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丑八怪-【49】

流质蛋黄:

分校园&成年 


霸道忠犬凯X清冷天蝎源


学生时期:校霸X学霸


成年时期暂时保密。


强制爱,狗血虐文,算得上强强,会有不少校园成年play,HE,双洁1v1。


前情提要:卖画惹祸上身,王源被钱毅方绑走


--------------------------


王俊凯没找到王源。


 


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厕所,老师办公室,食堂,小卖部,所有可能的地方踪影全无。


 


方才去学校的路上,王俊凯心律不齐,右眼皮也不安分地跳动着,他一直不大迷信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的说法,只将没来由的心慌归咎于感冒,等他到了教室,看着以往这个时间点绝不会空着的座位,连并低烧导致的不适,让王俊凯心中的焦躁愈演愈烈。


“你身体好些没?”


郑铮回教室时。看到走廊上的王俊凯脸色有些发白,不禁关心了句,却不想王俊凯神色慌张地冲到他面前反问,


 


“你看到王源没?”


“他不是去校门口等你了吗?”


“等我做什么?”


“那个…”郑铮手指蹭了蹭鼻尖,“我跟他说你病了。”


“你跟他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王俊凯声音起的高。


“至于么你?人又不会丢!”无端的指责让郑铮心里不大是滋味,“你去校门口找找不就行了么。”


 


王俊凯下车时并没有看到王源的印象,此时他正打算再跑过去看看,步子才迈开,便看到一个许久未见的人踉踉跄跄地走到自己面前。


“王求?”王俊凯莫名,“你怎么出现在这?”


“我…”王求眼神飘忽着,将手上那张因紧张而蹂躏得皱皱巴巴的纸条递给王俊凯。


王俊凯接了过去,看到上面一串明显是手机号码的数字,


“这是什么?”


“王源他…”


听到名字的刹那,王俊凯双目瞠圆,


“他怎么了!”


王求垂头嘀咕,“他被一个面具人绑架了,那个人把要我把纸条给你,要你打上面的电话。”


“为什么这纸条在你手上?!!”


王俊凯猛地上前揪住王求的衣领把他整个人提到双脚几乎离地,


“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跟那人一伙的?”


王求被扯得难受极了,大声喊着不是。


“那为什么在你手上?”王俊凯咆哮着压过王求的喊叫声,郑铮见情势不妙,立马拉扯着王俊凯的胳膊,直到用狠劲才好不容易将两人分开。


王求被拽得魂都飞了,他自知理亏,颤颤巍巍道,


“我…我不小心撞上的。”


“那你为什么没想办法救他!”


“王俊凯。”望向王俊凯被怒意激红的双目,郑铮立马出声劝阻,“你冷静一点,先打电话,不管怎么说,这人既然指名道姓,肯定是冲着你来的。”


 


“那他冲我一个人来啊!”


 


嘶吼过后的空乏好似把人抽干般疲惫,王俊凯六神无主地跌靠在墙上,任由滚滚怒意在胸膛肆意冲撞,直至心神俱颤。自责和苦痛交替在王俊凯的脸上显现,握拳的力道仿佛手指像刀尖般扎进手心,王俊凯闭眼,强压下汹涌的情绪,拿出手机一下一下发狠地按着数字。


 


电话接通了。


 


“我是王俊凯。”


“王小少爷,久闻大名啊。”钱毅方留了个心眼,用了变声器。


“你们想做什么?要钱吗?”


“比起钱,我们还是对您本人比较感兴趣。”


王俊凯牙齿死咬着,脖子上的青筋扯着大片皮肤发紧,


“什么意思。”


“4个小时内,西埔大桥龙丰工业园区D仓201,如果你想救你的小伙伴,自己一个人来。”钱毅方续道,“我们这行,规矩应该不用多说,你爷爷早年也没少干绑票这事,要知道,你现在一举一动都有被我看着。”


钱毅方笑了声,看向后座的小弟开的连线视频,“你现在站在走廊上,身边还站着两个人,对吧。”


王俊凯环视四周,没吱声。


“别担心,只要你按我说的来这儿就行,不过,一旦你要是报警或是喊帮手,我立马让这个男孩子没命。”


“你敢!”王俊凯恶狠狠道。


钱毅方冷笑一声,没有回应挂断了电话。


 


“他说什么。”


“他要我四小时内去个地方。”王俊凯顿了顿,“一个人。”


“我跟你去!”郑铮脱口而出。


“现在我们被人监视着,如果不是我一个人去,王源他…”


郑铮顺着王俊凯的目光警惕地看向四周,一时间也没发现谁在窥视他们。


“地点在哪儿。”


“按我的经验他现在给的地址肯定会变。”王俊凯强迫自己冷静,“这群人不是新手,要的不是钱,却只要我出现。”


“你能想到是谁吗?”


“八成是…”唐酒的模样在脑海浮现,王俊凯只觉发烫的额头疼痛更添了几分。“不跟你废话了我得赶紧过去,王源还在等我。”


郑铮点点头,再次环视四周,借着身体的遮挡,他悄无声息地将一个黑色的小物件扔进了王俊凯的后口袋,王俊凯敏锐地回看他一眼,两人心照不宣地默视。


“你自己小心。”


“我可是王俊凯。”


 


不再多言,王俊凯立马飞奔出教学楼。


 


三小时后,废旧的仓库内。


 


“那小子怎么还没来?”


“小陈他们跟着呢,说快到了,你等他到了D区再把我们现在的位置重新发给他。”钱毅方看了眼被捆在角落柱子上,仿若安然入睡的王源,嗤笑一声,对着另外一个手下指了指靠墙的水桶。


 


那人得令后,拿着满载的水桶走向王源,朝他的头顶泼了下去。


“药效撑死五小时,别装睡了。”


 


全身一时间湿透,王源睁开清冷的眸子,黑布将他的眼睛遮挡,只能透过孔隙,模糊地看到最后记忆中出现的面具人正百无聊赖地倚靠在凳子上,懒散且嚣张。


 


“没想到你跟王俊凯这么要好,他居然铤而走险愿意来救你。”钱毅方站起来走到王源面前,踢了脚他的鞋子,“不过要不是找不到他人,我们又何必大动干戈来绑你?只能怪你自己倒霉。”


“你们究竟想对他做什么?”


“别紧张。揍他一顿罢了。”钱毅方哂笑,忽然仓库的铁门传来尖锐刺耳的撞击声,一声比一声来得猛烈。


“哥,王俊凯来了。”


“知道了。”钱毅方将一块黑布粗鲁地塞进王源的嘴里,回身吩咐,


“去门口把你们有的枪准备好。”


“遵命。”


 


冰冷的铁门在被遥控后缓缓抬升,仓内的昏黄顿时与外界的漆黑形成鲜明的对比,王俊凯独自站在大门中央,身影笼罩在夜色之中,仿佛被无边无尽的墨色吞没,危险渗着寒意的气息向他扑面而来,他却毫不犹疑地迈开步伐、钱毅方注视他毫无胆怯地朝自己走来,头顶熹微的光线打在人脸上,晦暗不明。


 


伴随王俊凯的现身,仓内几个人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手中的枪支。王俊凯眉毛微挑,默不作声却在心里默默记下握枪几个人的位置,继而快速环视四周,最终在仓库深处的角落,探到了被绑做一团的王源。


 


面沉如水,王俊凯指着王源的方向,不容置喙地开口,


 


“我已经在这了。把人放了。”


“口气还真是不巧,这里可是我的地盘还轮不到你指挥。”


“放了他。”


“胆子真大,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你敢吗?”王俊凯不以为意。


“我怎么不敢?”


“是唐酒派你来的吧。因为拍卖的事。”王俊凯勾起一边嘴角,毫不忌惮地又往前走了几步,“他无非是想让你给我点颜色,但杀了我,他可没那个种。”


钱毅方被说的恼羞成怒,眼神示意其中一个握枪的人,那人立马朝王俊凯右脚开了一枪,可惜准头不行,堪堪擦过地面,王俊凯淡淡地瞟了一眼子弹烙下的痕迹,终于没再往前走。


“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眼见镇住了王俊凯,钱毅方终于多了几分底气,


“你乖乖进那个布袋里挨揍两小时,这事就算扯平了,那小子我也给你放走,怎么样?”


蓦地,角落发出几声反抗的呜咽,王俊凯远远望向被遮蔽了视线的王源,犹如能透过遮挡看到那双眼眸里深切的无助。


 


下一秒,王俊凯摊手,


“你们随意。”


 


态度顺从的让人一时无措,几个小弟之间面面相觑,钱毅方怔愣片刻,朝这群人吼道,


“愣着干什么,把那边的布袋拿过来,把人绑起来打啊!”


 


王俊凯威名在外,这些小弟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忌惮,其中三两人胆子大点的,赶忙回神抄家伙,准备上前去将王俊凯绑住,然而就在凑近的瞬间,一直没有动作的王俊凯忽而嗤笑一声,紧接着轻声说了句,


 


“只要你们动得了我。”


 


电石火花间,王俊凯飞速地抽走近身那人别在后腰上的手枪,趁人失神的片刻,手肘不遗余力地朝着对方脆弱的胃部一记猛击,紧接着,王俊凯用令所有人反应不及的速度,朝方才匆匆在大脑里记下的,那几个控枪人的脚踝逐个开枪,精准的枪法带来连绵不绝的哀嚎,区区十秒不到,成片的鲜血迸溅,染湿了积满尘土的地面。伴随着剩余两只枪支掉落在地的声响,王俊凯立马扔开手中子弹用尽的武器,将地面上两只枪收归自己手里。


 


突生的变故让所有人始料未及,就在钱毅方回神拔枪的刹那,王俊凯如同自动感应般直接朝着对面补上一枪,刹那间,钱毅方撕心裂肺的叫声响彻整个仓库,隔断的面具掩盖不了致命的疼痛蔓延全身,他左手死命抓住对穿了的右手,看着那鲜血淋漓的手心硬生生多了个窟窿,然而不等痛苦消退,冒烟的枪口不知何时已经抵在钱毅方的眉心。


 


此时此刻,唯一蒙在鼓里的只有被蒙上眼睛的王源,继而连三的枪响在他心里仿佛燃爆的炸药般轰鸣不止,他不受控制地战栗,牙齿死咬着嘴中那块粗糙的布料,好似要将它撕碎才能强迫自己镇定,直到王俊凯的声音趋近,他那濒临绞死的心脏才好似找到了活路般,重重地喘着粗气。


 


“不准靠过来!”


王俊凯左右两侧看着蠢蠢欲动的四个人,


“过来我一枪崩了他。”


 


感受到眉心被火热的枪口灼烧,钱毅方冷汗直冒,强忍着伤口钻心的痛感,狼狈地抬起了双手。


“你要怎么做,都…都听你的。”


“把那边绳子丢过来。”


 


王俊凯拿到绳子将钱毅方反扣手腕捆了个结实,然而就在他准备摘下面具的刹那,发烧,高度的神经紧张再加过多的体力消耗让他产生不可抑制的眩晕,他歪倒着走了几步,抚着发烫的额头想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可就在抬头的刹那,方才还不敢靠近的四个人已经齐齐朝他扑了过来。


 


“妈的。”


 


最先朝他挥拳头那人已然蓄势待发,眩晕感还未过,王俊凯没能躲过第一下,嘴角渗出点血,王俊凯随手擦了擦后,便聚精会神地踱着那人毫无章法地左右开弓,王俊凯瞅准机会,钳住他的胳膊将人拉到身前,用膝盖骨的尖处朝那人腹部一顶,在引来一声闷哼后他将人一脚踹开,顺势将另外扑过来三个人扑倒在地,四个人捂着肚子在地上左右打滚,王俊凯冷哼一声,以防万一,又朝那四个人的小腿补上几枪。


刺耳的惨叫声不绝于耳,王俊凯看着满地血液狼藉,却也知道自己的状态已经濒临崩塌,他大口地吸着掺杂灰尘的空气,跌跌撞撞地来到王源跟前,在猛地摔坐在地上后,他勉强地直起身子,扯掉了王源嘴中的布,注意到王源脸上的污渍,他便拿着没沾上血的袖口,心疼不已擦拭着王源的面颊。


 


触碰的瞬间,王源不受控制地战栗了一瞬,然而在感受到那人动作的轻柔后,他忍不住轻呼,“王俊凯?”


王俊凯有气无力地牵扯了个笑容,“是我。”


血腥气沿着袖口钻入王源的鼻腔,他敏感道,“你受伤了?”


王俊凯摇摇头,将王源眼上的黑布也一并扯开,“我没事,就是有点累。别动,我帮你解绑。”


 


久违的光线连同发白的面色一并映入王源的眼里,王俊凯没让他多说话,只是环抱着他帮他将后面的绳子扯开。因为绑了太久,王源白皙的手腕留下压迫后触目惊心的红印,一时间怜惜泛在王俊凯心间杳杳不止,王俊凯觉得自己对这群人他妈还不够狠。然而就在他解开绳子后与王源对视的刹那,他看见王源的目光越过自己,满眼折射出从未有过的惊恐。


 


觉察到身后的声响太远,王俊凯自知来不及再躲避,蓦然,他紧紧罩住惊惶挣扎着的王源,下一秒,背部剧烈的痛感先声一步地侵入皮肤,淌入血流,将王俊凯死撑下来那点最后的气力吞噬的一干二净。


他听到了喊着自己的名字的那声惊呼。


他听到金属杆与地面激烈碰撞的声响。


他听到…


 


铺天盖地的昏暗终究击溃了濒临坍塌的坚韧,而那纤长的眼睫毛在眼睑上微颤两下后,便犹如倒下的人那般,再无声息。


 


“王俊凯你醒醒,不要睡。”


 


王源拍打着王俊凯冰冷的面颊,转瞬间,他将眼神死死咬住那个趁着方才打斗的乱象,被人松了绑的偷袭者,只见身前的阴影用阴毒至极的眼神盯着意识全无的王俊凯,转而靠着未残废的左手将那只作恶的金属棒拾起。


 


“费了老子一只手,老子要让你偿命。”


 


金属杆毫不留情地举高,将熹微的光亮遮蔽得一干二净,王源的双眸再也反射不出丝毫的明亮,被灰冷洗刷的眼眸目不转睛地看向那即将下落的致命一击。猝不及防间,他毫不犹豫地翻过身,将那个把他捧在心尖上,为了他不要命来到这里的蠢货,死死地护在自己的怀里。


 


千钧一发之际,两人的拌嘴在王源脑海里涌现。


 


“你不一样。”


 


轻笑声犹在耳畔,王俊凯看向他,目光炯炯,


 


“你说说,我哪里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王源牢牢地贴在王俊凯的脸侧,在他耳边温柔低喃了三个字后,微笑地阖上双目。


 


等待的时空被无限拉长,疼痛却并未如期而至,只听玻璃爆裂的声响在耳边轰然炸开,下一秒,一颗子弹穿透破碎的窗户不偏不移地擦过钱毅方的左手,原本还想要再次挣扎的钱毅方在听到窗外的警鸣声后大惊失色,全无心思去管王俊凯的死活,只是在离开前,钱毅方回望了眼一个个倒地不起的手下,心一狠,找了块布缠上手后便从事先挖好的地下道落荒而逃。


 


“你们没事吧!”


尤天撑着破碎的窗户一跃而下,在看到昏迷不醒的王俊凯和狼狈不堪的王源后,尤天目光狠厉道,“怎么回事?”


“绑匪拿金属杆打中了他的背。”


尤天掀起王俊凯的背,估摸这淤青消掉怎么也得半个月


“还有哪受伤吗?”


王源摇了摇头。


“没受其他伤那他怎么变这个样子。”尤天将王俊凯翻身,手在不经意触摸在额头的刹那猛地一个回缩,


“我靠,我还以为他被打了头呢,搞了半天他是发烧了。”


王源不满地看了尤天一眼,尤天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拍了拍嘴,立马将王俊凯扛了起来拖着出了门。


 


仓库外,郑铮倚靠在自己的车边,而车上放的警鸣声还一刻不停地叫唤着,好不容易等到尤天他们几个人出来,郑铮看他身上还扛着个活人,急忙跑了过去。


“怎么弄的?”


“背上受了伤,主要还是发烧了还跟一群带枪的打群架,累着了。”


见王俊凯的伤势被尤天这么轻描淡写地说了去,郑铮看向一言不发盯着尤天的王源,难得出声解释,


“别怪尤天,比这更惨烈的他们见的多了,这种程度的伤不算什么,要不是王俊凯生病体力不济,十个人不到的斗殴对他来讲真不是个事,而且他恢复力一流,等会车上给他吃点药,你带他回家睡一觉就好了。”


语毕,郑铮也上前帮尤天扶稳王俊凯,三个人齐力将王俊凯塞进车里,才赶紧撤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毕竟刚经历一场生死搏斗,喂了王俊凯退烧药后,车上气氛一时间缓和不下,直到王俊凯表情痛苦地哼唧了几声,坐在前座的尤天才敏感地回头,“王俊凯醒了?”


 


此时王俊凯枕在王源的双腿上仰躺着,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后,他挣扎着微微眯起双眼,借由微弱的路灯,他由下至上地与那个把腿给自己当枕头,此时垂眸看向自己的人对上视线。


“恩。”王源轻声应道。


“你们两个也来了。”王俊凯意识朦胧着。”


“切,要不是我们,你以为你活的过今晚。”


王俊凯没力气跟尤天斗嘴,只是伸手从裤口袋拿出之前尤天放在那的追踪器,扔回了前座。


“谢了。”


“兄弟之间客气什么。”郑铮放回自己口袋。


“对了,那群绑匪呢。”


“有一个跑了,其余被你废了腿的,我跟我爸打过招呼了。”


“那我爷爷那边。”


“放心,不会捅到老爷子那边去的。”


“那就好。”


尤天吃味地把手兜后面打了把王俊凯,“你睡去吧哪那么多废话。”


懒得跟人争执,王俊凯只好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虽然人还烧着,但因为昏睡了一段时间,现在已经比晕倒那会儿的状态好了不少,他抬眼静望着王源刻意别过去的侧脸,完美的下颌线像是一路蜿蜒进了他的心里,他想起之前被绳子弄红的痕迹,不容纷争扯过王源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他的手腕,像是要揉走王源心里那些阴霾。


“没受伤吧。”


王源深深地看向王俊凯,摇了摇头。


“有什么回家再说。”郑铮将车停在了王俊凯自己那套公寓门口,回头扫了眼已经清醒的王俊凯,“你自己可以吧?”


“没问题。”


 


下了车,王源便扶着王俊凯进电梯,好不容易将人弄进房门,王俊凯便直喊头晕,整个人像被抽了主心骨似的软在王源身上,可怜王源本就瘦,只能艰难地拖着王俊凯往走廊尽头的主卧走去,然而一进房门,王俊凯便如之前晕眩那般,迷迷糊糊地环抱着王源将人措手不及地压倒在自己身下。


 


即便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强压身上的重量也让王源无法消受,他轻推了几下王俊凯,这人一动不动,好像再次昏迷不醒,然而在王源不小心碰到王俊凯背上的伤处时,王俊凯没憋住,猛地嘶了一声。等他叫唤完才意识道自己已经在王源跟前露馅,只得微微撑起身子,满脸不好意思地看着身下一声不吭的王源。


 


“你生气了?”


 


王源没回答,只不过目光在触到王俊凯打斗时不小心刮蹭受伤的嘴角时,王源软下心来,轻轻点了点王俊凯的嘴角,低声道,


“这里,痛吗”


王俊凯愣了愣,左手握住那犯规的指尖,玩世不恭地咧开嘴角,


“你亲一亲就不痛了。”


 


王源别开目光,思索着什么缄默不言,王俊凯便也识趣地不再继续逗他,转而温柔地抚摸着他的面颊,屋内没来得及开灯,王俊凯也猜不到王源的面颊此刻晕着怎样的色彩,只是不知因为自己还发烫还是别的缘由,他觉得自己指尖触碰的每一处,都散发着令人灼心的烫意。


 


忽而,王源转头对上王俊凯的目光,眼帘在月光的伴舞下轻闪,


他开口,对着近在咫尺的那个人,


 


“王俊凯,你有多喜欢我?”


 


从未深究的问题在此刻恰巧击中王俊凯汹涌成灾的心扉,他停下手中的动作,眼神专注真挚着一刻不肯错离,下一刻,他将第一时间出现在脑中那孤注一掷的心声,毫无保留地宣之于口。


 


王俊凯对王源说,


 


“我没有多喜欢你。”


 


“只不过喜欢到可以去死而已”


 


语毕,王俊凯却好似失了勇气般不再与身下那人对视,


只听一声故作轻松地试探,


 


“你呢王源?”


“你是不是也有一点喜欢我。”


 


空荡的房内,秒针滴答滴答着放大心悸,这份不该捅破的执念已然见了天光,却换来久久的静默无言,耐心过后,心便没了退路,咯噔一声沉入谷底,王俊凯自嘲着,终是放弃了执着,然而就在他起身前的刹那,一双纤细的手臂悄无声息地绕在王俊凯的脖颈。


 


凝望着王俊凯讶异的神情,王源那双褪去清冷的眼眸注满醉人的流光溢彩。


 


继而他仰头,将自己的唇紧紧地贴在了王俊凯的唇上。


 


他想告诉这个人,


 

不止一点。

 


 


 


 


------------------


当初丑八怪的全文灵感就是基于我偶然想的,俊凯最后说的那句:


我没有多喜欢你,只不过喜欢到可以去死而已。


这是固执的爱情,是专制的爱情,是令人窒息的爱情,也是无可比拟无法超越的爱情。


所以写到这我忍不住哇哇大哭。


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你们懂的,但因为我实在来不及要收拾行李只能过几天再见了。


喜欢的话请给个小红心小蓝手,能评论是最好的了。


谢谢大家。


 

评论

热度(3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