态,王源原本也在神游的,但是隔壁班一个女生频频回头看他,王源有点莫名其妙的。


他们重点班一共四个班,高一没有分文理之前是一个奥赛班三个平衡班,后来分了文理后,变成了一个理科奥赛班两个理科平衡班,报文科的人比较少,所以文科班只有一个。


分班前不是同一个班,分班后这个女生去了理科平衡班,王源和她没有交集,好像是叫杜丽,王源知道她名字是因为有一次老师拿她做反面例子,明明考上来的时候成绩在班上还算中等,后来不仅成绩吊车尾,高二开始还浓妆艳抹,把校服改得不伦不类的,老师跟她做了几次思想工作,没有一点效果,要不是前几届发生过学生被开出重点班后跳楼的事情,学校很大可能就把她也开出重点班了。


校长讲话快结束了,杜丽再一次回头看王源,王源的眼神也和她对上了,偷看被发现,杜丽却没有丝毫惊慌,瞪了王源一眼后,就把头转回去了,后来直至校长讲话结束,杜丽再也没有回过头了。


虽然王源觉得奇怪,但是也没当回事。


回到教室后,才刚坐下,左宁就拉着王源说:“刚刚吓死我了,以为校长会公开批评你们逃课这件事。”


王源有点疑惑,问:“你怎么知道?我好像没有跟你说过我们逃课被发现的事。”


“小小跟我说的呀。”


“王俊凯这个大嘴巴……”王源嘀咕道。


“额,还有一个,刚刚你有没有发现杜丽一直回头看着你……”左宁欲言又止。


“嗯?怎么了?”


“就你们去看小薇老师那天体育课,你们走后不久,她也去了校医室,后来最后一节课,我去办公室拿作业的时候,看到她去进了教务处。”


“你怎么知道她去了校医室?”王源好奇地问。


“小小说的啊,小小跟她们班的梁思思玩得很好。”


“所以……你跟卫小小很熟?”


“额……这个……那个不是重点!”左宁用手不断摸着鼻子,支支吾吾的,最后还有一点懊恼。


“行了行了,所以你的意思是杜丽向老师举报的?”王源疑惑地问。


“对啊……你看她,现在哪有一个学生样。”左宁想起杜丽的样子,不禁皱眉。


“但是这只是她个人的选择,不能成为举报我们的理由啊,我们跟她无仇无怨的。”


“王小源啊王小源,你还是太天真了,她喜欢王俊凯,求而不得,黑化了呗。”左宁语重心长地拍了拍王源的肩膀。


“……”


王源听了这个理由后愣了一下,然后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左宁说:“又是小小告诉你的?”


“不是啊,是我亲眼看到的!”看着王源一脸“我不信,肯定是小小告诉你”的样子,左宁看了一下周围,神秘兮兮地对王源说:“高一情人节那天,杜丽进来我们班,看了好一会儿,把一盒巧克力放在了你桌面。”


“杜丽放了巧克力在我桌面上你为什么会觉得她喜欢王俊凯?”王源不是很懂左宁的脑回路。
“那是因为在之前王俊凯放了一盒巧克力在你桌面,上面好像还有一张小纸条,他放下之后就去了办公室,杜丽就紧接着进来,看了很久,后来大概是认出是王俊凯的字,就把小字条拿走了。”


“等等!王俊凯给我巧克力我怎么不知道!”王源惊讶地看着左宁,努力回忆当时的画面,却只有一点零星的无关的记忆。


“有啊!那时候你那天还让我把桌面上的巧克力全部分给班上的女同学,我跟你说有王俊凯的哦,你说也分吧,你都忘啦?”


“……”王源猛然想起,的确是有这回事,但是,他以为左宁那句“有王俊凯的哦”的意思是也有女生送给王俊凯的,而不是也有王俊凯送的。


左宁看着王源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红的,想了想,又说了一句:“那时候啊,王俊凯就在你后面,听到这句话之后那脸色啧啧啧……”


所以那天王俊凯是因为这样才……


王源听完之后,不禁地陷入了回忆。


他记得那天,王俊凯突然就不理他了。


在那之前,他和王俊凯十分要好,不少人调侃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有不少流言,王俊凯那时候也不在意,面对别人的调侃,王俊凯会说“我家源源”怎么怎么样。


那天的风仿佛还在脸上无情地刮,他还记得,王俊凯一整天都没理他,在回去的路上,王俊凯就站在那棵他们扫了一个星期落叶的树下,第一次,面无表情的,用陌生又冰冷的声音,对他说:“王源,你到底想怎么。”


突然被讨厌了,他以为是藏着的小心思被王俊凯发现了。


那一瞬间,王俊凯那句话就像是冰封魔法的咒语,把他每一个细胞都冻着住了,然后拍啦的一声碎成了尘埃,被风一吹,什么都没有了。


嘴里像塞里一坨厚重又冰冷的棉花,心里有千言万语,但是却说不出只言片语,他就这样愣在原地,看着王俊凯一步一步,直至背影完全消失,手里紧紧地捏着口袋里打算送王俊凯的巧克力,不知道过了多久,巧克力已经融化了,王源才深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通红的眼睛,把口袋里的巧克力丢进了蓝绿色的垃圾桶,才拖沓着脚步从另一边门离开。


而王源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不久,王俊凯又折了回来,看到王源已经走了,心里懊恼王源竟然没有跟上来,只要再哄一哄,再哄一哄他,他就不计较王源把他的巧克力给了别人这件事了,他真的很好哄的……真的……


虽然第二天王俊凯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但是王源以为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了,也一直没有跟王俊凯说话,后来王俊凯实在受不了了,就又开始撩拨王源,但是王源却变成了十分戒备的状态,有时候自己也觉得对待王俊凯的时候有点反应过激,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讨厌王俊凯,他和王俊凯不对盘。


王源觉得,可能他这样戒备的态度,才让王俊凯放下了戒备,觉得王源应该不是喜欢自己,所以又把王源当成朋友了。


从此,王源和王俊凯就一直维持着现在的状态。


也许放弃,才能靠近你,不想你,你才会把我记起。


09
王源回过神来,打了一个抖索,虽然嘴上说讨厌,但是直面自己的内心,又会自我吐槽太矫情。


回想起那天王俊凯的反常,还有左宁说王俊凯送他巧克力,以及日常的点点滴滴,所有事情串连在一起,得出的答案是唯一的。


王源把头埋在书里,左宁的声音,周围的声音,什么都听不见了,他现在只想静一静。


今天的时间仿佛过得特别快,平时不想见王俊凯的时候,王俊凯时不时冒出来,今天想见王俊凯,但是却一直没见着。


到了下午放学,王源一打铃就找王俊凯,却被王俊凯班上的人说刚刚上一节课下课有个女生找王俊凯,王俊凯一放学就走了,好像是上去天台了。


王源走出了王俊凯的教室,虽然觉得有点不太好,但还是禁不住好奇,走上了天台。


隐约听到一个女生说话的声音,是杜丽的声音,王源停住了脚步,躲在门后,认真地听。


“万一被处分了怎么办!反正,以后你别再带王源逃课!”


然后,门猛然被打开,杜丽看到突然出现的王源,吓了一跳。王源也被杜丽吓了一跳。


“王……王源你……”杜丽有点不知所措。


“额……那个谢谢关心啊……”


“我……我……哼!”杜丽冷哼了一声掩饰自己的无措,回头看了王俊凯一眼,然后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剩下王源和王俊凯面面相觑。


毕竟是偷听被发现,王源觉得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王俊凯也不知道王源听了多少,看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王源,对着他说:“聊一聊?”


王源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两个人倚着护栏,已经是秋天了,风还带着盛夏的余温,撩拨起衣角,时光仿佛变得很慢,两人就这样站着,都没有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源先打破了沉默。


“刚刚……杜丽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大概是怕我们误会是她跟老师打小报告,解释一下而已。”王俊凯避重就轻地说。


“哦……”


之后又陷入了沉默,王源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瞄了一眼王俊凯,有点疑惑。说好的聊一聊,怎么也不说话。


“那个……”王俊凯终于开口了。


“嗯?”


“你特意上来找我?”


“嗯……”


“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王俊凯看着王源,除了最开始那年,王源几乎不会主动找他,大概是被他那天的冷漠吓倒了吧。


王俊凯刚刚和杜丽说话的过程中,被杜丽质问他是不是还喜欢王源,王俊凯很惊讶为什么杜丽会知道,杜丽说她看见王俊凯放在王源桌面上那盒巧克力,也承认自己拿走了上面那张字条。


突然知道了真相,王俊凯想质问杜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看杜丽提起王源时候的表情,也知道了真相。


杜丽感觉自己的心思被王俊凯看破,有点别扭,就冲着王俊凯说:“你跟王源逃课,万一被处分了怎么办!反正,以后你别再带王源逃课!”


说完也不等王俊凯说些什么,就走了。


谁知,杜丽一开门就看到了王源,不仅杜丽吓了一跳,王俊凯也吓了一跳。


“王俊凯。”王源喊了王俊凯一声。


“在。”王俊凯回过神来。


只见王源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是刚刚课间的时候去小卖部买的,虽然不是当年王源丢掉那一盒,但是却是同一个牌子。


王源看着王俊凯,心里十分紧张,把巧克力递到王俊凯前面,小心翼翼地问:“你想吃巧克力吗?”


王俊凯看着王源手上的巧克力,没有马上接过来,反而问王源:“你知道Dove是什么意思吗?”


“Do you love me?”


王俊凯笑着接过王源手里的巧克力,然后看着王源的眼睛,坚定地说。


“Yes,I do.”


My youth is yours ,


My love is yours .


---------------------------


数月后


“诶!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慢!”卫小小看着卡着点赶到的二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刚刚兜去学校门口买了包子……”王源有点不好意思。


“没事,要是迟了就改签呗,反正也是提前去。”王俊凯说着,拧开水瓶,递给王源。


王源喝了一口,然后递给王俊凯,王俊凯接着又喝了一口。


“咦?你们……关系真好啊。”左宁知道王源和王俊凯和好了,甚至比高一的时候还要好,但是又总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


王俊凯和王源报了同一所大学,一起被录取了,今天出发,左宁和小小是来送行的。


卫小小看着散发着浓烈的“酸臭”味的两人,再看看一脸状况外的左宁,感觉略心累。


“我走了,小小,左宁就交给你了。”王源笑着对小小说。对于他这个粗线条的同桌,王源真的十分不放心。


左宁:???


“左宁……”王俊凯刚开口,左宁就抢先一步说:“我知道!我会好好照顾你姐姐的!”


说完瞄了一眼卫小小,然后红了脸。


“不,我想说你要好好被小小照顾。”王俊凯一本正经地对左宁说。


“你们……你们怎么都这样!”左宁急了。


卫小小噗呲一笑,答应他们会好好照顾左宁的。


站台的广播响起来列车到站的提示音。


王俊凯和王源挥手对着卫小小和左宁作告别,然后融入了熙攘的人群。


卫小小心中有一丝忧虑,站在候车厅,隔着厚厚的玻璃,看着他们乘载的那趟列车伴着鸣笛声启动出发,越去越远。


天很蓝,云很轻,看着列车消失的方向,卫小小释然一笑。


她知道,那是从青春开往很远很远,远至未来尽头的地方。


【完】


——————————


关于一些碎碎念:


本来打算写长篇的,但是写到第二话之后因为实在太忙了,就搁置了一段时间,最后还是放弃连载了。


23000+字已经是我写得最长的短篇了,断断续续地写了两三个月,感觉像写流水账,写到后面都忘记前面写了什么了。虽然本来就没有什么文笔可言了,但一直秉持着文笔不够脑洞凑的原则,脑洞和文笔还一年一年光速倒退也是很心累了。


有一天突然听到《那个男孩》这首歌,被歌词触动,想到哥哥弟弟,想到他们成名之后几乎没有享受过正常的中学生活,就突然很想写一个校园的故事。


原以为漫长又难熬的那几年回过头来看却是有趣而深刻的。例如在语文课写原耽,还是一路飙车飙到时速800那种,最后写了三本笔记本,完了还给同桌传阅哈哈哈哈(Emmmm……现在已经不当歌乐山车神多年了!佛系写文,而且是半年更那种。)


还有关于老师的故事,前两三年听同学说“莫老师”已经回了老家,和“小薇老师”分居了,至于后来还有没有在一起,就不得而知了。不管怎样,还是希望“小薇老师”和两个宝宝能幸福快乐,能遇到可以相伴一生不离不弃的人。

评论

热度(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