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想看凯源谈恋爱(短完)

我的凯源啊

叫我金鱼就好了:

我瞎编的


未来向


 


I


2028年夏 清晨 北京某大厦某办公室


 


十七楼的高度望向窗外,自然是看不到缀着绿的枝芽,一眼扫去只瞧见白茫茫一片,多半是雾,隐约可见里头藏着的一幢幢高楼大厦。


 


办公室的门呈关闭状态,百叶窗帘却没被拉下,书桌前没有人,一旁用作放松歇息的区域倒不得闲。男人背靠沙发,一位女士坐在他对面的软椅上,中间隔着一张茶几,上方有套茶具,小茶杯上方冒着白雾,茶盘上有未干的水渍。


 


“那最近的行程就先这样安排吧,东方姐还有别的事吗?”沙发上的男人把涂改过的时间表放在茶几上,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


“这里有份电影剧本,叫《密友》,比较特殊,我不敢帮你做决定,你看看吧。”


“怎么个特殊法?”男人把茶杯放下,向前俯身接过对方递来的本子,靠回沙发才开始翻阅起那一叠装订好的A4纸。


“这是部同性题材的电影,我大概看了看,故事还过得去,对方也很有诚意,监制说什么都准备好了,有投资有剧组有导演,就差两男主了,点名要你来演其中一个。”


 


“我记得我们以前筛掉了很多这类型的剧本?特殊的是另一个男主吧?他们找了谁啊?”


“王源。”


剧本被男人合上了。


“我就知道,拍这个影响太大了,我等下去推了它。”东方姐伸出了手,却没能接到本子,因为男人并没有还回去的打算。


“接。”


“知道了,我马上就去拒……等会儿?你刚说了什么?”


“我接了。”


 


“小凯,是你睡迷糊了还是我没睡醒?”


“我接个工作有什么问题吗?”男人眉头微皱,桃花眼直视黎东方,眉眼之间颇具震慑力。


“没有没有,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明天会过去和那边的人接洽的,倒是你,别忘了明天的广告,我已经安排好接你司机了。”


“知道了,不是还有小铮在吗,这个助理简直是劳模,东方姐你就放心吧。”


“那我先出去了。”


“好,辛苦了。”


 


「他接了」


黎东方走出办公室的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拿出手机点开微信,在一个没有boss的staff群里公布了那剧本的归宿。


「记住管好嘴,不得外传」


没有理会那群呼天抢地的八卦群众,她发了这两句就把手机收好,目不斜视走回自己办公室继续研究关于《密友》的拍摄合同。


 


staff惊讶的不单是他们boss接了部描述同性爱情的电影,更因为王俊凯和王源要演一对情侣。


 


今年都2028年了,男孩组合成立距今十五年,他们早在五年前合约期满后就不再与原公司续约,成员们全都自立门户开了工作室。年少出道至今这么多年,王俊凯和王源的名气仍是经久不衰,这些年他们不断充实自己,靠着努力和坚持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实绩。如今的他们资历够深了,在从不缺人的娱乐圈也能撑起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了。


 


两人的合作不是没有,只是不多也不深,这种双男主的情感戏更是想都别想,然而boss这回竟然接下了这戏,可谓是埋下了一片地雷,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被启动,但能肯定的是,它威力强大,届时准能把社交网络炸开成一个个泥土满天飞的深坑。


 


II


“小小,他们答应了。”


“啊啊啊啊啊!真的吗?!太棒了!谢谢爹地!”


“满意就好。”


“我能去探班吗?”


“当然可以啊,你是编剧,随时都能去,到时候和爹地说一声,爹地带你去。”


“爹地你真好,mua~”


 


被称为爹地的中年男士是某集团董事长林耀,小小则是他的宝贝女儿,今年刚本科毕业,读的是戏剧影视文学专业,通俗来讲就是编剧。


 


林小小在她初一那年开始喜欢王俊凯王源,至今已经十年了。她在高考报志愿之前就幻想着以后要为凯源二人写剧本,因此她的志愿只填了那个专业,还选了不服从分配,破釜沉舟只为追梦。


 


大三那年,她带着自己磨了两年的剧本向父亲提了个愿望,宝贝女儿开了口,林董事长怎会拒绝呢。


 


想看凯源谈恋爱,想写个谈恋爱的剧本让凯源来演,想投资一部自己写的剧让凯源来谈恋爱。这是林小小高二的某一天刷完微博后与朋友闲聊时,突然涌现在脑海里不仅挥之不去而且愈演愈烈的念头。


 


她像是瞬间被传送到一个未知世界,那个世界还处于混沌状态,在等着她来开天辟地。心头被灌入无限热血,梦想催使着她不断前进,她要亲自让它变成可能继而成为现实。


 


林耀虽是疼爱女儿,但并仅仅是因为喜爱而答应了女儿的要求,他是个父亲不假,可同时他还是个商人,骨髓里的资本家本质是改不掉的。


 


他知道王俊凯王源这两个名字里蕴藏着多大的商业价值,先不提两人如今在圈子里的号召力,单凭「前男子天团成员再度合作,首次出演同性题材作品」这个噱头就足以引爆网络热潮了。


 


林董事长的集团有涉猎娱乐产业,算是有点娱乐圈的人脉,他托人物色了一位新锐编剧,让这位编剧把女儿的原稿润色一番,当然全部是在不违反林小小的意愿下完成的。一开始决定找新人来就是为了拿到绝对的主动权,以保证林小小的剧本不会被改得面目全非。


 


导演和剧组他都很快就安排好了,其实这些都好说,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关键是他心里没底,毕竟王俊凯王源这两位大咖不在他的势力所能控制的范围内。这些年凯源两人一步一个成了新时代的代言人,名望水涨船高,接工作的标准也是非常高,极其爱惜羽毛。


 


他没期望过这电影能在短期内谈成,早就做好了死缠烂打的准备。结果出乎意料地,邀约发出去才三天就收到了回信,林董事长一时间云里雾里,幸好还存了三分清醒,火速点派了负责人与对方的经纪人签好合约。


 


直到轻飘飘的几张具有法律效力的纸被握在手里,林耀才不再有那种脚踩浮云的飘了的感觉。女儿的愿望能实现了,公司未来的盈利能增多了,好事成双。


 


III


2028年7月24日,剧组举行了开机仪式,一星期后,演员进组正式开始拍摄。由于电影是秘密拍摄的,拒绝媒体探班,媒体朋友们早就收足了公关费,齐齐放下手中隐形的笔,大家达成了协议,不会无缘无故地让这部电影出现在公众视线。好吧,说是说要不鸣则已 、一鸣惊人,其实只是不想受外界干扰影响拍摄进度。


 


“我们看这个好不好?”


“我都可以。”


“那个小孩还挺好看的。”


“人家比你大的,叫什么小孩……”


“我才不管,肖博哲~我想吃雪糕!”


“不行,你这两天肠胃不舒服。”


“我真的想吃,吃嘛~吃嘛~”


 


关了灯的房间里,亚麻色的塌塌米上坐了两个男生,他们头顶有个家用投影仪,正投射出炫彩的光,放的是十年前的老电影《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然而他们的注意力都没在屏幕上。


 


其中穿着全套运动服的男生正用肩一下又一下地撞着另一个体型比他大一个size的男生,而被撞的那个男生满脸宠溺,视线虚焦定在不远处的壁画上,嘴角挂着昭著的无奈。


 


“给你为时一个下午的观察期,要是你肚子没再疼了,那晚上可以吃一点点,半杯吧,我看着你吃,剩下的要给我。”


“别那么小气嘛~”


“肖融!”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半杯就半杯,我的阿博真好~啵!”讨价还价失败的男生转过身,双手交叉搂住无奈男生的脖子,靠在他身上给了他的侧脸一个亲亲。


 


“好!咔!”监视器前的导演喊完咔以后就在捣鼓机器看回放,化妆师抓紧时间走进戏场帮演员整理妆发。


 


“俊凯,你还记得我以前也这样这样向你讨冰淇淋吃的吗?”


简单明了,演肖融的是王源,而肖博哲是王俊凯戏中的名字。


“你现在不是吗。”王俊凯闭着眼接受着化妆刷在他脸上扫荡,耳朵留神听着王源的问题。


“诶,你别戳穿我啊,琳姐晴姐还在呢。”


 


“我什么都没听到。”


“你们说了什么来着?”


两人自带的化妆师也是人精,赶紧佯装失忆逗他们,都那么多年了,他们身边的人谁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


 


“魏哥,他们私下关系那么好的吗?”不远处在准备着服装的女孩目睹了这一幕,好奇地问身边的服装组老大。


“你少看那些八卦新闻,都是假的,他们好着呢,你刚做这行不知道,跟完这部剧的拍摄就清楚他们什么关系了,圈里和他们合作过的都门儿清。”


“这样啊。”


“对了,有些事不是不能往外说,不过要把握好那个度。”


“没有没有,我不说这些的。”


 


“来来来,全世界听着,下一场准备。”


“做事吧。”


“嗯。”


 


IV


“宝贝,你好像有点烫,先别睡。”


“别吵……”


 


男人是被热醒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男人移开抱着枕边人的手,翻身从被窝探出手臂,凭肌肉记忆摁亮了床头桌上的台灯,米黄色的灯光一下子照亮了周围一片,也照亮了还在沉睡中的人那红通通的脸蛋。


 


他把身边那人的被子从堪堪盖过肚脐的地方往上拉到胸前,捋开那人的额发,俯下身额头贴额头。感觉到不寻常的热量从肌肤相接处传过,男人赶紧找到遥控器把空调关了,再把被子扯到那人的锁骨处盖好。随后下床开门去厨房煲上一壶水,再去药箱找水银体温计和退烧药。


 


水没那么快好,男人拿着温度计和药进卧室放好,想了想开了房间的暖光大灯,从衣柜翻出一床鹅绒被,轻轻覆在床上的空调被上。做完这些,他坐回床边拨开那人压得乱糟糟的刘海,拿纸巾擦干那人脸上的虚汗,然后在额头处留下一个吻。


 


几秒后男人伸手拿过一旁的温度计甩了甩,直到显示35°C以下才把它放进那人腋窝下帮他手动夹紧,还没醒过来的人被冷得抖了一下,还是不睁眼。


 


肯定是今天拍戏的时候吃道具吃多了,真不该放任他在空调房吃那么多凉的东西。


 


过了六分钟,男人把体温计取出来,放在光源底下仔细观察,37.6°C,还好不是高烧,先吃点退烧药看能不能好吧。


 


估摸着水差不多要好了,男人去厨房拔了电热水壶的插头,倒了半杯热水,兑上些许凉白开,自己喝了一口感觉温度合适了,再去客厅拿了罐九制陈皮进了房,此时客厅的挂钟显示已过了凌晨一点了。


 


男人把东西放在床头的桌上,掀开被子一角,把人从被窝里扶起来,头挨着自己的肩,“源源?醒醒,把药吃了再睡。”他拍了拍那人的脸颊,戳开药的包装纸拿了一片放在手心。


“我要睡觉……”


“乖,你生病了,要吃药,我们含着陈皮吃,不苦的。要是你不肯吃药的话,我只好带你去医院挂急诊了,不过打支针吊瓶药会好得更快。”


 


“不打针!”听到要打针,热到迷迷糊糊的王源总算醒了,一睁眼看到的便是眉关紧锁的王俊凯。王源欲抚平他的眉间,谁知手刚离开被子就被王俊凯一把抓住塞回了被窝里。


“你别再被冷到了。”


“好热……”


“来,听话,把药吃了过会儿就好了,等天亮了我再看看要不要叫医生过来。”


“不叫医生,我吃药,陈皮呢?”


“张嘴。”


 


看着王源把药咽了下去,王俊凯总算松了半口气,“再喝点热水。”他把杯子凑到王源嘴边,让他多喝点。


“明天该水肿了。”


“我向导演请假,明天你给我乖乖待在家。”


“你呢?”


“我在家陪你。”


“噢!”


“喝点热水。”王俊凯把杯子倾斜到一定角度,王源虚捧着杯底喝了一大半。


 


“睡吧。”王俊凯让他躺好,帮他掖好被子,自己正准备躺下。


“你去客房睡吧,不想把病传染给你。”


“我去了客房还不是要经常过来看你退烧了没,还要时刻担心你会不会热到踹被子,更麻烦。”


……


“你睡吧,我想抱着你睡。”王俊凯走去门边关了大灯,撩开被子爬上床,在被窝里找好位置躺下,一抬手灭了台灯的光,转身抱紧王源。


 


吃了药的王源很快再次陷入梦乡,王俊凯没敢睡,一直半眯着眼看王源,每隔半小时就去探探他的额温。到了凌晨三点半左右,感觉王源的体温终于和自己的差不多了,王俊凯才完全松懈下来,安心入睡。


 


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十点,王俊凯醒来时看见王源在他怀里抬头看他,他笑着亲了他一口。王源跟他说烧退了,让他再睡会儿,自己去做点吃的,他醒来就能吃了,王俊凯拉着他不让他走,要他陪着睡回笼觉。


 


“说好的你陪我,怎么变我陪你了。”


“你代表着我,我代表了你,没差的,睡吧。”


 


越年长越孩子气。在有人宠着的前提下,这句话一点也不假。


 


V


八点多了,太阳公公早就上了岗,窗帘没拉上,阳光轻易跑进了屋,可惜它能称霸的范围也只是窗台附近的一小片区域,屋里的人正坐在饭厅,饭桌上的面包剩下一点点,牛奶还有大半杯没喝。


 


“博哲,我发现你好久没买衣服了,下了班我们去逛街吧?”


“好啊,下了班我去接你,我们去万达广场吃了饭再去逛,你快把牛奶喝了。”


“等下嘛,那我今晚要吃火锅。”


“大夏天的,不热?”


“笨小博,室内有空调的啊。”


“哦,我只知道,你要再不抓紧时间换衣服,我们肖融小朋友的打卡记录就会显示他今天迟到了。”


“啊啊啊啊啊八点半了。”


“没事,我抄近路,你快把牛奶喝了。”


 


“有没有见过我那条纯黑的领带?”终于换上衬衫的肖融倏地发现自己喜欢的那条领带找不着了。


“好像是被你扔下床了,我没找。”


“……算了不系了,走吧走吧。”


 


傍晚时分,肖融走出公司大门,过了马路往左直走几步,在一辆黑色奥迪旁停下,他轻轻敲了两下副驾驶那边的车窗,随即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熟练地拉出安全带系好。


 


驾驶位上的肖博哲倾过身,吻住他的侧脸,肖融转过头还他一个嘴对嘴的,浅浅的一瞬碰触,没等肖博哲反客为主他就往后退了,“我肚子饿了。”


 


短短五字够让肖博哲收心的了,“好,我们现在去吃饭。”他乖乖坐回自己位置上,系好了安全带,启动车子往附近的商区出发。


 


火锅店老板良心经营,给的分量特别足,两人点了三四样东西就吃得肚皮鼓鼓的出来,肖融刚出店门就说太撑了走不动路了。肖博哲看他难受,想帮他揉揉肚子舒缓一下,爪子刚搭上衣服就被肖融拍掉了,大庭广众的,他羞,慢慢走就好了。


 


“以前是不吃饭,现在竟然能吃撑。”肖博哲把他拉到商场的休息区坐,握住他的手摩挲着他指尖。


“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啊。”


“你是说我做的不好吃?”


“没有,小时候不懂事。”


“嗯?”


“不懂得爱惜粮食。”肖融对他做鬼脸,自己先笑了。


 


肖博哲和肖融是发小,今年一个24一个23,认识有20年了,两家的爸爸是中学时候的死党,一直保持着联系,两家离得不远,大人们经常串门,他俩也就从小玩到大,还当了十几年校友。


 


中学那段时间他们的爸爸妈妈工作都忙,经常没时间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两个孩子不喜欢钟点工,说他们凑一起自己做饭就行了,大人们也就随他们意了。


 


这些时间掌勺那位多半是肖博哲,他没什么经验,只能上网下载几个菜谱一步步对着做,成品勉强能下肚。熟能生巧,肖博哲现在的厨艺可比以前好了不知多少,有空就在接了肖融下班后一起去超市买菜回家做饭。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高二那年暑假,家里都没大人,两个孩子在客厅打闹,肖融把肖博哲压在了身下挠他,刚开始没觉着这姿势有什么不对劲,可某个瞬间就那么直直地僵在那了。


 


长久的对视后,肖融败下阵来,挣扎着要从肖博哲身上爬起来,这时肖博哲突然伸手搂住他不让他走。两人皆是一愣,过了会儿肖融再次试探性地挣扎,肖博哲立刻添了力不让他动,肖融叹气,不动了。


 


几秒后肖融唇上一热,两个青涩懵懂的少年探索着完成了一个吻,气喘吁吁。


“我们在一起吧。”


 “好。”


 


后来肖融问肖博哲为什么喜欢自己,肖博哲捧着他脸亲了亲他额头,而后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看着他眼里的他的倒影,“因为是你啊。”


 


毕业那年,肖博哲在他俩工作的地方附近租了套房子,房租一起交,后来两家父母知道了,反正不差这钱,商量着把那套房子买了下来,房产证写的他俩的名字,不许他们拒绝。


 


等休息够了,没那么撑了,肖融牵着肖博哲去了楼下的服饰区买些居家的衣服,一看到合适的就拿到肖博哲身前比划比划。


“你别看我呀,看衣服,喜欢哪件?” 


“衣服没你好看。”


肖融被他家那口子的厚脸皮打败了。


“再这样我不帮你挑了啊,你自己选。”


“那我们回家。”肖博哲拉着他就要走。


“别,把这两件买了再走,不错的。”


“好。”


 


肖博哲让不远处的店员把肖融看中的那两款衣服各拿一件XL码和L码包起来,刷卡付了款,他一手拿着装好的衣服,一手搭着肖融肩膀带着他走去停车场。


 


“好,咔,过,今天就拍到这吧。”


 


“爹地,我能过去要签名吗?”


“走,我带你去。”


 


“小凯、小源表现很棒啊,辛苦了。”中年男士走向保姆车,跟下了班的两位大明星打招呼。


“林总监过奖了。”


“这是我女儿林小小,她喜欢你们很久了,一直念叨着要过来看看。”


“偶像们你好!我好喜欢你们的!”


“小小你好,叫哥哥就好了,谢谢你喜欢我们呀。”王源看了一眼王俊凯再对着小小笑,眼睛弯成了月牙状,王俊凯对她点了点头。


“咦,那剧本是小小写的吗?”王源想起在剧本首页看到过的名字,声音里透着惊喜。


“是,写得还不够好,哥哥们别嫌弃。”


“小小很棒啊。”


 


林小小从背包里拿出钢笔和一张照片递给他,“我可以要两个签名吗?”


王源接过来一看,照片上是五年前他和王俊凯合唱的单曲封面。


 


王源拔走笔帽,唰唰唰签下自己名字,完了传给王俊凯,王俊凯签在了他签名的左侧,还在他俩名字的上方写下:


「To小小: 


          我们不会辜负你的喜欢」


“真的很谢谢你。”王源靠过去看着他写完,双手送出相片。


小小也双手接着,看完那上头的字,激动又感动,拼命忍住嘴角的颤抖。


 


小小把趁他们休息时拍的照片给他们看,询问偶像们这照片能不能发出去。照片里的王俊凯揉着王源的头发,眼里全是喜欢,他们同意了,没什么不能发的,还说签名照也能发,小小心中一动,更想哭了。


 


当晚,林小小把剧照和签名照打上水印发在微博上:


「@小小:谢谢你们『照片』『照片』」


 


一石激起千层浪。明明微博里没写名字,没带tag,不知道怎的,一天一夜里就被转了上万次,评论里过半是顶着凯源两人头像的博主们在疯狂震惊、喜极而泣,不过也夹杂着骂骂咧咧怀疑小小发的只是自己p图的唯饭。林小小给自己评论了一条「剧场照&to签他们都知道」就没再回应任何关于那条微博的消息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看到了什么!」


「这是真的吗?!是他们吗???!」


「啊啊啊我的妈!有生之年系列!」


 


「抱走我男朋友,炒作不约」


 


「啊我饭的cp天下第一甜!」


「呜呜呜呜我等合照等了好久!」


「我感觉我要死了,我俩儿子终于!」


 


「一个僵尸号发的两张p图有什么好炸的」


 


「呜呜呜爆哭啊,他们真的都知道的!」


「我觉得我还能再饭五百年!」


「果然凯源才是真绝配!」


 


「别恶心我男朋友行吗」


 


「在公司激动到大叫了出来啊啊啊啊啊!」


「我来表演一个秒哭啊!我的凯源啊!」


「什么剧啊?我要去刷爆收视率!」


 


「没官宣说个屁」


 


「我还记得那些年的to签啊!」


「看他的眼神!爱了爱了!」


「我真的好喜欢你们啊!」


 


有媒体看见了那张剧照,立刻联系了工作室,工作室回应不用压,那媒体朋友们可就不客气了,赶紧把编辑好的通稿发出去。不过那些报道也不会写得太有引导性,毕竟之前收了那么多公关费,他们懂得把握分寸。


 


「网曝王俊凯王源秘密合作」


「两大男神携手演绎双男主剧本」


「前人气组合成员单飞后首度同台飙戏」


「两大风云人物共同挑战大银幕」


「密友凯源出演《密友》」


「前队友时隔多年再次合作为哪般?」


「证实凯源出演电影《密友》,题材成迷」


 


如果说前面几个标题算是中规中矩,那最后的说法就略大胆了,因为它划出了重点:“题材”,结合电影名字再加上此前曝光的剧照,留下无尽遐想。


 


当晚七点,一个名为「电影密友」的蓝V博发了它的第一条微博:


「@电影密友:请多指教『图片』」


 


配图是一张戏中的照片,那是两位男主在大学时期赢了篮球比赛后的合照。以蓝天白云为背景,两个青少年穿着蓝白色球服站在篮框下,互相勾肩搭背,对着镜头露牙笑,散发出隔着屏幕都阻挡不了的青春朝气。


 


王俊凯转了这条微博,艾特了王源,发了三个握手的表情:


「@王俊凯:[握手][握手][握手]@王源//@电影密友:请多指教『图片』」


 


王源随后转发,回了三个作揖的手势:


「@王源:[抱拳][抱拳][抱拳]//@王俊凯:[握手][握手][握手]@王源//@电影密友:请多指教『图片』」


 


热搜「王俊凯王源密友」很快就爆了,营销号的微博评论里议论纷纷,但两位舆论中心的主人公没有要理会的意思,专心拍戏,公关团队没有得到工作室下达的控制舆论导向的任务,也就不管了。


 


VI


“噔 噔 噔噔 噔噔噔噔噔 噔 噔噔  噔噔 噔噔 噔噔噔噔噔……”窗帘厚实,阳光被挡在了外头,被暗黑称霸的室内不懂外头属于早上九点多的白耀,床上相拥而眠的人因烂苹果的叫唤而有了些动静。


 


“肖博哲~手机响了……”肖融摇了摇身边毫无反应的那人,见他动了下却不醒,只好趴在他身上费力去够他那侧床边的桌子,拿到手机看见屏幕显示的是「妈」,赶紧右滑接听,“喂?妈~”


“啊?是倩姨啊?早上好!博哲他应该还在睡,我们大概是拿错手机了,好,我知道了,等下告诉他。”


 


两分钟前还是睡眼惺忪的肖融被这通电话吓得头皮发麻,整个人清醒了不少,把手机放回床头,一掌拍在睡成猪的那人的大腿上,“快起来,倩姨和我妈要过来。”


??!“宝宝,你再睡会儿,我去收拾。”肖博哲坐起来,抱住肖融亲了几口,哒哒哒下床消灭证据去了。


“嗯。”肖融脖子上还留着昨天夜里的活动证明,累。本来可以睡到自然醒的,结果母上大人们要来个突击检查,幸好刚才脑子转得快,唉,不知愁死了多少脑细胞。


 


肖博哲走进隔壁无人使用已久的房间,拉开窗帘开了窗户通通风,接着动手把被窝弄乱。他把肖融的衣服从他房间的衣柜搬了一半过来,填一填原本空无一物的衣柜。


 


再把床头和客厅那里的合照收起来藏好,没有哪一对好兄弟会拍个照也要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的是吧?最后还有点时间,刚好够简单打扫一次卫生,比如说房间里的垃圾一定要清理出去。


 


结束通话半小时后,两位妈妈到了,拎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塞满冰箱后还剩下些,被放在了厨房的料理台上。


 


“妈、婷姨,来,喝茶。下次不用带那么多的东西上来的,你们拿着太辛苦了。”


“对啊,我和博哲都不想你们那么累,上来看看我们就很好了。”


“知道你们乖了,还没吃早餐吧?我和你倩姨过来就是想和你们聊聊天、再给你们做顿饭。”


“不急着吃饭,妈你和倩姨坐着休息会儿。”


 


“欸?儿子,你脖子怎么了?”沈婷盯着肖融颈部那块很久了。


“不小心刮到了,洗澡的时候贴了个止血贴防水,就一点点而已,没事。”


“儿子你的玉扣呢?”完了昨晚怕冲撞就摘了,肖融被电话吓到,忙中出错忘了……就说感觉哪里不对劲。


“昨天洗澡前脱了,忘戴了。”


“赶紧去戴上,这是拿来保佑你平平安安的,不要再随便摘了,你看你都刮到了。”


 


那玉扣是肖融七八岁得了场大病后,沈婷问了家里长辈得到的保佑孩子平安的法子。她特地请人帮忙挑了块好的,拿去香火旺盛的寺庙开过光,希望它能庇护肖融健健康康的。神奇的是,肖融有了那平安扣以后确实没再出过什么大事,她自然觉得那物件是肖融的护身符,要一直戴着。


 


“好,我去戴上。”肖融顶着他们的目光走进那个形同虚设的他的房间,坐在凌乱的床上给肖博哲发微信,让他想办法把玉扣拿过来。客厅的位置能看到两个卧室的门,他进不去肖博哲的房间,自然变不出他的玉扣。


 


“小博,你别老看手机啊,陪我们聊聊天。”完了,后路被堵死了。


“融仔怎么那么久?”


肖博哲没辙了,只好趁她们不注意,故意打翻了自己那杯茶,茶水迅速浸湿遮盖他腹部的那块布料再蔓延开来,留下一片黄棕色的印记。


 


他向两位妈妈道了歉,回房间换了套衣服,而后借口要去帮肖融找那块玉,把平安扣揣在兜里进了隔壁房间,直到肖博哲把玉戴回它主人身上,两人总算是舒了口气,等了几分钟才一起出去。


 


“找到了?”


“在衣服堆里,他昨天放进衣柜忘了。”


 


“小博,你是不是当你妈我,是傻子?”方倩木了脸仰视肖博哲,沈婷在一旁不说话。


 


两个小辈心中一颤,下意识对视一眼,默契伸手牵住了对方,“咚”“咚”原地跪了下来。


 


“咔,过,今天收工了。”


 


“俊凯。”


“嗯?”


“我想起了你在我家那回。”


两人下了戏刚卸完妆,临时休息室里只有他们俩,王俊凯靠过去双手抱住王源,一手搂着他腰,一只手轻抚他的背。


“都过去了呀,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他们也会好好的。”


 


“嗯,都好好的。”王源吸了吸鼻子,觉得有点丢脸,一直抓着王俊凯胳膊不放,不给他看他脸,王俊凯由着他,一直等他手上不使劲了才把他从自己怀里拉出来亲一口,两人闹了一会儿才打了助理的电话,让助理准备好车,回家。


 


VII


加上外景拍摄,电影前前后后拍了两个月,杀青了没几天就进入后期制作阶段,期间王俊凯和王源去观摩过剪片。两人看着屏幕里只剩他俩的画面沉默不语,摇了摇相握的手,从眼神中读出对方心里也怀着同样的感动,回忆的感动。


 


21世纪30年代的社会对同性爱情的包容度较之十年前高了不少,院线同性电影已不再是梦。再一个,林董事长在广播电视总局有点关系,电影过审很快,需要删减的片段也不多,毕竟没什么大尺度的戏码,电影《密友》定档2029年7月22全国上映。


 


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观众们发现一向敬业的王俊凯和王源人间蒸发了,俩人拍完电影后就没接通告了,更奇怪的是,他们在各大社交平台也销声匿迹了。


 


俩人各自微博长的草有半米高,粉丝们一开始还会哀吼着“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后来就心累了,只会每天去微博打个卡,看偶像回来没有。


 


再后来,2029年1月份,王源去参加某论坛,被终于见到活物的媒体抓着做了好久采访。媒体问他接下来有什么安排时,他透露正在筹备一场演唱会,确定了时间地点会再通知大家,其它就不多说了。


 


突然有了盼头的粉丝们又开始在偶像的微博底下疯狂表白,表示一定等他,要常回来看看,纷纷敲碗求更博。然而,她们的偶像再一次失联了。


 


王俊凯的粉丝表示已经习惯了,他们等偶像等到怀疑人生,都要怀疑王俊凯是不是失忆了,这都多少个月不见人了!


 


2029年5月21日上午09:21,王源工作室发了条关于演唱会的微博:


「@王源RoyWang工作室:2029年7月15日,重庆巴南新体育馆,“不忘”演唱会,感恩你还在。详情将于六月中旬另行公布,感谢大家的支持。」


配图是一张蓝绿色的极光图。


 


2029年5月21日上午11:08,王俊凯工作室发了条与王源工作室一模一样的微博,好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些年微博多次升级系统,总算是没那么容易瘫痪了,但这并不妨碍热搜榜的再度沦陷,具体可参照之前的媒体报道标题,挂了五六个相关热词在热搜榜吧。


 


而大家对此事的看法可移步之前林小小发的那条微博的评论区,大同小异。不过这回倒是没那么多人骂对方倒贴自己偶像了,毕竟被打脸太多次,怕了,再骂也只是垂死挣扎。


 


盼望着盼望着,粉丝们终于在六月十二日等来了门票的获取方式:基础票价统一715人民币,购买时会出现25道随机的必填单选题,答对一道可减20元,答错不加钱,全对者即可获得购买内场门票的资格,先到先得。


 


那25道问题是什么样的呢?以下来自一位记忆力好的凯源粉的转述:


「1039是什么意思?」


「一生一世的下一句是?」


「凯源第一次合唱的曲目是?」


「凯源第一次合唱的时间是?」


「以下哪个歌曲非凯源合唱过?」


「以下哪个地点非凯源合唱过?」


「以下哪个王俊凯的绰号非王源叫过?」


「以下哪个句子在王俊凯写给王源的那封信中出现过?」


……


 


林小小在售票结束后收到了偶像们给的内场票,虽说她已经凭借着自己对凯源的了解幸运地买到了一张内场票,但偶像亲自给了她一张啊!!可以说是追星赢家了!!!


 


她婉转地问过偶像们是不是要转幕后了,没有得到准确答复,可她也心里有数了,这是要搞事情啊,天要变了。


 


演唱会在一个能容纳1.6万人的场馆举行,他们没请嘉宾,凯源把他们俩以前翻唱过的歌都表演了一遍。期间他们唱了一首在很多年前因故而没能发布出来的合唱,那首只在家族视频里出现过的歌、被他们的粉丝们称为《雪花球》的歌、那几句延迟了很多年的“新年快乐”,勾起了多少人的记忆,又催下了多少泪。


 


唱了二十多首经典歌曲后,凯源两人唱了几首粉丝们没听过的歌,那些歌词曲作者那两栏是并排着的凯源的名字,都是近几年他们陆陆续续写的,最近几个月才把它们搬进录音棚制成了单曲。


 


唱完了所有歌曲,王源把麦克风从话筒支架上拔下,“我们真的很幸运,能够得到那么多人的喜欢,很感谢陪我们一路走来的你们。你们所记住的,我们也不会忘,大家都会等来梦想照进现实那一刻。”语毕,他牵住了一步步向他靠近的王俊凯。


 


他们安可了,唱的是最初那首闯入大家视线的双人合唱——凯源版的《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相信 


  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 


  就算我忙恋爱把你冷冻结冰 


  你也不会恨我只是骂我几句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确定 


  朋友比情人更懂得倾听 


  我的弦外之音我的有口无心 


  我离不开Darling更离不开你 」


 


唱完最后一句,凯源跟粉丝们挥手告别,他们所站的同个升降台开始往下降,此时耳麦已经被关掉,因此粉丝们没能听见王俊凯说的那句,“我的Darling就是你啊。”


 


VIII


演唱会后的一个星期就是《密友》的首映礼,观影前记者们问了很多关于凯源自己的感情问题,他们都只是笑笑,说以后就知道了。记者们追问无果,只好去问电影里的故事,问怎么电影的简介那么简单,只是一句话概括为一对发小之间的故事,未免太敷衍了,让凯源能说一下重点。没想到王俊凯只在简介里添了两个字:一对发小之间的爱情故事。


 


!扩写加的这两个字太重点了,所以说这两位大咖拍的其实是同性电影?!哇靠!这个标题非常劲爆啊,在场的记者朋友们匆忙联系同事赶紧改新闻稿发出去,速度啊!


 


台下的林董事长矜持一笑,藏了那么久的炸药终于被引爆了,猛击一下,电影的话题热度肯定是够了,还省去不少宣传费。


 


“我和肖融之间不只是兄弟,我们在一起很多年了,拆不散的,妈、婷姨,对不起。”肖博哲刚讲完就给她们磕了头。


“妈,倩姨,对不起。”肖融照做。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快起来。”两位长辈吓了一跳,赶紧起身去扶。


“妈,你们分不开我们的。”肖融抓紧肖博哲的手,不让她们动他男人。


“哎呀,你们快起来,我们在开玩笑呢,傻孩子,我们早就知道了,哪有父母不了解自己孩子的。”方倩一着急,什么都坦白了。


 


“啊?”肖博哲和肖融真实地懵逼了。


“啊什么啊,快起来,怎么那么不禁逗啊,动不动就要跪要拜的,没听过男儿膝下有黄金吗。”


“妈,你说你们知道?”


“不知道能给你们买房啊?”


 


孤注一掷要出柜的两个青年羞愧又感动,没想到这柜门竟推得那么轻松,一敲就开了,至此,人生大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密友》播到了尾声部分,大银幕上是肖博哲和肖融在教父和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交换了戒指。倏忽,时间线骤然往后拉到十年后,十年后的他们仍在父母买的那套房子里,家里多了两位家庭成员,是两只不同品种的狗狗,他们沙发闹的时候,两只小狗也在毛毯上闹腾,温馨极了。


 


电影的主旋律就一个字——甜,偶尔经历的小风波都是为了以后的更甜,《密友》的完成实现了林小小当年想看凯源谈恋爱的梦想,也圆了很多人的梦。


 


《密友》上映的第一天,早上10:39,两位男主终于记起他们还有微博了,但,有点奇怪,emmmmmmm……他们发的好像不是电影的宣传?


 


「@王俊凯:人生如戏『图片』」


 


「@王源:戏如人生『图片』//@王俊凯:人生如戏『图片』」


 


他们发的图片都是他们结婚时拍纪录片的摄影师拍下的,王俊凯发的是他在教堂给王源戴上婚戒的时候,而王源转发时带的图片则是王源给王俊凯戴上婚戒那一刻。


 


网上又炸开了锅,粉丝们实在是不敢确定凯源发的是剧照还是生活照,唉,一堆阅读理解零分的人啊。明明神父和电影里的不同,都说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就不能联系一下上下文做做题吗?放到嘴边的糖都不敢尝一尝,真是他们带过的最差的一届了……忧愁。


 


这时候就需要有人来当第一位吃皇粮的人了。细心的粉丝会发现凯源关注了之前发那两张照片的博主@小小,即使没留意到也不得不注意到了,因为凯源都转了她转的微博,摆明了让你张嘴吃皇粮。


 


「@小小:[大哭]//@王源:谢谢你的《密友》//@王俊凯:好啊,我们等着//@小小:我要以你们的恋爱经历为原型写一个剧本,就叫《恋爱记事本》!//@王源:戏如人生『图片』//@王俊凯:人生如戏『图片』」


 


林小小一开始只是因为想看凯源谈恋爱而萌生了要自己写剧本的念头,但没想到自己真的坚持了、付诸于行动了,没想过自己能把脑洞变成电影,更没有想过她还有机会把凯源真实的恋爱点滴搬上银屏。


 


早上刷到偶像们的微博时,脑子有过瞬间的短路时间,她在房间大喊大叫,把在花园里修剪盆栽的林董事长都惊动了,原谅她一个搞写作的无法用言语来描述那一刻的喜悦。随后她小心措辞去向偶像们求证,得知偶像是来真的时候,她觉得,她的人生圆满了。


 


有些事,想做就去做吧。


有些梦,现在就去追吧。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热度(338)

  1. 时光时光叫我金鱼就好了 转载了此文字
  2. 经年叫我金鱼就好了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凯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