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向来一往情深

So sweet

进击的笨蛋桑:


  • 师生









 
   未来会有薄荷味的好天气,一往情深和你。 
 
 
 
 
 
 
早上班花忽然来问王老师结婚了没有的时候,沉寂已久的班级群再次恢复了勃勃生机。 
 
其他人热闹了好久也不见被艾特的人回答一句,班花想了想又在群里发了消息说要开个同学会久别重逢一下。随后过不了几个小时班长就弄好了所有事项并且发出了请帖。 
 
 
 “但是还有一个人我还没通知到,就王俊凯,我没他联系方式。”

“我有但我不敢去……”

“很怕他冷脸...”

“……那要不算了?”

“太可惜了吧”

“他看起来也不是很乐意融入这个集体啊……”

“什么鬼啊 当年他人那么好你们都忘了吗?”

“谁忘了?他还是我们公认的高冷校草呢”

“他的气场太冷了…”
 
 
 
 
群里安静了一下,因为问题再次回到了原点。 
 
 
 
 “我知道了,我跟他说。”

 
 
 
 “哇楼上的人ID好眼熟!”

“凑我们小王啊”

“谢谢老师,大好人”

“老师你结婚了吗?”






 
 
 
王老师放下手机,用胳膊肘碰了碰身边的人调戏道:“看来大家对你的误会还是很大诶。” 
 
 
身边的人半睡半醒的模样,从被窝里探出脑袋,懵懵的样子,什么都来不及说。 
王老师见此心里不住地想逗逗这只慵懒的大猫,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指戳了几下那张脸蛋儿。 
 
 
这样的举动引起了身边的人强烈的不满,他吃吃哼哼地拍开脸上那只捣乱的手,操着一口老练的山城话嘀咕地念着快碎觉。 
 
 
 
王老师看了看被窝里的小孩儿,忍俊不禁,低头在不停震动的手机上打下两个字—— 
 
 “我,已婚。”
 
 
 
 
 
 
 
 
 
 
七年前,W中来了个新的王姓男老师,听说是大学还没毕业就接了班级。 
 
 
因为这件事,一堆小女生嘀嘀咕咕地聊了一个早自习。 
 
“我听说那个新的老师很帅啊,真的假的?” 
 
“他教的是什么啊?” 
 
“我觉得他说不定来教我们呢。” 
 
“对啊对啊今年学校里人员大规模调整,说不定就到我们这儿来了。” 
 
“他来不了楼上小许也可以啊,起码人家可以看且年轻。” 
 
班花刚凑过来附和了一句,班长就喊大家集合,去会堂参加开学典礼。 
 
 
 
 
 
本来是很普通的一次开学典礼,却因为王老师的出现变得不平凡起来。 
 
 
从他穿着学校类似西装的制服出现在台侧以后,现场隐约开始躁动,副校长提醒了好几次也没有用,直到演讲进行到了老师环节,所有新来的老师要上台。 
 
 
 
王老师被推着上了台,话筒递到了他手里,他清了清嗓子发言。 
 
“我希望以后能给予我的学生们最优秀的教育,也希望他们能成为最优秀的人。” 
 
 
 
王老师说完了一个句子,没头没尾的,还想就此把话筒传给其他人,副校长在另一边使劲使眼色,于是王老师被迫还得继续说些什么。 
 
“我即将带领的班级是高一一班。” 
 
 
班花在下面不可思议地看向班长,一遍一遍地确认自己属于高一一班。 
 
 
 
而台上王老师又觉得自己说完了,副校长忍不住嘴型示意他:名字,你还没说名字和科目。 
 
“哦哦——我教的是数学”,王老师鞠了一躬,“多多关照,我是王源。” 
 
 
 
高一一班这边的人都炸开了,不停用力地鼓着掌。 
 
在这群狂躁的人中间,只有一个人安静地坐着,表面上不动声色冷漠之至,根据这位同学日后的解释,他当时想的是—— 
“这么蠢的老师,真的能教数学吗?” 
 
 
 
 
 
 
 
 
关于能不能教,很快见了分晓,王老师在上第一堂课的时候就给了众人一个下马威。 
 
 
高一一班刚开始是分了三种类型的人,一类是喜欢王老师的人,一类是觉得自己可以比这只小白羊王老师厉害的,剩下一类只有王俊凯。 
 
 
王老师上的第一堂数学课纪律极差,有人问他有没有对象,有人说要和他PK,王老师皱了皱眉头,冷静地说:“既然大家都觉得自己那么厉害,那我今天晚上就回去出一份题,考完之后大家再想想要不要继续上数学课。” 
 
 
 
当天高一一班班主任知道这件事情,难得吃惊地评论了一句:“你们疯了啊?王老师的能力校长都不一定拼得过。” 
 
 
 
这句话在次日如期而至的数学试卷里立刻显灵,竞赛班高一一班,一百五的试卷,考试内容全是已经学过的知识,保证自己上了四十分的同学寥寥无几。 
 
 
 
还记得发试卷的那堂数学课王老师笑眯眯地站在讲台上,很腹黑地问大家还有没有兴趣再多做几张试卷。 
 
 
 
 
“不过有一个人值得表扬,这张试卷上了一百分,很像当年的我啊。”王老师带头鼓起了掌,“但是呢我注意到这位王同学平时上课不怎么参与,这样不行。” 
 
 
 
 
众目睽睽之下,王老师把这张试卷放到了全班最角落里的桌上。 
 
王老师用他修长的食指点点桌子发出声响以吸引王同学的注意,等同学慢慢抬起头和他对视。全部人都以为王老师会和那个狂拽炫酷且特别特别冷漠的王同学起什么争执,然而这位天才老师第一句话竟然是: 
“同学你长得也很有我当年的帅气啊。” 
 
这位面瘫哥王同学,竟然还就这样,破天荒地笑了。 
 
 
 
 
 
 
 
 
大家没有就此停止过逼问王老师是否单身,真相甚至连班主任都不太清楚,这就更加让大家好奇了。 
 
 
就在大家怎么追问都无果时,有几个人壮着胆子去找了王同学。一堆人在数学课前叽叽喳喳地帮王同学出着点子,王同学却安安静静地坐着不为所动,过了一会儿才张口冷静地说:“老师来了。” 
 
 
“怎么了王俊凯?”王老师带着金边儿眼镜穿着白衬衫,站在一堆高中生面前也不显老。 
 
 
“老师你先上课,下课再说。”王同学回应道。 
 
 
所有人都在心里给高冷的王同学点了10086个赞——别人问王老师,王老师不会回答,那王老师最宠爱的王同学问呢? 
 
 
王老师会回答。 
 
 
 
 
下课后王同学乖巧地站在王老师面前,以他现在的身高正好能和王老师对视,他歪头笑着说了一句老师您快没我高了。 
 
 
王老师咬了咬牙:“比什么比!说吧,今天上课铃响了的时候你们一堆人在干什么?” 
 
 
“老师您有女朋友吗?” 
 
 
“你们在讨论这个?” 
 
 
“嗯。” 
 
 
“跟他们说没有。这群孩子脑瓜子一天到晚想什么呢?” 
 
 
“那老师你有对象吗?”还没等王老师回答,王同学又补充了一句,“这是我想问的。” 
 
 
不是女朋友,是对象。 
 
 
王老师揉了揉王同学的脑袋再次否认了。 
 
 
“那老师你结婚了吗?” 
 
 
“王俊凯!你给我好好回去上课,搞什么乱七八糟的八卦!”王老师一手拿着导学案一手示意王同学回教室。 
 
 
“有吗?”王同学倔强地再问了一次。 
 
 
“没有行了吧。” 
王老师如是说。 
这小孩还真不好哄。 
 
 
 
 
 
 
 
 
 
 
高一的时候还算闲,学校抽时间给办了场篮球赛。王老师听说王同学篮球很厉害,但是不愿意上场,就主动去邀请他上场。 
 
 
王同学答复说可以,只是要王老师先和他打一场球赛。 
 
 
球赛是帅气的男生最能吸人眼球的活动,而这届学生的一致反映是,风光全让王俊凯和王源占尽了。 
——据说每一波操作都很骚。 
 
 
 
王姓老师和同学从开始说好的1V1对练到后来拉了路人朋友2V2打配合。 
长传接力,运球过人,完美到天衣无缝。 
 
 
好像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大家才惊觉,王老师和王同学之间的默契已经足够可怕了。 
 
 
 
与此同时,王老师和王同学的关系日益得好了起了,比如说生日互点“猪你生日快乐”,再比如中午一起去吃饭,下午偶尔一起回家。老师们都说王老师就像王同学的哥哥,让王同学变得逐渐开朗起来。 
 
 
实际上这种开朗,对象只有王老师。 
 
 
 
 
 
 
王老师是一个很好的老师,有一次他找机会说给大家包电影,女生们坚持要看青春文艺类型的电影,王老师在和工作人员协商之后扭头故作恶狠狠的样子,对自己的学生们说:“你们不准在高中就谈恋爱啊。”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看了这部文艺片,男主和女主分分合合,因为很多原因,终究没有在一起。不少人都在前面低声地抱怨这个结局不行,甚至较真而不由自主地哭了。王老师见此有些无奈,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学生们,坐在他身边的王同学看穿了他的忧虑,告诉他没有关系。 
 
 
 
于是王老师和王同学又一起回家,王老师问王同学今天电影看得开心吗反倒被王同学笑话了。 
 
 
“这种电影谁会看得开心?” 
 
 
也是,都BE了。 
王老师这么想,嘴上还是说:“电影是电影,何必那么当真。” 
 
 
“因为或许很多年以后的我们也会像电影里演的那样,磨平了棱角,屈服于世俗,变得越来越与曾经理想的自己背道而驰,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度过余生。”王同学难得耐心地为自己的同学解释一番。 
 
 
“如果不愿意,就不要勉强自己了,”王老师摸着下巴说,“或许我还能借这部电影给大家讲讲观后感,告诉大家不要因此就害怕变成大人。” 
 
 
“如果……当你很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你会怎么做呢?”王同学问王老师。 
 
 
“努力去追赶,或者是等待,”王老师认真地回答了这个奇怪的问题,“有些东西只能靠等来——即使是等,等待的同时也要去努力地完美自己,让自己有足够的资本与自信等到。” 
 
 
 
 
 
 
看电影的事情还没过几天,学校里就传来了王老师交女朋友的小道消息。 
 
 
这天周五放学王老师想等王同学,却等到了一个面瘫哥。 
 
 
王老师奇怪地问王同学怎么了,王同学变扭了好久才问:“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王老师皱皱眉没有说话。 
王同学也嘟着嘴不说话。 
 
 
 
周六王老师约王同学出来玩,说要去游乐园,还在生气的王同学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王同学在游乐园门口想等王老师,却等到了传闻中的“女朋友”。 
他正想离开,王老师却求助似的拉住了他。 
 
 
三个人活动总归是很不方便,加上王同学的低气压,“女朋友”识相地在中午时分就先行告退,留下王老师手足无措地看着满脸诠释着“我不想和你好了别和我说话”的王同学。 
 
 
“王俊凯,”王老师难得一本正经地叫了王同学的大名,“不要这么任性。” 
 
 
“她是谁?” 
 
 
“我相亲对象。” 
 
 
“你不是说不愿意不会勉强吗?” 
 
 
“那你呢,还记得我后来说了什么吗?” 
 
 
王同学和王老师对视良久,终究还是不欢而散。 
 
 
 
 
 
 
周一班主任语文老师请了一天假,要王老师代班,没想到王老师告诉学生他要上的不是数学课不是自习课,而是语文课。 
 
 
在大家吃惊的目光中,语文王老师一边打开课件一边解释说:“就单纯想跟大家聊一些事情。” 
 
 
 
王老师要讲的内容是舒婷的《致橡树》,他循序渐进地先问大家读了这篇文章有什么想法。同学们零零碎碎地说了很多,最后才轮到了最角落的王同学。 
 
 
 
 
王同学站着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王老师叹了口气,循循善诱:“王俊凯同学,你觉得《致橡树》的主旨是什么?” 
 
 
“……平等独立的爱情观。” 
 
 
“用你自己的话与学生的立场详细解说一下。” 
 
 


王同学又沉默了很久。


“……爱情,在我们这个年纪,就是学会等待。在等待的同时,让自己强大到足够和对方肩并肩,无坚不摧。” 
 
 
“很好,请坐,”王老师面上严肃,心里却不止地笑这个小孩的幼稚可爱与耿直,“除了这些,我再说一些题外话……以后我们在感情中,要先学会互相信任。” 
 
 
除了王同学的一班学生都是很懵逼的,不知道王老师在讲什么,大家索性也不多想,有人游离在话题边缘问了一句老师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王老师回答说:“我不知道你们这些消息怎么来的,我没有交女朋友。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好好学习吧。” 
 
 
 
 
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情真相,一班同学估计会哭死在厕所,毕竟是假公济私也装得那么正经的王老师啊。 
 
 
 
 
 
 
 
 
 






 
 
王俊凯终于从被窝里爬起来,忙不迭地吃早饭,然后开车送自己的爱人上班,再开回自己的单位。 
 
 
 
 
“今天等下我有约,所以调课到早上了。” 
王源一解释完就翻开书本,进入状态,开始细细地给自己的学生们讲课。 
 
 
 
然而学生就是学生,不管改朝换代了多少次,依旧那么八卦。 
一下课,王源身边就趴满了人。 
 
 
“老师是不是约你对象啊?” 
 
“老师我们都还没见过你对象呢!” 
 
“老师老师……” 
 
 
 
“王源儿?” 
 
被点名的人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愣了一下,转而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 
“走吧!” 
 
 
 
“挖槽刚刚那是老师对象吗?” 
 
“我都跟你们说了没胜算。” 
 
“那分明是完全碾压好吗?” 
 
 
 
下次要逼着他们王老师讲起他的绝世好男友,估计王老师得在说故事之前再三告戒大家高中不准学王同学谈恋爱。 
不要问为什么,王老师是王老师,王同学是王同学,没了! 
 
 
 
 
 






 
 【小番外】 
 
 
 
班花那么热切地问王源结婚了没有,大家还以为是对王源的一往情深,到会场以后一问,才知道班长早和班花结婚了。 
 
 
 
“哟呵,你小子不错,把班花拐回家了。”王源和班长碰了碰杯。 
 
 
话音还没落下多久,就有人问班花为什么对王老师婚姻那么好奇。 
 
 
班长笑着回答:“你们都忘了吗?当年你们最想王老师和谁在一起来着。” 
 
 
大家纷纷说着怎么可能忘,目光都定在了停好车刚进大厅门的王俊凯身上。 
 
 
王俊凯本身就是那种不习惯被这么多人莫名其妙注视的害羞的人,何况还是误会他是高冷风范的老同学,他有些笨手笨脚,无措的目光看向了王源。 
 
 
 
“王俊凯结婚了吗?” 
 
 
王俊凯被问得嘴角一抽,还没回答,就又有人叽叽喳喳地问。 
 
 
“停停停,我结过婚了,别问了。” 
 
 
人群中发出哀嚎,有人抱怨中国优质青年怎么都这么早结婚,还有人念叨着当年最看好的CPBE了。 
 
 
 
“最看好的CP?”王源不解,歪歪头。 
 
 
“老师,不瞒你说,我们当时最看好你和王俊凯了!” 
 
 
“那为什么说BE呢?”王源腹黑地选择不告诉大家真相,甚至还眼神示意王俊凯当同伙。 
 
 
“因为你们都结婚了……” 
 
 
“结婚怎么就BE了?”王源像多年前那样循循善诱着。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班花激动地喊了一句:“等一下,你们看王源王俊凯手上带的是不是情侣戒?!” 
 
 
 
 
 
他们的路从来不是一个人的踽踽独行,而是那么多年的沉淀累积。 
 是向来的一往情深。 
 
 
 
 
















每次都觉得我的主题好正能量……


 
 



评论

热度(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