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少谈恋爱多读书(上)》

KR放映馆:

【短篇|完结】


01
藤蔓绿了半墙红砖,校道上积了一层厚厚的落叶,一半绿一半黄,是季节变换的颜色。
九月,开学的第一天,王源放好了自行车,迫不及待咬了一口在学校门口买的自己心心念念了一个假期的包子,一脸满足地一边吃一边慢悠悠地往教室走。
距离上课还有十五分钟,大概是假期综合症作祟,校道上只有希零的几个学生。沿着校道拐了一个弯,是一整排的宣传栏,此时宣传栏前围了十几个学生,都在看光荣榜上有没有自己的名字。
王源咽下最后一口包子,正想把垃圾袋丢进蓝绿色的垃圾桶里,却听见一把熟悉的声音从围观的人群里传来。


“诶!王源——你来啦!快过来看看啊!”左宁的大嗓门不仅引得在光荣榜围观的人往王源的方向看,就连路过的学生也频频地往王源的方向看。


每每这种时候,王源都想装作不认识左宁,但王源还是淡定地把垃圾袋丢进垃圾桶,才慢慢地走过去。


“王源!快点!”


“喊这么大声干什么,你又跌到了历史新低?”王源揉了揉耳朵,对左宁说。


“呸呸呸,年级第九,保持一往水平。”


“那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不是我,是你!你看!你被篡位了!”左宁指了指光荣榜。


怎么可能?王源往左宁指的方向一看。


“王俊凯?”王源皱了皱眉,自己常年霸占的文科第一的位置换成了王俊凯那张讨厌的脸。


这不可能,王源抿了抿唇思量了片刻,然后,绕到宣传栏的另一面,抬眼一看,果然,另一边的理科第一的照片是自己熟悉的样子。


左宁也跟着王源过来,一看理科第一的照片,咦了一声,挠了挠头,说:“应该是弄这个的老师搞错了照片,毕竟你跟王俊凯还挺像的,我以前还以为你跟他是双胞……”


“打住!谁跟他像了!我比王俊凯那个幼稚鬼帅多了好不!我——诶——”后脑勺的一小撮头发被人不轻不重地扯了一下,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在说谁昂?小垃圾。”


王源转过身,正好对上了王俊凯那张是笑非笑的脸。


“说的就是某个幼稚鬼啊,大——垃——圾——”王源皮笑肉不笑,一字一顿地对着王俊凯说。


“啧啧啧——”王俊凯轻啧了几声,没有说话,只是一边轻轻摇头,一边用眼神打量着王源。


“干……干嘛,再看也看不走我这张帅脸。”王源被王俊凯的眼神盯着发毛,但是仍然不甘示弱地对着王俊凯说。


“没干嘛,只是感慨啊……”王俊凯说着往前走了一小步,站到王源面前,微微地低着着头。


“感慨什么?”突然靠得这么近,王源心里咯噔了一下,但是表面还是风平浪静的样子,微微抬起头与王俊凯对视。


这样的距离,在旁人眼里,适合亲吻。


“感慨过了一个假期,某人的个子倒没怎么长,这张嘴啊倒是越发厉害了。”说完还趁王源不注意,张开一只手包着王源精致的下巴,手指在两边的脸颊上捏了一把,在白净的脸上捏出了一个嘟嘟嘴。


“呜——”王源瞪大了杏眼,王俊凯似乎觉得王源的反应很有趣,还捏着王源的脸左右晃了晃。


王源反应过来后,马上甩掉王俊凯的手,用双手揉了揉自己被捏过的脸颊,死死地盯着王俊凯那张讨厌的脸。


“王俊凯!你这个……”


“对不起啊——”


王源还没发难,王俊凯竟然破天荒地道歉了,话到了嘴边,正当王源犹豫的时候,王俊凯凑到王源耳边,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对王源说:“我今天早上去了厕所好像还没洗手。”


说完王俊凯退了一大步,笑着对王源说:“那么,我先回教室了,再见。”然后一溜烟地跑了。


“王——俊——凯——你这个混蛋!你别跑!”王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了,他现在只想追到王俊凯然后胖揍一顿。


“诶诶诶王源,人家都道歉了,我看就算了,新学期第一天,和气和气。”左宁拉住了气冲冲的王源。


“道歉个鬼,他说他早上去了厕……厕……”王源说了一半,就像突然卡带了一样,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ce?ce什么?”左宁一脸好奇地看着满脸通红的王源。


“没什么了。”王源把话咽回了肚子里,难不成要他告诉左宁,王俊凯说没洗手,用他摸过不可描述的部位的手摸了自己的脸?王源可以不要面子,但是他的脸要面子啊!


虽然他知道王俊凯作为一个处女座,肯定是糊弄他而已,目的就是想看自己气到跳脚的样子而已,这是王俊凯的恶趣味,也是王源讨厌王俊凯的原因。


“其实你跟王俊凯到底是怎么了?你们高一那会儿不是挺要好的吗?”左宁好奇地问。


“谁跟他要好了,我一直都讨厌他好吗?”王源翻了一个白眼。


“这样吗?”


“是的。走吧,去上课了。”


“哦——”左宁挠了挠头,实在不太懂他们的事,不过既然王源不想说,左宁也不多问了。


王源和王俊凯之间的“孽缘”,细说起来大概能写一本牛津字典那么厚的书。
简单来说,就是高一还没分班的时候,王源和王俊凯是同班同学兼同桌,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两个还不熟,除了偶尔成绩上互不相让一争高低之外,两个人之间的相处还算和谐,还有一段时间特别要好,只是这份和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被某些东西打破了,以至于演变成后来两人一见面就是“针锋相对”的样子。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虽然才刚刚升上了高三,但课本刚刚发下来还没来得及写上姓名,老师就开始讲课了。


王源趁着第二节课的课间有二十分钟的时间,走进了只有一墙之隔的王俊凯他们班的教室,王俊凯班上的人大部分都认识王源,也知道一点王源和王俊凯之间不太对盘的事,看到王源来找王俊凯,不禁有点好奇。


王俊凯看到王源也有点惊讶,挑了挑眉,笑着对王源说:“怎么?这么快就想哥哥啦?”


“少贫嘴,跟爸爸走。”王源冷哼了一声。


“去哪?叫声哥哥就跟你走。”


“不走就算了。”王源作势要转身离开。


“等等,走走走。”


王俊凯也没有计较嘴上被王源讨了便宜,难得王源来找他,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但是还是跟在王源的身后,一边走一边盯着王源圆圆的看起来手感很好的后脑勺。


王源带着王俊凯来到办公室,找到了负责宣传的老师,跟她说了一下宣传栏上把他和王俊凯的照片搞错了的情况,老师打开了电脑上的之前做的宣传栏的文件,推了推眼镜,看了一会儿电脑上的照片,又看了看他们两个。


王源看着老师来回确认的眼神,心里嘀咕着有这么难认吗?


老师这么来回地看了几遍之后,终于确认的确是把照片弄错了。


“不好意思啊两位同学,的确是老师弄错了。不过这个宣传栏已经做好,重新再做要整张重新印刷,恐怕在经费方面学校不会批。”


“可是总不能就这样顶着别人的脸在公告栏上挂一个学期吧……”王源看着老师,希望她能想想办法。


“算了,王源,我不介意。”王俊凯说道。


“你不介意我介意啊!谁要顶着你的名字啊!还有照片下面的寄语你都写了什么鬼!”


“我写了什么了?不是很正常的寄语吗?”


“写着‘悬赏金921亿贝利’正常?中二死了好吗!”王源被气笑了。


“呵呵,我现在的照片下面是你那个‘广告位常年招租’我有说你什么吗?”


“这个……两位同学……”老师看着他们两个,想要插一句,但是却被两个人忽略了。


“我这是幽默!”


“那我也是幽默啊!”


“你那是中二,幼稚鬼!”


“谁中二了,小垃圾。”


“王俊凯中二啊。”


“王源,你胆儿肥了是吧?”


“两位同学!”老师站了起来,拍了一下两人的肩膀,两个人才停了下来,反应过来后,发现他们竟然在老师面前吵了起来,都有点不好意思。


“快上课了,你们要不先回去,照片的事老师……”


“那个,老师不好意思……”王源先一步说话。


“对不起,打扰老师了,我们先回去上课,走吧王源。”王俊凯接着说。


“老师再见……诶……王俊凯你别推我啊……”


“走走走,老师再见。”王俊凯一只手放在王源的背上,另一只手捉住王源的手臂,半推半拉地把王源带走了。


“诶?等等……两位同学……老师……”老师想到一个解决办法了!


刚刚还想跟他们说其实可以打一张照片贴在原来照片的位置就可以解决了,可是老师看着两个人一边走一边拌嘴远去的身影,觉得现在的小孩子还挺有意思的,不由得感慨道,年轻真好呀!


02
王源回到教室后,刚好打铃了,这节是语文课,王源听着听着不知道怎么的,感觉自己的思绪飘了很远很远,一点一点地回忆起高一发生的事。


王源刚上高一的时候,就像所有高中生一样,对自己的高中生活充满了期待。


他们班是重点班,班主任名字叫梁小薇,是个淳朴温婉的年轻女老师。虽然几乎所有班级的老师都因为怕学生早恋的问题,不会安排男女同桌,但是小薇老师却破天荒地安排男女同桌。


这个决定让学生们议论纷纷,有人欢喜有人愁,其实王源并不是很想跟女生同桌,主要是他从小长得好看,加上成绩又好,以前初中的时候就发生过被女生围堵,课本笔记本什么的偶尔失踪的事情,导致他对某些女生有点心理阴影。


王源偷偷数了一下,男生比女生多了两个,也就是说……


正当王源在思考的时候,后面的人戳了一下王源的脖子,戳的位置还是他后脖上的痣的位置,这令王源打了一个激灵,猛地转回头,王源一看,不禁一愣。


身后的男生长着一张十分好看的脸,细碎的额发下长着一双桃花眼,此时这双眼睛的主人正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这个人戳了自己却不说话,王源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礼貌地笑着问:“同学,有事吗?”


“你……愿意……”男生的声音介乎于少年和成人之间,七分清朗三分低沉。


“???”


“和我签订契约,成为我的同桌吗?”


“……”


王源当时觉得,这个人说话怎么怪怪的,但话里的重点是邀请他做同桌,王源看着对方的脸,想着对方大概也是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困扰,瞬间有一种遇到知己的感觉,也就爽快地答应了。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王源都在想,自己当时一定是脑子坏掉了,签订契约什么的这么羞耻这么中二的话自己竟然忽略了!
以至于后来王源多次想换同桌,却被王俊凯以“当初签订了契约不能单方面解除同桌关系,虽然只是口头的,但做人不能言而无信”之类的话给堵了回去。


当然,王源刚刚和王俊凯成为同桌之后,也有一段相对愉快的时光。王源每每回想起来,都不仅感慨道,岁月静好,只如初见。


王源答应和王俊凯成为同桌,跟小薇老师提议了一下,小薇老师也同意了,安排好位置之后,老师才让同学一个一个地上台自我介绍。


轮到王俊凯的时候,他就上去说了一句:“我叫王俊凯。”然后就潇洒地转身离开讲台,这句话不到两秒,上台下台整个过程不到十秒,但是王俊凯下台之后下面的同学开始小声议论。


王源听到王俊凯这个名字的时候,也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王俊凯已经回到座位了,轮到他上去,王源的自我介绍也十分简短,只是比王俊凯多了“大家好”这几个字。


听到王源名字的时候,王俊凯也愣了一下。


王源自我介绍完之后,台下议论的声音更大了。


早在今年C市中考成绩出来之后,考生们就议论纷纷了,因为今年C市出现了两个人同分并列第一的情况,这种情况不仅是在C市,放在全国也是少有的。特别是两个人还同时报了C中,肯定会在C中的重点班遇上,班上的不少学生都期待着一睹第一名的风采,也幻想可能会出现王不见王,两个人争锋相对的情况。


见到传说中的这两个人之后,不仅姓氏相同,眉眼之间还有几分相似,而且主动申请成为同桌,不禁产生了他们两个是不是亲戚或者就是亲兄弟这种猜想。


说到别人觉得他们两个长得像这件事,王源很是纳闷,他和王俊凯明明长得不一样,他杏眼王俊凯桃花眼,他兔牙王俊凯虎牙,他尖下巴王俊凯平下巴,完全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就是觉得他们长得像,甚至有人还误以为他们是双胞胎。这如果不是脸盲就是玄学事件了。


王源回到座位之后,王俊凯侧着身用手支着下巴看着他。


“王源。”


“嗯?”王源侧过头,看到少年笑着对他伸出手。


“以后多多指教。”


“彼此彼此。”


王源笑着回握了王俊凯的手,明明还是炎炎夏日,王俊凯手却是冰凉的。


上学之前,因为并列第一的缘故,王源对王俊凯这个名字已经听过无数遍,也想过可能会看对方不顺眼,但此时此刻,王源心想,这个同桌,好像不错嘛。


当然,每个人都有too young too simple的时候。


回忆完毕,王源继续专心听课,没有人发现刚刚王源在走神,只是草稿纸上多了几个字,看上去像是一个人的名字,不过很快又被人用笔迹重重覆盖,已经辨别不出原本写的是什么字了。


很快就到了中午,王源好不容易才打到饭,走了一圈发现已经没位置了。


失策,一个假期没在学校吃饭,都忘记了要先占座这回事了。


王源扫视了一圈,都没有发现空位,这时却看到王俊凯优哉游哉地打好饭,走到事先占好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王俊凯此时也看到了端着盘子傻傻站着的王源,然后故意勺了一大勺子的饭放进嘴里,对着还站着的王源笑得十分灿烂。


看着王俊凯这个欠揍的表情,王源真的想把盘子里的葱花全部挑出来,然后全部塞进王俊凯的嘴巴里。


王俊凯看王源被气到的表情看得差不多了,默默地把自己放在对面占座用的杯子移到自己面前,用眼神示意王源过来坐。


对于王俊凯这种操作,王源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幼稚,但还是走到王俊凯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刚坐下来,王俊凯就盯着王源盘子里的菜。


“你竟然打到了甜酸排骨,给我一块,昂。”


说完没等王源答应,就快速地从王源的盘子里夹了两块甜酸排骨。


“诶!等等!说好的一块你怎么夹了两块!”这人怎么说话不算话!


“我是看着两块黏在一起,不忍心将它们分开。”


“……”王源看着王俊凯像是认真似的,把两块排骨同时放进嘴巴里,然后又同时把骨头吐了出来,顿时十分无语。


王俊凯吃完之后,似乎觉得味道不错,看着王源的盘子说了一句:“今天的甜酸排骨真好吃。”


王源立马把自己的盘子护住,狠狠盯着王俊凯,一副再吃我的排骨我就咬你的样子。


“王俊凯,你看我都这么瘦了,你还抢我的吃,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王俊凯看着王源护食的样子,觉得很有趣,他也不是真的很想吃,只是想逗逗王源而已。


“行了行了,别这么小气嘛,哥哥请你吃鸡吧。”


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滚!不吃!”王源真的想掀桌子了。


“好好好,不跟你开玩笑了,辣子鸡分你,别生气,昂。”王俊凯说着便把盘子里的辣子鸡分了一大半给王源。


气归气,但是食物是无罪的,王源决定不理王俊凯,化悲愤为食量,默默扒饭。


但是王俊凯一边吃一边看着王源,看得王源心里发毛,本来已经决定不理他了,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盯着我干嘛,吃饭啊。”


“只是觉得神奇。”


“什么神奇?”王源有点莫名其妙的。


“小垃圾在吃辣子鸡,你说神奇吗?”


“……”


去你的辣鸡!你才是辣鸡!你们全家都是辣鸡!


王源发誓,下次就算蹲着吃饭,也绝对不要坐王俊凯对面了!如果他再坐王俊凯对面,就罚他跟这辈子他最讨厌的人在一起。


当然,王源后来还是又坐了王俊凯的对面。很久以后,从某种程度来说王源现在的话是言灵了,不过,现在的王源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所以呢,发誓这种事,还是不要乱说,万一被老天听到了,不知道是亏了还是赚了。


03
吃完饭,王源把盘子放到指定回收的地方,王俊凯跟在王源后面,王源去洗手的时候离王俊凯离得远远的,生怕王俊凯“幼稚病”发作,把水弄到他脸上。幸好王俊凯这次没有搞什么小动作。


蝉声爬上了树梢,正午的阳光隔着一层一层树叶留下零星的晃动的光斑,风吹过时,发出沙沙的声音。


两个少年走在校道上,打算走几圈消消食再回去。


“王源。”


“嗯?”


“没事,就是想叫叫你。”


“你好无聊。”


“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王俊凯的语气带着怀念。


“以前我瞎啊。”王源没好气地说。


“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那就别说话。”


“吻你?”


“……”


“王源,想不到啊,你……诶诶诶!王源!等等!别走那么快!”


王源不理会身后王俊凯叫喊的声音,反而加快了脚步,虽然刚刚吃饱饭快走胃会难受,但是王源觉得再跟王俊凯说多一会儿话,他绝对会消化不良!


王源回到教室,心里默默吐槽了一会儿王俊凯,等平复了心情又看了一会儿书。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看着看着感觉有点昏昏欲睡,于是就趴在桌子上睡了。


恍惚中,仿佛梦到了高一的事情,梦到他和王俊凯还是同桌,他们一起值日的时候王俊凯用擦了黑板沾满了粉笔灰的手抹了一把他的脸,然后他就追着王俊凯想要抹回去,结果撞上了教导处主任,他俩就被逮住了,然后星期一校长在国旗下讲话的时候,就公开批评他俩打打闹闹成何体统,还说他们班之前才上了一个预防早恋的公开课,还录制视频上传到学校的网站,而现在班上的学生竟然堂而皇之地早恋了!
他俩就站在校长旁边,他的手和王俊凯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没有羞愧,没有惊慌,只有异常的平静和坚定,用无声的姿态对抗着整个世界。
突然地面下陷,脚上有一种踏空的感觉,整个世界扭曲变形,吸进脚下的黑洞里面。


王源猛然惊醒,光洁的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王源,掐点可以啊,离上课还有两分钟。咦?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左宁疑惑地问。


“大概……是因为热吧……”王源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只是掌心还残留着梦里的余温,分不清是手比较烫还是脸比较烫。


“那你喝个奶茶降降温呗。”


王源这才发现桌面上放着一杯抹茶奶绿,少糖少冰,杯子里细碎的冰还没融化,看来是不久之前买的。


王源拿了起来喝了一口,牛奶的香醇中和了抹茶的苦涩,不会太甜腻,却异常提神。


“你不问是谁买的啊?”左宁好奇地问。


“不就是王俊凯嘛。”王源心不在焉地说。


“就是啊,还说你们关系不好,你看他隔三差五地给你买奶茶,班上的女生有一半都妒忌你了,要不是看我在你旁边坐着,指不定就趁你睡着拿走你的奶茶了。”


“……”王源沉默不语。


“要不是你是男生,我都以为他在追你了……”


“咳咳咳……咳咳咳……”


“诶诶诶王源,别激动啊……”


“谁……谁激动了!你不要突然说这么……这么恐怖的话!”王源放下了奶茶,拍了拍胸口,被呛到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就开个玩笑嘛……”左宁挠了挠头。


“我去洗个脸。”王源看了看时间,还有一分钟,刚好足够去洗个脸。


去洗手间会经过王俊凯的教室,经过的时候王源情不自禁地往王俊凯的位置瞄了一眼,刚好看到一个女生正站在王俊凯位置的旁边跟他说话。


王俊凯侧着身背对着他,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从女生笑意盈盈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相谈甚欢。


那个女生王源也认识,名字叫卫小小,高一的时候跟王源也是同班同学,那时候她文综成绩比理综成绩高了不少,但最后竟然报了理科,听说是为了王俊凯。


卫小小发现了王源,对王源笑着点了点头,王俊凯像是感应到什么,也转过身,发现王源在外面,似笑非笑地冲着王源扬了扬眉。


这个画面让王源感到异常刺眼,感觉就像偷窥被发现一样。


王源朝着王俊凯冷哼了一声,用来掩饰自己心里的窘迫,然后快步离开。即使此时此刻还没用冷水洗脸,但王源已经从刚刚那个荒唐的梦镜中清醒过来了。


冰凉的水洗去了脸上和掌心残余的失衡的温度,王源回来的时候没有再看王俊凯一眼,可能是因为快要上课了,也可能是别的原因,反正现在就是特别不想看王俊凯。


王源回到位置上,抹茶奶绿还是那杯抹茶奶绿,只是王源现在觉得它应该多加一倍或者两倍的糖,要热的不要放冰,这样尝起来才会没那么苦涩和刺骨的寒。


至于那个奇怪的梦,不过是一些零碎的记忆的拼接而已。


高一的时候某一次他早上和王俊凯一起值日,王俊凯像梦里一样拿擦过黑板沾满粉笔灰的手抹了他的脸就跑,他追着出去要抹回去,王俊凯当然不会轻易让他得逞,两个人追追闹闹的,结果撞上了教导处主任,最后他们两个人被罚站了一个早读。


至于早恋什么,还是高一的时候,学校要拍一个以预防早恋为主题的公开课,选中了他们班。除了老师讲课之外,还设计了情景剧和唱歌的环节。


情景剧的女主角就是卫小小,男主角的人选当时很多人建议王俊凯或者王源,不过最后小薇老师没有同意,毕竟按照这两个人的脸,十分容易滋生早恋的苗头。


而两人作为班上的门面担当,小薇老师安排他俩一个弹吉他一个唱歌。


那是一首很老的歌,叫《天使在夜里哭》。


王源还记得,少年穿着纯白的校服衬衫,一边轻轻地拨动和弦,一双桃花眼时而看着曲谱时而看着他。两个人偶尔四目相对,他跟着少年的伴奏轻轻地唱:


天使在夜里哭


泪滴滴到天亮是露珠


爱人在梦里哭


让半夜的星星越来越模糊


我的心我的梦里有一个故事


偷偷地埋藏在心里深处


不能单纯不能有些傻乎乎


相信了爱情以后就看不清楚


最怕夜最怕风最怕特别的日子


痴心的人为何不能孤独


不能单纯不能有些傻乎乎


甜蜜的初恋以后要痛苦来医治


每个夜我的梦就要飞


飞向你再把心疼来一回


满天星你像娃娃的泪


无怨无悔是天使的眼泪


一曲完,他和王俊凯一起鞠了一个躬,然后回到座位上。他不记得台下的人当时是什么的表情,也不记得自己当时有没有唱错一两个音,只是很多年以后,这首歌的旋律偶尔还会回荡在耳边。


这节课最后一个环节是同桌两个人手牵手然后举起来,像演唱会一样随着散场的音乐摆动起来,那首歌的名字王源已经忘了,大概是一首歌颂友谊的歌吧。


别人的同桌都是异性,只有王源和王俊凯两个男生,即使如此,王源还是觉得有点别扭,王俊凯大概和王源有一样的感觉。


别人同桌都是手牵手,而他们,只肯给对方一个尾指和尾指对勾,但,心脏仍然跳乱了节奏。


04
放学后,大家都陆陆续续走了,王源拿着已经放到常温但还剩下一大半没喝完的抹茶奶绿走向垃圾桶,想要丢掉,但是走到一半却停住了,眼神纠结地看着手里的抹茶奶绿,看了好一会儿,然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拿了起来,一口气把剩下的全部喝完。


打了一个小小的饱嗝,然后站在原地,瞄准垃圾桶,把空杯准备无误地丢进了垃圾桶里。


王源走出教室,看到王俊凯站在走廊上,背着夕阳,夏天的风吹起了白衬衫的衣角,留下了一个模糊的剪影。


Emmmm……


是两个才对。


卫小小看见王源出来,眼睛一亮,笑着跟王源打招呼。


王源现在十分后悔把那剩下的抹茶奶绿喝完,现在甜腻的感觉还粘在喉咙上,让心情十分不舒爽。


“怎么了?”王源皱着眉头看着卫小小,又瞟了一眼一旁的王俊凯。


“是这样的,小薇老师生了宝宝啦,而且还是双胞胎,两个女宝宝哦,我和小凯商量了一下,要不要我们两个班一起去探望一下小薇老师。”卫小小对着王源说。


“真的?太好了,那明天我和我们班其他班干部说一下,我们找个时间一起去看看小薇老师。”听到这个消息,王源为小薇老师感到高兴。


“那就这样说定了哦!好久没见小薇老师了,我都想死她了,自从她不在之后,语文课我都听不进去了。”卫小小抱怨道。


“说得好像小薇老师在你就不偏科一样。”王俊凯吐槽道。


“偏科怎么了?理科生语文成绩不好怎么了?这又不妨碍我喜欢小薇老师。”卫小小嘲王俊凯吐了吐舌头。


“不要代表理科生,谢谢。”


“你以前语文成绩不也是没有特别好,要不是跟王源同桌,人家带你飞,你还不是个语文渣渣,王源,你说对不对。”


王源本来看着王俊凯和卫小小你一言我一句地说话,感觉自己站在这里像是多余的,思绪不知道神游到哪里了,突然被卫小小cue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心情有些莫名的郁闷。


“嗯……对,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聊吧。”还是不要当电灯胆了,虽然心里像冒酸泡泡似的,但王源还是识趣地先离开。


“诶……王源……这家伙,走这么快干嘛……小小,我先走了,明天见。”王俊凯对卫小小说了再见,然后追上王源。


“啧啧啧……”卫小小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轻啧了几声,嘀咕了一句有同性没人性,也转身离开了。


王俊凯追着王源上了公车,车上的人不算太多,但是也没有位置,两个人站到了一个角落。


“跟上来干什么?不送卫小小回家?”王源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吃味的意思,只是连他自己也没发觉。


“我为什么要送她回家,又不顺路。”王俊凯有点莫名其妙的。


“王俊凯,你活该单身……”


“……”王俊凯沉思了一会儿,才不确定地问:“你该不会……以为我跟小小有什么吧?”


“难道不是吗?高一开始你们两个就‘眉来眼去’的,我……呜……”王源还没说完,就被王俊凯捏住了嘴巴,这次是捏出了一个鸭子嘴。


“还语文科代表,眉来眼去是这样用的吗?我可不想去看骨科,小垃圾。”


王源挣扎着把自己的嘴巴从王俊凯的魔爪中解救出来,惊讶地看着王俊凯。


“你……和卫小小是兄妹?”


“不,是姐弟,她是我大姨的女儿。”王俊凯解释道,随即又回忆了一下,好像每次卫小小在,王源都好像有点不自在的样子,难道王源一直误会了他和卫小小的关系?


“哦……”王源觉得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心情变得舒畅,就连刚刚王俊凯动手捏他嘴巴喊他小垃圾这件事,都没有计较了。


气氛变得有点微妙。


说起王源是语文科代表这件事,王俊凯想起以前他和王源同桌的时候,王源在学习上的确帮了他不少,特别是写作方面,王源的作文每次都是作为范文在各个班传阅,小薇老师特别喜欢王源,总是喜欢点王源起来回答问题。


但他知道,其实王源总是喜欢在语文课上做数学习题,大概是因为对知识点已经吃透,要背的都背得滚瓜烂熟,听课就比较无趣了,还不如把时间放在薄弱的科目上,就像他也喜欢在数学课上做语文习题一样。


有一次,老师讲到“芭蕉”这个意象,点了王源问他有什么关于芭蕉的诗,王源站了起来,眼神有点哀怨,清亮的薄荷音里似乎也多了一丝愁绪,只听他念道:“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后来老师问王源会不会背全诗,然后王源富有感情地背了出来,最后赢来不少同学还有老师欣赏的目光。


只有他知道,王源的哀怨不过是因为又卡在一道数学题上想不出来而已。


然后王源还跟他分享他背这首诗时候的一个脑洞:一个叫流光的渣渣把人抛弃了,不仅如此,他还赏了一个叫樱桃的一丈红,最后把一个叫芭蕉的给绿了。


王俊凯那时候觉得,王源真的是一个特别有趣的人。


虽然,那一瞬间所有的诗意都幻灭了,但是同时,又有别样的心意萌动。


山城的路并不平坦,公车在起伏的路上行驶,走走又停停。


王源站着靠在角落里,王俊凯站在王源对面,两个人的手一上一下抓着同一条栏杆,即使开始的时候隔着两人的手隔着一只手指的缝隙,但是晃动的公车却把这距离渐渐拉近,最后紧贴在一起。


王俊凯结束了回忆,王源不知道在想什么,感觉也在神游,两个人没有说话。


为了打破沉默的气氛,王俊凯拿出耳机,把其中一只塞到自己耳朵里,然后拿着另一只问王源:“听吗?”


王源点了点头,正想用手去拿那只耳机,但是却被王俊凯先一步把耳机绕过王源的左耳后,塞到耳朵上。


音乐仿佛从耳朵灌进来,灌进王源的心里。


盛夏昼日长 摇落漫天的星光


那个故事里 天很蓝 绿水悠长


清晨校园路上 歌声总有回响


是否有人在别处同唱


夏天的风拂过脸庞 小小的他安静模样


吉他上数韶华 一弦比一岁长 一路有梦才情长


舞台上灯光明暗 掌声落响 模糊了旧时光


几度夏秋 天真年少 最爱的歌与你分享


寒冷冬夜白茫茫 雪花收藏 新年钟声敲响


岁月风平又是一年 披光戴梦远航


……


这首歌的原唱是一首粤语歌,名字叫《下一站天后》,曲是原曲,但是却是重新填词翻唱。


但王源觉得旋律熟悉,却不知道这首歌叫什么,于是便问王俊凯:“这首歌叫什么?”


“嗯?”


王俊凯一脸疑惑,像是没听清楚王源在说什么。


王源又重复了一遍,王俊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听不清。


明明音乐的声音也不大啊。


王源只能对王俊凯勾了勾手,然后王俊凯侧耳,王源凑到王俊凯的耳边。


“我说,这首歌叫什……嗯!”


车身一个向左大转弯,惯性使人触不及防地往左倾斜。


眼前的画面像是被定格了一样,王源瞪大了眼睛,他……他竟然……亲了王俊凯的脸!


王俊凯也被吓了一跳,把脸转了过来,因为距离太近,差点就正面亲上了。


王源连忙后退了一步,整个后背贴在车墙上,因为动作太大,把耳机扯掉了。


音乐停止了。


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王源只能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周围的景物都虚化里,眼里只剩下王俊凯。


幸好车上的人大部分都在低头玩手机,几乎没有人留意到这一幕。


“王源儿……”王俊凯带着尾音,喊了一声王源的名字。


“我……”王源觉得,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你吃我豆腐啊。”王俊凯半开玩笑地说。


“呸!谁吃你豆腐了!我可不喜欢吃臭豆腐!”王源用手胡乱地擦了擦嘴巴,因为激动,不自觉地音量提高了,引来车上的人侧目。


感受到车上的人好奇的目光,王源此时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刚好这时候车到站了,王源连忙推开王俊凯,匆匆走下车。


这次王俊凯倒是没有追上,车门关上,汽车再次启动,王俊凯站在车上透过车窗看着王源往反方向离开的背影,直至汽车转过一个街角,王源仍然没回头,王俊凯才收回目光,用手摸了摸王源亲过的位置,感觉那小块皮肤还在发烫,甚至有蔓延至全身的趋势,王俊凯拂了拂耳边的头发,想要掩饰自己通红的耳朵,最后默默地拿起刚刚王源听过的那只耳机,塞进自己的耳朵里。


然而,此时耳边传来的不是歌曲的旋律,而是一种名为爱情的东西。

评论

热度(1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