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

喜欢你们
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惊喜

-丑八怪-【21】

爱了٩(๑^o^๑)۶

流质蛋黄:

分校园&成年 


霸道忠犬凯X清冷天蝎源


学生时期:校霸X学霸


成年时期暂时保密。


强制爱,狗血虐文,算得上强强,会有不少校园成年play,HE,双洁1v1。


前情提要:王俊凯决定割舍感情,王源和任凌岑参加外出竞赛,王俊凯追出去强吻


-----------------


王俊凯听到了。


 


从家里跑出来后,王俊凯立马买了最近的班次到C市,鉴于谨铭校委会和王雄坤关系密切,学校在外若有订住宿的需求,基本都会选择王雄坤旗下的酒店,所以对于王俊凯而言,想要知道王源住在哪一间,甚至无所顾忌地进王源房间,轻而易举。


 


耳朵贴在门上,王俊凯听到渐近的脚步声,也心了戛然而止的交谈声意味着什么,手已经牢牢握紧门把,若不是王源那一声放开传入耳畔,他或许早就冲了出去。


幸好下一秒,他又听到了一声放开。


 


经历了所谓的谈心,王俊凯以为自己可以做到毫不在乎,可以做到一切如初,可以做到这个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抛诸脑后,


可以做到不爱。


 


然而现在的他一个人静默在漆黑一片的酒店房间里,王俊凯自觉已经忍的足够久,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耐心如此好,好到一而再再而三地退让,好到面对那人的抗拒自己无所作为,甚至直到现在自己喜欢的人已经要被别人生生抢走,他才跟发疯了似的赶来这里。


 


什么狗屁忘记,什么狗屁不喜欢,心脏皱缩在一团早已心乱如麻,每一下紊乱的呼吸都告诫着他:王俊凯你做不到。


 


他心如明镜,无论接下来发生怎样的荒唐,都绝非一时冲动,


 


“我喜欢你王源。”


“我王俊凯他妈喜欢你。”


 


是忍无可忍。


 


突如其来的力道将自己推开,王俊凯注视着王源绕过自己,眼神不曾停留片刻,他径直走向卫生间,下一秒,洗手间的门猛地一声咔嚓被锁上,紧接着,清晰的水流声打破了房里的死寂,谁也不知这水流流了多久,直到水龙头被关上,洗手间的门重新被打开,王俊凯在昏暗的灯光下,才看清王源那被揉到通红的嘴唇上沾满水渍。


 


“出去。”这是王源开口的第一个字。


“我不走。”


“你不出去我走。”


 


还没等王源开门,王俊凯便死死抓住他的手臂不放,蓦然,王俊凯眼前闪过一片反光,只见一把剃须刀的银色刀片正一动不动地抵在王源的手腕上,同时,那把剃须刀正死死握在王源的手心里。


 


那只剃须刀在白皙的手臂上微微颤抖着,王俊凯不动声色地注视着王源故作陈静的表情,他知道王源不敢,现在的所作所为不过是无力思考后的逞强,千百种场景在他做出行为前就被预想,只不过王源的反应比他以为的还要不留情面。


 


他也不敢冒一丝危险。


 


感受到手臂逐渐失去的力道,王源才堪堪将剃须刀收回,就在他飞速打开房门准备离开时,王俊凯不容辩驳的警告像是无处可遁般钻入他的耳畔。


 


“王源你听好。”


“我没有给你选择的余地。”


 


伴随着剧烈的闷响,王俊凯再次独留在偌大的酒店房间里,唇齿间,被那人咬破的舌头还能尝到血的滋味。


 


或许是之前迫于王雄坤的管教,王俊凯不得已收敛自己的性子,甚至做起了他从来就不屑一顾的好好学生,然而本性盖不住锋芒,一个15岁就能带人去街口灭了几个帮派的男孩天性就是嗜血,是好斗,是狠厉。此刻王俊凯的眼里闪烁的精光毕现,那个人越是如同刚才那般强烈的反抗,他就越有去征服那张清冷面孔的欲望。


 


自己的背后是称霸一方甚至可以呼风唤雨的王氏集团,何况王雄坤现今的爪牙越伸越长,几乎所有重要领域全部涉猎,势力更是在疏通中/央关系后越发壮大,他清楚,他相信王源也清楚,正如自己威胁的那样,只要他王源还待在这个国家,王俊凯上天入地也会把他翻出来。


 


他没有丝毫选择的余地。


 


但王俊凯不介意再狠一点。


 


手机荧光屏在昏暗中反衬的异常明亮,王俊凯接通乔耀的电话。


 


“耀叔,告诉我邹家最近所有动向以及和爷爷的关系。”


乔耀不解,“你问这个做什么?”


“爷爷最近想发展餐饮,我也想有所了解。”王俊凯目光冷锐,“何况上次私人宴会,我注意到那个邹楚,好像跟爷爷之间有些故事。”


“是这样,老爷子之前看上了邹家的仁食集团,想通过他家的二世祖赌钱欠我们的高/利/贷入手搞股份,然而邹之仁这个老古板最近知道后害怕自己一手建立起的家业被外人吞并,居然想办法帮他儿子还了最后一笔巨额款项。”


“然后呢?最近仁食集团新出的连锁不是爆出问题了吗?”王俊凯反问道,“是老爷子下手的?”


“恩。”乔耀应声,“既然邹之仁这么不识趣,老爷子肯定要整一下让他们出点教训,前两年仁食新出了个餐饮线投入不少,本来是在他女婿王钊之手里管着的,邹之仁估计还是顾及外人,半年前将这条线转移到他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手上,反而让我们这边有机可趁。那笔钱拿出来本就让邹之仁资金空缺了不少,现在曝光食品安全问题,仁食集团大受打击,资金周转都成问题。”


 


“耀叔,王钊之的电话你有吗?”


“小凯你想做什么?”


嘴角噙着意味不明的笑意,王俊凯信誓旦旦道,


“放心,我不会乱来。”


 


 


王源回到自己家里已是后半夜,即便自己再不喜欢这个冰冷的地方,但起码短期看来,它是最安全的。王源有气无力地迈着步伐上楼,最后整个人直接栽进床上,明明他已经疲惫到大脑一片空白,王源却不敢闭不上双眼,他怕一旦陷入黑暗,脑子里回放的全是那个人的脸,以及那人留在自己唇上滚烫的烙印。


 


从答应补习的那一刻就错了,他就不该心软,就不该卸下防备,谨慎如王源,竟然也让那个人在自己的生活占据一片方圆,甚至让他悄无声息地扩散,最终到了肆意驰骋圈领的地步。王源记得自己最初分明竖起了刀枪剑雨去戒备,可不知何时,也不知是那人淌着血拨开一切去靠近自己,还是自己主动收回了那些尖锐的武器去接纳他的存在,才致使现在无法挽回的局面。纠结缘由已经毫无意义,王俊凯的伪装已经成功让自己忘却防范,忘却了那人的不知餍足,忘却了那人的贪得无厌,忘却了那人的本质:


 


王俊凯从来都是危险的。


 


“我没有给你选择的余地。”


 


一句话在心头振聋发聩,震惊和慌乱过后,面对窗外清冷的月光,王源扪心自问,他还有选择吗?


 


困倦让王源浑浑噩噩地陷入浅眠,可惜梦境扰人,黎明又来到的太早,王源醒时看了眼时钟,才睡了不过4个小时。正当他准备继续昏睡时,门口响起了一阵阵的敲门声。


 


“谁!”王源难得如此不耐烦。


 “少爷,您父亲得知您今早赶回来,说想找您聊聊。”


 


听到方裴的声音,王源不自觉地收敛了脾气,说了声知道了便开门。


 


王源和王钊之很少有过私下的交谈,所以被喊到书房,他也全然没有头绪,印象里的王钊之对他一直还算满意,等他进屋后,王钊之便招呼他坐下,挂着温暖的笑容,宛如慈父一般。


“小源啊,昨天参加化学竞赛了,感觉怎么样,一等奖有没有问题?”


王源淡淡回了句应该没问题。


“哎,爸爸原来也是化学专业的,看来你这是遗传了爸爸的天分啊。”王钊之笑了笑,难得地摸了两下王源的后脑勺,关切道“昨晚怎么不在C市住下?”


“睡不太惯。”王源敷衍了句后开口,“爸您有什么事吗?”


“就关心关心你,爸爸平常忙也没时间跟你多说两句。”王钊之笑容不减,“对了,你在新学校也待了几个月了,怎么,有没有交到朋友?”


某人的脸在脑海一闪而过,王源轻晃着脑袋,刚想说没有,王钊之自顾自说道,


“对了,上次爸爸妈妈不是去私人宴会了吗?刚好有碰到你的同班同学,看他反应好像跟你挺熟的。”


望向王源一脸错愕的表情,王钊之微微开口,念出了那个王源此时此刻最不想听见的名字。


 


“王俊凯,那个赫赫有名的王雄坤的孙子。”


“他是你的好朋友吧。”


 


“你提他做什么?”


 


感受到王源突如其来警惕的目光以及语气中难得的不恭敬,王钊之讶异了一瞬,续道,


 


“是这样,我们家,也就是你外公这边之前和王俊凯的爷爷有些误会,最近你那个舅舅捅个大篓子,我们公司出了不小的问题,现在非常需要他们的帮助。”王钊之尽量措辞避免不该说的部分,“爸爸想着你和他是好朋友,就当爸爸拜托你,去帮忙跟他求个情可以吗?”


 


椅子与地板刺啦的刮蹭声来的猝不及防,只见王源拖开椅子站直,语气坚定不移,


 


“我们不是朋友。”


 


“王源!”


 


眼见王源毫不犹豫地要离开,王钊之顿时沉不住气地喊住他,


 


“我昨晚跟他通过电话,他说只要你和他去谈,一切都可商量。”


 


握在门边的手彻底没了动作,王源很想告诉自己冷静下来,却只能感到心脏在胸腔此起彼伏地震动着,此时此刻王俊凯的举措不过是在向他示威,提醒他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不再是高中生过家家的玩笑,提醒他王源这件事没有余地可言,可天知道王源多么想回头大喊,他不是这个家里的人,他不想做出任何不必要的牺牲,即便这样的任性毫无用处。


 


现在的他已经身处蛛网的中央,只会有越来越多的白丝将他牢牢桎梏在中心,束缚着他无路可走。


 


王源没有回答,只是坚强地推开门,仿若行尸走肉一般上楼回房,王钊之心急如焚地望着王源异常的举止,倏而,身边的女声唤起了他的注意。


“他没答应吗?”


“看样子是不愿意,也不知道在犟什么。”王钊之瞄了眼方裴,“你去劝劝他。”


“我知道了。”


 


简短的交谈后,方裴便快步上楼,推开王源房门的刹那,她直接忽视王源诧异的视线,下一秒便将房门锁死。


王源坐在床边,眼神空洞而迷茫地看着方裴,突然,方裴靠近他,跪在了他的脚边。


“阿姨你做什么?”


“源源,儿子。”方裴通红着双眼与王源对视,“答应他,帮邹家这一回。”


王源怔然地望着方裴,嘴巴微张着,目瞪口呆。


 


已经记不起来方裴开口喊他儿子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事情,好像那时王源还没进到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家,那时的方裴会将他抱在怀里,像个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妈妈那样,一声一声的温柔喊着那个对于每个母亲而言都再不过稀松平常的称呼。


 


王源泛白的嘴唇微不可见地颤抖着,他强作镇定道,“我…我不是他们的外孙。”


“你在这个家也待了十年了儿子,妈妈做仆人熬了这么多年,就等着你能继承这个集团,他们这次要是撑不过去倒了,我们苦心孤诣这么多年的牺牲是为了什么。”方裴轻柔地抚摸着王源的苍白的面颊,


“儿子,答应妈妈好不好?”


一声声儿子直击心扉,王源死咬着嘴唇安抚道,


“妈,妈你听我说我偷偷攒了不少钱了,等攒够钱我们就离开。”


半晌的沉默让王源心慌,蓦地,他听见方裴闷声道,


“你那点钱比得了仁食集团整个家产吗?!”


温柔顷刻间消失殆尽,王源直面方裴视线中的责备,心瞬时凉了半截,他最不想面对的就是母亲这样的目光,只听方裴锲而不舍,


 


“只不过让你求个情,有这么难?”


 


沉默在房间中凝聚,拉锯则是绵延了这份漫长,忽然,王源轻轻将方裴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拿开,


“我知道了。”


“阿姨你出去吧。”


 


语气里不再有任何多余的情绪,王源眼眸沉静得宛如一潭死水。


 


周一不论对于学生还是工作的人而言都是一场磨难,可对于王俊凯,这次的周一却并不让他觉得折磨,他早早来到教室后,便一动不动地观望着远处那个本该坐在自己身边的人的新位置,直到王源亦如平常那般走进教室,亦如平常那般不声不响地坐下,拿出习题集开始思考,仿佛周末的一切巨荡和闹剧都未曾在生命的扉页中留下划痕。


 


王俊凯也从容不迫地就这么望着,不过是场胜负已定的拉锯战,他需要的不过是等,


但他也不想等太久。


 


到了下午,王俊凯往王源手机发了条短信后便再次懒洋洋地盯着他,王源从抽屉里拿出手机,看了两眼,面无表情地将手机扔了进去,王俊凯确认那人看过后,嗤笑一声便偏过头不再看他。


 


临近12月,天黑的时间也不断往前推进,室内的明亮与室外的墨黑仿佛切分成两个时空,出教室前,王源回头看了眼王俊凯空无一人的座位,叹气声卡在脖颈,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你来了。”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王俊凯从宿舍后的角落走出来,与眼前满脸冷漠的王源两两相对。


“仁食集团的问题我可以帮你们家压下来,”


“非得用这种手段吗?”


“我只是证明给你看王源,我王俊凯想要,就不会得不到。”王俊凯上前走着,直到停在王源面前,


“比如你。”


王源死死盯着王俊凯,艰难地开口,


“我最恨别人逼我。”


“那你恨我好了。”王俊凯突然拉住王源的手,将他推到空无一人的暗角处,


 


“王源你知道的,你没有选择。”


 


感知到身前的阴影正在逐步前倾压迫到快将自己吞没,王源下意识贴紧墙壁,慌乱的手指在身后的墙壁上不安分地抠弄,呼吸在交缠中步步紧逼,闭眼认命之前,他最后一次,心有不甘地垂死挣扎,


 


“王俊凯,”


“我是个丑八怪。”


 


然而自嘲换来的不过是一声毫无所谓的轻笑,下个瞬间,王俊凯如获至宝般捧住王源的脸,雨点下坠似的的吻猝不及防却又轻柔地落在王源的右脸,昏黄的灯光下,只见这人竟像痴了一般,一下又一下地去啄吻那块被所有人厌弃的,布满猩红胎记的面颊,绵密的亲/吻落在每一处痕迹,如同小针般不痛却痒地轻戳着王源的心口,捅破异样的情绪在心间泛滥成灾。


 


王源不敢睁眼。


 


渐渐地,面颊的亲吻缓慢地下落,王俊凯准确地含住了那片略微发颤的唇/瓣,放在温热的口/腔中吸/允/碾/磨,现如今,怀里的人仿佛接受了现实般,不再像第一次的奋力挣扎,只是人如同块僵硬的木头般,无力地任由王俊凯予求予取。


 


即便这样,王俊凯依旧无法弃舍,他心了,王源觉得自己通过威逼利诱在折磨他,可是王俊凯何尝不觉得眼前这人无时无刻不再折磨着自己。于他而言,这份深藏已久的念想早早满胀了整个心房,甚至不听使唤地胡乱窜入自己的血液,引发自己被汹涌不断的情感折磨到底,蚀骨难熬。


 


心中的警钟嗡声作响,它在周而复始,却毫无意义地警告王俊凯一个他已然欣然接受的事实:


 


你无可自拔地爱上了一个丑八怪。


 


---------------


在一起了,虽然比较纠结。


后面怎么说呢,甜很多,虐也有,但不是红眼加冕那种类型的虐,应该说是那种甜的同时也会心酸。


你们可能都在等王源一个回应的态度,我觉得这篇文最大的亮点应该就是王源逐步变化的态度。


虽然对不起你们,但我后续的情节设置是期待你们流泪的(不一定是因为虐啦)嘻嘻嘻。


 


都在一起了不宠我吗!谢谢各位的喜欢。

评论

热度(3622)