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丑八怪-【48】

流质蛋黄:

分校园&成年 


霸道忠犬凯X清冷天蝎源


学生时期:校霸X学霸


成年时期暂时保密。


强制爱,狗血虐文,算得上强强,会有不少校园成年play,HE,双洁1v1。


前情提要:拍卖会,俊凯机智卖画


--------------------


正午的天空缀着暖阳,空荡的教室也因遍布秋光而荣升暖意,王源看着毫无预备的转账记录,如果他还在邹家,400万算不上大额,可对于现在的他却如同雪中送炭,王源瞅了眼身旁咬着笔杆的王俊凯,低声问了句,


“400万?”


王俊凯侧身看向他,后知后觉地点点头。


“怎么可能换得了400万?”王源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一点点敲落着不安,“我的画而已…”


“怎么换不了了?我还嫌400万少了呢。”王俊凯不以为意地反驳,


“要不是你不准,1000万我都得买下来。”


 


这话换作旁人说必定胡闹得很,可从王俊凯嘴里说出来,却让人直觉他必定说到做到。王源定定地望向他,淡然的眼神好似软化了般,


 


“你不一样。”


 


王俊凯微微挑眉回望王源,也不知是开心还是得意,王源那黑亮的眼眸泛起王俊凯许久未见的亮光,他知道,如同以前的自己一般,旁人只会注意王源眼周那显眼的猩红印记,从而直接忽略那对引人入迷的双目,如今,他们被王俊凯发掘了,让王俊凯痴迷了,他庆幸地将秘密的宝藏藏匿在心中,眼神却偷跑出克制不住的爱意绵绵。


 


“那你说说,我哪里不一样。”


 


回问的话语带着嬉笑的坏意,王源别过头,发梢恰好盖住耳尖那一点不知何时窜出的羞红,他低喃了声,


 


“你比较傻一点。”


 


扛不住这份嗔怪,王俊凯整颗心泡在蜜桃酿的糖水里,一时间喜欢的不得了,暑假的同居早已让肌肤相亲熟稔无比,王俊凯自然而然揽过王源那单薄的腰身,脸也不像话地凑过去,巴不得趁机在王源唇上讨个腻歪。


 


“咳咳。”


 


好事者总跟未卜先知似的踩准了点来坏事,尤天大大咧咧地摆着臂膀,嘴里也没闲着,


“大庭广众的不成体统。这猴急帮你们开张房卡?”


“尤天你活腻歪了。”


“得得得,自己教室里胡来还不让人说了。”尤天无奈地耸肩,王俊凯看他兴致缺缺的表情,多嘴了句,


“郑铮呢?不是跟你一起吗?”


尤天瞥了王俊凯一眼,不说话。


“吵架了?”


“你管呢?我都懒得管。”


 


话音刚落,郑铮便出现在教室门口,也不知这话有没有被他听进心里去,他幽幽地朝尤天的方位看了几秒,转背就走。


“怎么,跟我一个教室都待不住啊?”


话语带着浓烈的滋事挑衅,郑铮杵在门口,头也不回道,


“你不是不想看到我吗?”


“所以呢?你要去找那个狗屁四眼田鸡学长?”


“人招你惹你了?”


“他招你就是惹我!”


郑铮身子一僵,好半天才从嘴里悻悻地憋出句,


“你以为谁都一样毛病。”


“我怎么毛病了?”


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郑铮慌张地往前走了两步,尤天却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不安分地伸进郑铮的上衣下摆,在臀上拧了两把,沉声道,


“看到你就石更算不算毛病。”


 


王源看着走远的两人背影,难得八卦,


“他们这是…”


“你都看到了。”王俊凯憋屈地瘪着嘴角,哀声叹气,“这两个背信弃义,瞒着我搞在一起的家伙。”


王源眼神侧移,下一秒收回目光,却好似失去焦点,只听他开口,声音轻的仿佛错觉,


“我还以为你跟郑铮比较好。”


“我是跟他很好啊。”


“哦?”王源抬眉,“那挺可惜的。”


“啊?可惜什么?”


“没什么。”


 


嘴上说的轻巧,人却冷不丁地将凳子往走廊边挪了挪,王俊凯这才觉察到不对劲,却也不知自己哪句话又让王源闹起别扭。只要王源挪出去一厘米,他也随之往外挪一厘米,直到王源的椅子都快贴上尤天的座位,王俊凯才没好气地绕到走廊上,把王源连同凳子一并抬起来,直截了当地放回了原位。


 


数日后,唐酒家中。


 


“妈的这个小兔崽子敢拿我当猴耍!”一计锤头下落在玻璃板上,原本还不敢吱声的秘书里马递了根烟凑上前去。


“老大别气坏身子!咱们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一般见识?”唐酒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嘴里刁着的香烟要被咬断似的,“他拿了副不知哪里来的玩意儿撬走了我四百万,要不是那主持人自己说跑了嘴,我他妈到现在还蒙在鼓里。我看这小孩胆子可不是一般的肥,他知不知道我唐酒是谁?”


“是是是您说的是,这王俊凯不识抬举。要不..我们跟王雄坤要回四百万?”


“这是四百万的问题?四百万算什么。”唐酒大手一挥,重新坐回他那镶金的龙腾沙发上,


“这是我唐酒的脸面问题!”


“那您打算…”


“王雄坤既然不知道怎么教导孙子,那就我来替他教教。”唐酒吐了口烟圈,指挥着自己谄媚的秘书,“你,给我拨钱毅方那小子的电话。”


“好咧。”秘书立马按下视频通话,转眼唐酒面前的屏幕上便投射出钱毅方久违的面孔。


“好久不见啊二弟。”


“大哥。”钱毅方客套了两句,“有何吩咐。”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看你最近也休息够了,该出来活动活动。”唐酒微眯着双眼,用力嘬了口烟,“是这样,王俊凯你认识吧。”


钱毅方颔首。


“这小子欠收拾,正巧你离Z市近,想让你弄弄他。”


“弄弄是指……”


“也不用太过分,毕竟王雄坤还没死不是。”唐酒弹了弹烟灰,


“让他在医院躺一个月就成。”


“知道了。”


“对了二弟啊。”唐酒起身往投射的屏幕缓缓走去,“哥这人是个讲情分的人,但是呢,咱这种人,不可能讲情分讲一辈子,我们这行,还是得讲究成效。最近钊之一点都不输当年我刚认识的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心里应该明白。”


注视着钱毅方在屏幕里瞠大的眼眸,唐酒仰面大笑了几声,在敲了两声桌子后,回眸的时候眼里只剩下不容置喙的冷酷,


 


“给你两天,后天,我要看到结果。”



“是。”


 


电话挂断那刻,钱毅方落在额间的汗早已密密麻麻地将鬓角湿透,他走出房间,看到客厅围满了自己的手下。


“我们现在立刻去Z市,抓个人。”


弟兄们相互面面相觑,“谁”


“王雄坤的孙子,王俊凯。”


“王…王俊凯?!”


“怎么?”望向那群人惊愕为难的神情,钱毅方轻蔑地勾唇,“当年我只身一个人面对王雄坤,怎么到了你们这,连他的孙子都不敢碰,还是我无名帮的人吗?”


众人被他说的羞愤难当,“没…没有的事。”


“明天到了就给我去谨铭抓人。”


“可钱哥,王俊凯当年可是没带多少人就干了几个帮派,我们这些…”


 “你他妈给我有点出息行不行!”


钱毅方抄起叠报纸卷成一团对着出声那人头上一个爆栗,


“我自然会想办法,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还有…”


扫视了眼沙发上的众人,


 


“把枪给我拿上。”


 


高二相较于高一学习氛围自然紧张不少,青涩过滤,原本闹腾的学生一个个沉稳不少,王源不负众望地在月考拿到了第一,学费的事情也因为四百万的到账而顺利解决,期间邹舒和方裴都给王源打过几次电话,王源选择性地接了邹舒的电话报平安,而对方裴的来电则是熟视无睹。


 


王俊凯被王源逼着成绩也比高一期末好了不少,可王雄坤最近隔三差五会把他叫回家住两天,然而每次回去却又没什么要紧事,王俊凯当老爷子到年纪了犯上寂寞的病,想要孙子陪着,只好压制蠢蠢欲动想要回宿舍的心。


 


无奈之下,王俊凯便开始跟王源发些黏黏糊糊的语音,王源回他总是打字居多,王俊凯心里吃味,终究在软磨硬泡的攻势下,王源答应在睡前语音道晚安,相隔甚远的条件下,王俊凯只能就着听筒那昏昏欲睡的两声,孤零零地入眠。


 


周一的清晨沾着雨后的潮气,黄绿参半的落叶被人踩在脚底碾作尘泥。伴随着秋雨的不期而至,气温一同被洗刷。天微微凉,大抵因为身子薄,王源早上是被冷醒的,但他一向不太注意保温,然而刚换了件长袖T恤出门,便看到王俊凯的简讯说有点事得下午来学校,最后附了句要他记得穿外套。


 


王源咬了咬发凉的唇瓣,最后还是从衣柜里拿了件外衣披身上,却没料到那个提醒自己多穿衣服的人竟是在自己家里惹了秋寒,起床时王俊凯一个喷嚏接一个,还执拗地要回学校,要是搁以前乔耀早就为王俊凯的刻苦精神感激涕零,而现在经王雄坤点拨,他心知肚明这人急着赶回去的缘由,便逼着人必须看完家庭医生才能走,王俊凯只好悻悻地钻回被窝睡了个回笼觉。


 


此时此刻,吸足水分的阳光精神抖擞地将天际耀白,只可惜,再明媚的光束也有去不到的阴湿地,再敞亮的天光也有救不回的狼狗心。


 


学校巷尾,躲过摄像头停靠的面包车接连上了几个人,一个个倒是穿着不知从哪弄来的谨铭校服和校牌。


“怎么样?”


“王俊凯没来上课,听说回家了。”


“妈的。”钱毅方胡乱地挠了把头发,“总不可能我们几个去王雄坤那给教训。”


一名小弟面露难色,“那可怎么办。”


“我跟你们一起下去。”


 


中午正是学生出来觅食的时间,钱毅方刚从巷子钻出来就看着谨铭大门口人来人往全是人,原本深觉无望的他正准备抽身走人明天再来,突然,目光被远方一个显眼的面孔牢牢抓死。


 


“看到那个男的没,眼睛旁有块红斑那个?”


顺着钱毅方的指向,小弟们齐声,“看见了,怎么?”


狞笑嚣张地表现在面上,钱毅方眼神示意,“你们去把他抓过来。”


“可他不是王俊凯啊。”


“这人邹家的外孙,跟王俊凯走得挺近。”


回想起倪嚣的死,钱毅方免不了窝火,即便他怀疑过是王钊之想动手除掉倪嚣这个丑儿子,从而摆脱自己的威胁,可手下在医院亲眼见到王俊凯的事实,让他更愿意把责任推给仇人王雄坤的孙子,尤其在之前跟王钊之电话后,他如今已然认定是王俊凯想办法弄死倪嚣,给王源永绝后患。


 


“就看他够不够义气救他的好兄弟了。”


 


彼时王源正在校门口的角落徘徊,平时中午他基本不会出校门,但课休的时候郑铮跟他说了声王俊凯病了。王源知道王俊凯爱在自己面前逞能耐,可不知为何,这话兜在他耳里怎么赶也赶不散。第四节课的下课铃一响,身体便代替心理先一步做出回答。


 


所以他第一时间出现在了门口等王俊凯来,即便他不是王俊凯的感冒药,也治不好他的病,可他还是出来了。


 


他担心他。


 


就在王源注视着眼前偶尔停下的车辆时,忽而,有人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王源?”


 


不是熟悉的面孔,王源警惕地向后退了几步,“你是谁?”


 


“我是高一的学生,刚王俊凯大哥说他在附近的茶餐厅等你过去。”


听到这话,王源愈发狐疑地上下打量眼前穿着校服的男孩,下一秒,他偷偷看向自己手机,确认王俊凯上午没有再给他发过消息。


 


直觉到了危险,王源不敢再多犹豫,他默默深吸一口气,


“我跟你走。”


 


那人看王源答应的爽快,立马放心下来转背领路,然而就在两人远离人群时,王源意识到眼下那人已然疏于防备,抓紧时机猝不及防转背,即刻拔腿就跑。


 


“我靠!你去哪儿!”


 


此时此刻,王源知道身后那人正骂骂咧咧地对自己穷追不舍,他只得拼了命地朝前跑,然而就在他回头看那男的离自己还有多远时,身前突然出现的人影挡住了他的脚步。


 


在即将撞上去的瞬间,王源瞳孔骤张,继而硬生生的刹住了脚步,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身前的男人戴着一副可怖的面具,王源无从知晓他的长相,然而迫使他停下脚步不敢动作的,是他第一眼便看得一清二楚的,那个男人大衣里露出一角的,黑色枪口。


 


“别跑了,子弹可比你速度快。”


 


身后穷追不舍的男人也追了上来,情况陷入两面夹击的局面,王源自知没有退路,巨大的不安几近将他吞噬,他堪堪维系着面上的镇静,冷声质问,


 


“你们什么人?”


 


还没等王源听到回答,面具人便朝身后那人微微扬头,下一秒,王源便被身后的人用布料紧紧捂住口鼻,激烈的挣扎终究还是抵抗不住药物的侵蚀,意识逐渐朦胧不清,他整个人缓缓下滑,毫无知觉地瘫倒在地上,陷入从未预想的黑暗一片。


 


钱毅方注视着地上躺着的人,忽而,他敏感地觉察到右侧方的视线便立马看了过去,躲在拐角的人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刚想逃走,脚上的残疾却让他注定无法快速逃开,只得被钱毅方的手下逮了个正着。


 


王求被人提着领子拖到了带着面具的钱毅方面前,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般打着哆嗦。


方才远远看去,钱毅方就觉着这小屁孩眼熟的很,现在近距离地注视着这个吓破胆的小瘸子,他第一时间便认出了他是王钊之的小儿子。


机缘巧合让他忍不住发笑,此时此刻,戏谑的玩意膨胀到最大,他戴着狰狞的面具,一点点凑近王求的脸。


“都看到了?”


王求啜泣着拼命摇头。


钱毅方摇摇头,一只大手轻轻地拍了拍王求的脸,


“怎么,还不说实话呢。”


“我…我”王求后退两步,不料想后脚跟碰到地上晕厥的王源,他惊恐地躲开,嘴唇抖的话都说不全,“我…我我”


“还结巴了,看到就看到了呗。”钱毅方哂笑,“怎么,认识晕倒那人吗?”


“不,不认识!!”


比起之前的回话,这声不认识几乎是用吼的,钱毅方忍不住笑出声,放任笑声越来越大,而一旁的王求惧怕着听着那人惊悚的笑声,手足无措地僵直在原地。


‘王钊之啊王钊之,你的废物儿子也不过如此。’


钱毅方压制住心头的嘲弄,转头看向王求,


“那王俊凯呢?”


王求原本也想摇头跟自己撇清关系,可这个可怕的男人立马续道,


“这你总不可能不认识吧,他可是你们谨铭的大红人。”钱毅方威胁,“说谎的孩子可是要遭到惩罚的。”


“我..认识。”


“认识就好,这样,你帮叔叔一个忙,叔叔保证放你走。”钱毅方蹲下来让手下给王求拿了几张纸巾擦眼泪,


“这样,你晚点去王俊凯的班上,把这个纸条给到他,让他联系上面这个号码?好吗?”


 


王求飞快拿过纸条,疯狂地点头。


 


“真乖。”钱毅方摸了摸他的脑袋,“还有,你不准报警,只要你敢,我就把你也弄晕绑走。”


“我不报警,我不会去…”


“那还愣着干嘛!赶紧去吧!”


 


王求赶忙颤抖着转身,他不敢多看地上的王源一眼,拽着纸条,一瘸一拐地朝校门口跑去。


等人走远了,钱毅方嘱咐,“你,小心点盯着这个小瘸子。”


“那地上这个呢?”


“给我注意点拖进车里,然后绑起来。”


 


得令后,几个人迅速将不省人事的王源拖进面包车后便发动汽车扬长而去,在到达目的地之前,坐在前座的钱毅方透过后视镜,将目光死锁在毫无知觉的王源身上,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终于安静的车内有人忍不住发问,


 


“钱哥,我们把这男的绑回去真的有用吗?万一王俊凯压根不在乎这人死活我们不白忙活一场吗?”


 


时间离刚才打晕王源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路程颠簸得很,手下的嘟囔令钱毅方愈发烦躁,就在他游移不定时,忽而,钱毅方发现黑屏的手机骤然亮起了光。


 


“你们看,这不是来电话了吗?”


 


好似炫耀一般朝后座摇晃了两下手机,紧接着,钱毅方讪笑着将接听键按下。


 


只听听筒传来清晰无比的一声:


 


“我是王俊凯。”


 


 


 


-----------------


哎…本来这章自己最想写的地方还是没写到,那就明天继续好了。


喜欢的朋友小红心小蓝手一个吧~


 


 


------------------


最后,感谢几位还真给我打赏的朋友的支持,每年过年蛋黄都会给大家发红包口令,这些支持之后再以更喜庆的方式回馈给大家。


@罐黄桃 @你的小倾城 @GoodN @JisyMonkey @不穿秋裤凉飕飕 @风铃holiday 


谢谢。

评论

热度(2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