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丑八怪-【28】

全世界你俩最好啦

流质蛋黄:

分校园&成年 
霸道忠犬凯X清冷天蝎源


学生时期:校霸X学霸


成年时期暂时保密。


强制爱,狗血虐文,算得上强强,会有不少校园成年play,HE,双洁1v1。


前情提要:王俊凯王源分开,多了一个搞事的女的,王源吃醋烫伤手,王俊凯淋雨狂奔给他抹药。


-----------------------


手背传来沁人的凉意,与火辣的疼痛交织,矛盾地让人无所适从。


 


“我的心就只有这么小。”


“满满当当只够塞下你一个人。”


 


王源凝视着王俊凯握紧的拳头,大脑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


 


你已经推开过他了,已经狠狠推开过了。


可你推不开。


 


忽而,王源听见一个被他死死尘封在心底的声音挣扎着,有气无力地呼喊:


 


那这次,我可以不推开吗?


 


静默的视线从拳头挪至那人还在滴着水的发梢,再流转到被冻紫的嘴唇,王源转身回房,拿了条白毛巾塞进王俊凯手里,王俊凯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毛巾,不禁错愕道,


 


“给我的?”


王源点点头。


 


王俊凯双手扶住王源的肩,瞪大的瞳仁一瞬间变得异常明亮,“你这是在关心我对不对?”


 


只见王源轻描淡写地瞥了王俊凯一眼,用仿佛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嗫喏了声,


 


“你真固执。”


 


憋不住的笑意在唇边绽开,王俊凯拿着毛巾在头上脸上胡乱抹了几把,觉得自己整个人一扫之前的沉郁,他利落地将毛巾绕在自己的脖颈,不安分的手却向着身前试探,直到他触碰到对面那人冰凉的肌肤,王俊凯小心翼翼地用尾指轻轻勾住王源的小指,见他没有反抗的意思,便‘胆大妄为’地与那人的十指牢牢地紧扣,不留一丝隙缝。


 


“如果可以,真想把你就这样锁在我身边。”


 


藏匿在发梢后得耳尖在这萧索的季节不合时宜地发着烫,王源一言不发地由王俊凯牵着,直到除了宿舍楼王俊凯才舍得放开他,等两人到了教室,王俊凯大步走到尤天面前,抬着下巴朝身后示意。


 


“哇靠大哥你是穿着衣服去洗澡了吗?”


尤天看王俊凯一身湿的跟灌了一桶水似的,惊呼道。


“闭嘴。”王俊凯换下湿外套,直接扔在尤天的面前,“坐你位置上去!”


“我不就坐在自己位置上吗?”


尤天偏头看向沉默不语的王源,饶有兴味地调侃,王俊凯也顺着尤天的视线望向王源,眨眼间,也不知是在对谁信誓旦旦地出声:


 


“以后我的位置就这一个。”


 


好不容易将成心捣乱的尤天碾走,没过多久,最让他厌烦的任凌岑如约而至,手上还拿着一罐膏药。


 


“刚来没看到你人,怎么去了这么久?”


 


任凌岑拿走了王源的画,刚准备将膏药给王源,便被人蓄意拦截了下来。


只见王俊凯掏出自己那罐喷雾,强硬地吧膏药给推了回去,冷漠道,


“他已经擦过药了。”


“多一瓶不碍事对吧。”


“你够碍事了。”王俊凯冷哼一声,


“这大冬天的幺蛾子怎么这么多,哎尤天你说这喷雾能不能把这些蝇蝇蛾蛾的赶跑。”


尤天故意附和,“你试试不就成了?”


 


就在王俊凯举起喷雾准备朝任凌岑身上喷时,任凌岑骂了句疯子便走了,只是把膏药留在桌上,王源刚伸手去拿,王俊凯眼疾手快地抢走,别扭道,


“你真要收下?”


王源见他不松手,语气无奈道,


 


“我是还回去。”


 


王俊凯脸色这才好了几分,


“我让魏巍去退货就是了,不用你和他见面,可你为什么把画给他?”


“我在他爷爷以前的徒弟手下学画画。”


“那任凌岑也会去?”


 


王源回忆了下,他也不知道任凌岑以前是否过去,但自从自己在那边上课后,倒是隔三差五就能看到他。


“偶尔吧。”


王俊凯内心吃味,嘴角忍不住抽搐。


“那我也要去。”


“你去做什么?”


“看着你!”王俊凯心虚,“怕你被拐跑。”


感受到那人嗔怪的视线,王俊凯假装没看到似的继续追问,


“哦对了,那老师男的女的?多大了?单身吗?不过男的女的也没区别…”


 


王源立马瞪了王俊凯一眼,刚想制止他胡思乱想,学校的广播突然发出一阵嗡鸣,隔了几秒,校长的说话声便响彻整个校园!


 


“同学们,为响应省教育局关心弱势群体,人人都献出一点爱的号召,我们学校决定本周五高一年级的同学下午集体去本市周边的孤儿院,具体安排各班的班主任会通知大家。”


 


“天哪可以半天不上课!”


“哇靠两堂数学课没了!当高一真爽!”


“那我们得在那边做什么?”


“我看肯定会让你们这群不知人间疾苦的少爷公主尝到苦头。”


“你能别在这儿危言耸听的吗?”


“孤儿院里面都是些爸妈不要的小孩吧?那不很惨吗?”


“觉得可怜你要不领养个?”


“闭嘴吧你!”


 


教室顷刻间被叽叽喳喳的探讨声充斥,只有后排几个人除外。


尤天和郑铮不约而同地看向面色铁青的王俊凯,尤天率先拍了拍王俊凯的肩头,安抚道:


“你没事吧。”


 


脖颈艰难地吞咽着,王俊凯敷衍地回了句没事,尘封的回忆却在大脑如泼墨般摊开,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忘得干净,然而原本存在的事实注定不会伴随年岁的增长消亡。


 


仿佛只需一刹那,王俊凯就能再次回到年幼时那间漆黑一片的小房间,残存的回忆中,只有门口不大的孔隙渗进少得可怜的光线。其实王俊凯不记得自己在那儿关了多久,或许仅仅十几天,或许一个多月,他只知道,好不容易等王雄坤终于肯来接他出去的那天,他被带去的第一个去的地方,便是他父母亲的坟墓。


 


在孤儿院被看管的记忆是难熬的,起初除了固定的三餐,即便他每天把嗓子喊破了也不会有人搭理他,直到离开前一天,有人从那个狭小的长缝中,偷偷摸摸地伸进了一张白纸。


“谁?”王俊凯警惕道。


“你又是谁?”门口的声音好奇地发问,“每天路过都能听到你在喊,你很不开心吗?”


“你被关在这里你开心吗?”


分明音色还稚气得很,说出来的话却颇有小大人的意思,门外的人一时语塞。


或许是许久没有人和他对话,王俊凯虽然不耐烦但还是开口问了句,“你是孤儿?”


“我不是孤儿!”门外的小孩声音含了几分愠意,“我有妈妈的!”


“那你怎么会在孤儿院?”


“我…她一定会来接我的。”


仿佛可以透过声音感知门外那小孩此刻心底的委屈,王俊凯瘪瘪嘴,把掉落进来的纸张摊开,借由着那一点点微弱的月光看了起来。


“你刚扔进来的是什么?”


“画呀!”小孩软软地重复着,笑着说,“我画的,院长阿姨说我画的好,我就想着送给你。”


难得在这间黑峻峻的屋子感受到些许暖意,王俊凯说话也没那么刺,


“我看不清。你这画的什么?”


“画的我们楼下的小花园,你看,红色的是鲜花,白色的是云朵,黑色的是眼睛,绿色的是青草,蓝色的……”


 


后面还聊了些什么王俊凯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奇怪的是,当晚也不知怎的,才不到7岁的王俊凯听着门口那小孩童稚又天真的话语,竟倚在门口竟就这样安然地睡了很久,依稀间他只记得那个小男孩最后对他说的一句好像是,


“希望你的爸爸妈妈早点接你回家。”


 


可惜他再也没有等到他的父母。


 


时光匆匆飞逝,周五下午,高一组织集合坐大巴去孤儿院,杨妍班上的人数较多,剩下的几名同学便和5班分配在一辆巴士上,等王俊凯班上的人看到杨妍跟他们坐同一辆车,立即议论纷纷起来。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我怎么听说杨妍现在已经不跟他们一起了?”


“天哪这么快就被抛弃了吗?社会啊社会。”


“要不你待会起个哄试试,你不是文艺委员吗?”


马强一脸不愿,“起什么哄,我才不想死。”


“哎呀你这猪脑子,你就说活跃活跃气氛安排个唱歌啥的。”


 


漫长的车程一般都需要点娱乐活动调节气氛,果然不等马强自掘坟墓,刘老师直接点他的大名,


“马强,来弄点节目热闹热闹。”


注意到旁边同学的眼色,马强只能硬着头皮提议,


“老师,今不是有隔壁班的同学在吗?要不让隔壁班的同学先来?”


“你们有什么好的提议吗?”


有人带头小声喊了句杨妍,逐渐整车的人跟风集体喊着杨妍的名字,心知这关是糊弄不过去,杨妍只好从座位上起身跑到前面,对着话筒说道,


“谢谢大家这么热情,只不过我毕竟是外班的,怕有些压不住场,希望有人能跟我一起。”


“那你想要谁呀?”


车上的人开始轮番起哄,不知哪个不怕死的带头喊了句王俊凯,车内气氛瞬间沸腾,杨妍笑盈盈地走到王俊凯旁边,试探道,


“可以吗?”


王俊凯下意识便看向王源,只见他一言不发地将头靠在窗户上,也不知是从哪儿翻出来一副耳机,转眼就把自己两只耳朵堵了个严实。


“你找尤天吧。”


被点名的尤天一脸莫名其妙,面对杨妍楚楚可怜的眼神,他无奈地摇头,站起身的同时把另一个位置上的魏巍扯了出来。


 


“魏巍唱歌挺好的,他上吧。”


 


众目睽睽下,杨妍就这样在被连着拒绝两次的情况下,全程挂着尴尬的笑容看着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魏巍撕心裂肺地吼完了整首死了都要爱。


 


等终于到达目的地,尤天一下车便被杨妍喊住,此时的杨妍脸上全然没有方才极力维系的笑容,只见她面色不悦道,


“你跟我来一下。”


尤天努努嘴,只好跟着杨妍去到孤儿院侧边的小巷里,走在前面的郑铮听到身后的声响,忍不住朝两人离开的方向望去。


“我哪里没做好吗?”杨妍一副不知所措的委屈样,“连你都突然也这样对我。”


“我怎么对你了?”


“就刚才…”


尤天挠挠耳朵,“大小姐,我们有必要伺候你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哦对了!你不就是想靠我接近王俊凯吗?”


整个人瞬间僵硬,杨妍目瞪口呆地注视着尤天。


“别这样看着我,我不会心疼的。”尤天一脸毫无所谓,“其实上次推你一下不过是确认我的猜想,只不过我都给你机会了,没想到你这么没用。”


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杨妍不可置信地望向尤天,“没用?”


视线穿过杨妍绕到她的身后,突然之间,尤天看到郑铮在寻找着什么的身影,心满意足地勾起嘴角,而这幅表情落在杨妍眼里被解读成对自己的嘲弄,一时之间气不过,杨妍抬手甩了尤天一巴掌后便气哭着跑远。


然而尤天仿佛毫无感觉,只是看着朝自己一点点走近的人,低声自言自语道,


“看来还是有点用的。”


 


“你怎么还被女人打了?”


“心疼吗?”尤天用手背轻轻擦了擦脸,毫不在意地坏笑着。


“我之前看到你推她,本来以为你们是一伙的,想要拆散王俊凯他们,没想到你倒是被利用的那个。”


“她利用我吗?”尤天讪笑道,“我对她没兴趣。”


“那你为什么…”


“你不是出现在这里了吗?”


郑铮几乎是刹那间愣在原地,慌乱中,反驳未经大脑脱口而出,


“我不是因为…”


“嘘。”尤天将食指抵在郑铮的唇上,深刻的轮廓在暗处带着蛊惑人心的魅力,他微微弯腰,嘴唇贴在郑铮的耳廓上,郑铮整个人仿佛瞬间被定住般动弹不得,连同不经意的对视宛如一场暗自较劲的博弈,直到刘老师的出现打破暧昧的僵局。


“集合啦!就差你们两在这干嘛呢!”


“就来!”


 


尤天回了句后,对郑铮轻笑道。


 


“我最喜欢看你口是心非的样子。”


 


一进孤儿院,谨铭这群学生立马感受到这里的人有多热情,院长可以说是集结了所有的护理和老师全部簇拥上前。其实谨铭这些学生比不得义工,来这里能做的不过是陪这些小孩说说话,用这次难得的体会去体验,这群和他们身份地位悬殊过大的小孩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


而孤儿院的小孩为了欢迎这些前来看望他们的学生,还特地准备了表演。


这家孤儿院里的人都知道谨铭来的学生一个个非富即贵,但凡有一个人有同情心,回去能善心大发地多给这里些资助,对他们院的发展还有小孩生活条件的改善都是好事。


 


然而正在所有学生排队进小厅时,忽然,一旁的院长无意间看到王源的脸,只见他突然跑去谨铭的老师交谈了几句,边说边往王源所在的方向看去,随即刘老师走过来示意王源单独出列,让他跟着自己走到走廊另一侧的尽头。


面对一脸不解的王源,刘老师一时之间窘迫地不知如何开口。


“王源,有件事可能得麻烦你配合一下。”


像是预感到什么,王源心重重一沉,


“您说。”


“刚院长跟我说,这家孤儿院还是有很多小孩精神上有缺陷,所以情绪不是特别稳定,院长他担心这些小孩看到你的胎记会有些对你不利的反应,所以建议你这次先不要进去,他们等会会派个老师单独陪你参观。你这边…”


 


“你们这地方什么意思?!他做了什么?凭什么让他一个人不进去?”跟过来的王俊凯听到刘老师的话后,整个人顿时怒不可遏,考虑到这里是孤儿院,王俊凯强压下骂脏话的冲动,愤声指责,


“你们刚还说什么这里的小孩无论怎样的经历你们都一视同仁,现在对参观的人反而搞特殊?简直闻所未闻。你们是不尊重我们谨铭年级第一的学生吗?”


 


“我们…”院长被呵斥弄得一下慌了神,“我们没有不尊重这位同学的意思,只是…”


 


“还有刘老师,你这个时候不应该站在王源这边为他说话吗?他为我们学校也算争了不少荣誉,你们现在连为他出声都做不到?”


 


“王俊凯别说了。”王源眼波微澜,朝院长和刘老师稍稍颔首,“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了,表演我不会参与也不用麻烦这里的老师,我自己去到处看看就好。”


“王源!!!”


“你进去吧。”


回望的眼神一时间饱含了太多的情绪,王源看王俊凯依旧毫无反应,忍不住皱眉,再一次强调道,“你先进去。”


 


眼眸已然被气的发红,郁结的心情积压在胸腔却无法爆发,王俊凯意识到对面越来越多投掷而来的视线,只好别无他法地作罢,面色极差地回到队伍里去。


 


“这位同学对不住了。”


“没事。”王源语气淡淡的,仿佛毫不介意,


“我早就习惯了。”


 


曾经有人说过,没有多少人可以记得自己五岁之前发生的事情,王源猜测,大抵是因为自己的童年比较特殊,所以一些难以忘怀的从前还会牢牢扎根在自己有限的回忆中,而现在他独自一人在这家空旷的孤儿院晃荡,窥见相似的场景,难免触景生情。


 


其实王源早先在孤儿院的那几年算不上糟糕,毕竟当时他脸上还没带着这块难看的印记;只是日子穷了些,食物简陋了些,模样可怜了些,期盼的时间也过长了些。幸而,孩童的世界纯真的很,他们总是会找到各种各样新鲜的方法来让自己活的开心,那时的小王源每天都拿着院长阿姨给他准备的蜡笔在纸上画画,画他的小院,画他每天浇水的小花,画他记不清模样,也不知何时会来接他的母亲。


 


偶尔回想起来,相较于那时无所顾虑的岁月,现在的自己虽然什么都不缺,却鲜少有可以被归为开心的时光。


 


白云在头顶的苍穹闲庭信步,枯黄的草间些许萌发的绿芽微微崭露头角,王源觉得,这样的特殊待遇或许没什么不好,假使他真的进到场内,可能他要面对的就是一群精神不佳的小孩抱着头对着他惊声尖叫,甚至还会口不择言地骂着丑八怪。


 


这样慌乱的场面才会更让人难堪吧。


 


王源不经意间叹了口气,没走两步便绕到一个小花园,花园的花早就全部凋谢,倏而,他看到一个小孩背对着他,乖乖蹲在栅栏旁,等王源走近时,那小孩才像意识到身后有人。王源看着那小孩转身,用一双明亮的瞳仁注视着自己。


 


“哥哥,你是新来的吗?”小孩好奇道,“你家里人也不要你了吗?”


没有意料之中的大喊大叫,王源的眼神不自觉温柔了几分,也陪着他一起蹲下来,却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小朋友,大家都去大厅看表演,怎么就你在这里?”


“呢。”小男孩噘着嘴指了指栅栏里凋谢了花朵,“我在等他们开花。”


“为什么要等呢?”


“因为我上次画还没画完,我们阿姨说了,画的最好的小朋友,爸爸妈妈才会回来找他。”


王源想到自己以前也信过诸如此类的话,好笑的同时内心不禁泛起一丝柔软。


“那你要不要给哥哥看看?我画画很好的。”


“可以吗?”小孩赶紧从怀里掏出一张被他保护的很好的白纸,上面画了大大小小的花朵和茎叶,然而王源看到画的瞬间,一时之间却怔愣得无法开口。


 


他发现整张作品只有黑白两个颜色。


 


王源不禁问道,“你为什么不给他们画上颜色呢?”


方才还乐呵呵的小孩脸上突然失去了笑容,只见他迷茫地望着眼前的花圃,失落道,


“因为我不知道它们是什么颜色。”


 


即便已经有预感,小孩沮丧的模样依旧让王源心生怜惜。


“他们说我是个半瞎子,说我的病一辈子都治不好,说爸爸妈妈肯定是因为这样才把我丢掉的,还说我画的肯定最难看,他们永远都不会来接我。”


说着说着,委屈的泪水堆积在眼眶里打转,就在眼泪快要不争气地掉落时,小孩猛然仰头,倔强地不让他滴下来,用掺着鼻音的声音小心翼翼地问,


“哥哥,我画的难看吗?”


“画的很好。”王源伸手,亲切地摸了摸男孩的头。


“真的吗?”小男孩仰头,目光恳切,“那哥哥你能告诉我他们都是什么颜色的吗?”


“什么?”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小孩忽然破涕为笑,紧接着兴奋地到处指来指去,“他们都不肯告诉我,说反正我看到的也是错的。”


内心泛起名为酸胀的情感,王源摸了摸他的头,


 


“红色的是鲜花,白色的是云朵,黑色的是眼睛,绿色的是青草,蓝色的天空…..”


 


即便知道色盲患者眼里世界的色彩和自己所看到的的截然不同,王源依旧耐心至极地一个个回答他,他只是很纯粹的,想将自己眼中的世界竭尽所能的还原在这个小男孩面前,想要让他也能感受那份属于自己的幸运。


 


 就在王源一个个解答时,小男孩蓦地转头,用炯炯的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王源看着他好奇地探出手指,在自己猩红的印记上轻轻戳了一下,


 


“哥哥,那这朵花呢?”


 


“你脸上这朵漂亮的花是什么颜色?”


 


整个世界仿佛停驻在此瞬,王源甚至觉得血液顷刻间在自己的身体内滞留,他怔然地看着孩童天真的笑颜,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缓缓摸上了自己的面颊。


 


他低头,轻声回答。


 


“我不告诉你。”


“为什么?”小孩有些失望地低头,忽然,王源轻轻握住小男孩的手指,像是约定什么般,勾住他的小拇指,对着他粲然一笑。




“哥哥希望等你眼睛好了,能够亲眼看到。”


 


黄昏悄声无息地染遍这座城市的天空,即便王源心知没有人能真正兑现这个无人知晓的承诺,起码这一瞬间,他愿意选择相信。




“豆豆,你怎么在这?”一名女老师焦急地跑了过来打破了静默,“刚才发现你不见了吓死我了。”


“老师我。”


“同学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叫豆豆是吗?他很乖。”


“很乖就不会自己乱跑了。表演快结束了,我得带他赶紧回房里。”老师牵着豆豆便焦急地离开,突然豆豆松开老师的手,跑去牵王源的衣角,示意他低下身来,


“哥哥,我刚才就看见那个哥哥站在那儿了?”


豆豆悄悄问道,


“他是来接你回家的吗?”


 


王源木然地杵在原地,此刻他才发现地面上有一道自己分外熟悉的身影,在余晖的照耀下,那道影子不偏不倚地延伸到自己脚下,直到豆豆走远后,王源才敢回身,与不知何时站在那里的人相望。


 


“你什么时候…”


 


心像是漏了洞,而心疼则潺潺不止地从孔洞中流出,王俊凯只觉得自己堵不住,拿沙子堵他妈都堵不住,所以他压根等不到王源问完便刻不容缓地飞奔过来,好似用尽全身的气力将王源牢牢地搂进自己怀里。


 


云卷云舒,黄昏一声不响地将大半的天色晕染的绚烂,渐暗的天色下,两人的身影紧贴着,连同影子在地面上交叠,形同一人。


 


“你待那儿多久?”


“很久。”


“你听到多少?”


“很多。”


“那你…”


 


刹那间,一个落在眼上的吻终止了所有的疑惑。


 


不同于很久之前那个置气般霸道的亲吻,此时此刻,落在胎记上这短暂而轻柔的一吻,仿佛带着即将消弭的光束般,已然融进了他全部的虔诚。


 


王源听到王俊凯说:


 


“它是我见过的最美的花朵。”


 


 


 


-----------


我写的时候眼泪在打转转。


这章真的非常长,双更啦请宠爱我谢谢。

评论

热度(3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